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内蒙古自治区 > 乌兰察布 > 凉城县人物

段生


[公元1899年-1941年,抗日英烈]
  段生(1899—1941)归凉县南四区游击队队长.
  又名段升、三友,1899年出生于内蒙古凉城县一个农民家庭。家境贫寒,自幼饱受磨难。七八岁就跟随父亲上山打猎,以弥补生活。长年的狩猎生活,使他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几乎百发百中。在当地群众中被称为神枪猎手。
  1940年,蛮汉山根据地除区游击队外,为开辟平川工作,又组织起了武工队。武工队大多由本地人员组成,他们思想坚定,政治可靠,经验丰富。武工队搞宣传,袭击伪乡公所,打击伪政权,沿公路破坏敌人交通。锯电线杆,割电线,切断敌人的联络。武工队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凉城县区。
  1940年秋,段生与苏珍、康德等七名同志从水泡淮去蛮汉山,途经田家镇(当时为日伪据点),城门口的一个伪军老远就持枪叫喊着要停下检查。双方走近后,段生他们掏出“良民证”,假装恭恭敬敬地递过去,又递上香烟,哨兵检查完“良民证”就放他们过了-卡。走过不远,据点里又出来几个伪军,对他们发生了怀疑,又叫喊着要他们停下。段生一看,情势危急,返身取枪。大喊一声:“看枪”!只听“叭叭”两声。树上的乌鸦坠到敌人脚下。一个伪军的帽子飞了出去。其余的伪军一看,赶忙趴下,等据点里的伪军追出来,段生他们早已安全撤退。从此,敌人知道武工队里有神枪手,不好惹。越传越邪,甚至传到“段生能在黑夜里打百步外的香火头,百发百中。”
  当时,抗日游击队除正面与日本侵略者斗争外,还要同伪军、汉奸、土匪斗争。党的政策是尽量争取伪军、土匪,使他们保持中立,惩罚罪大恶极的汉奸、伪、匪。
  抗战进入困难时期。日本侵略者白天烧杀抢掠。晚上土匪出来骚扰。抗日游击队整天征战,打击敌人。人们马不卸鞍,衣服几乎常年不脱,脚上没有袜子穿,身上生满虱子。同志们意志并没有被残酷的环境所吓倒。战斗之余,段生和同志们借唐诗之韵,抒乐观之情:“春眠不觉晓,处处虱子咬。伸手抓一把,不知有多少”。表现出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与乐观主义精神。
  日伪对蛮汉山抗日根据地进行多次“扫荡”、-的同时,实施所谓“强化治安”,实行“保甲制度”,“连保连坐”。抗日组织被迫转入地下。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恶霸地主,公开投靠日伪,横行乡里,为非作歹,造谣惑众。他们为敌人通风报信,抓捕杀害地方抗日干部。其中一些顽固分子,认为日本人根子硬,成为铁杆汉奸。毛不浪村伪甲长李二就是其中之一。
  李二长期拒不向抗日民主政府交粮纳税,公然辱骂八路军游击队,坑害当地老百姓,气焰十分嚣张。他对游击队的恶劣态度直接影响了周围其他伪甲人员;对游击队开展抗日工作十分不利。经过多次警告。仍与抗日游击队公开对抗,抗日民主政府决定镇压这个铁杆汉奸。1941年正月十五日,段生带领一区游击队员赶往毛不浪村,出其不意地将李二抓住,五花大绑,当众宣布罪状,就地处决,将脑袋挂在电线杆上。这次行动震动很大,其他各乡伪保甲人员主动与抗日县、区政府联系,保证供应公粮,税款、鞋袜等物资,有的还悄悄从伪军那里买武器送给游击队。群众纷纷传说:“游击队神出鬼没,段生既是神枪手,又会飞檐走壁。”
  1941年5月底,段生率南四区游击队配合邹风山骑兵团,三次破路毁线行动中,破坏红砂坝至官庄间铁路一段,毁敌货车一列(包括车头一辆,车皮八节),破坏厢火地至卓资山间电线20余里,毁电线杆170余根,缴获一批电线,大米、饼干等,沉重地消弱了敌人的战斗力,为我游击队解决了部分急需的军用物资。
  段生平易近人,处处关心他人,对待年轻的队员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经常手把手地教他们射击要领,嘱咐他们要沉着、冷静,“遇见敌人不可怕,不要慌张,沉住气,瞄准,少浪费子弹!”
  1941年,正是蛮汉山抗日根据地困难重重的一年。敌伪对根据地多次进行轮番大“扫荡”,清乡不断。抗日根据地及游击队的财力、物力、人力遭到严重破坏。冬季,新堂、田家镇、归绥、卓资、集宁、卓镇等地的日军纠集了1000多人,开展所谓“铁壁合围”政策,分兵多路向蛮汉山根据地扑来。当时在归凉县委主持工作的武装部长许振湖和宣传部长程仲群两同志,决定将一区、三区、南四区、五区游击队120多人集合起来准备反“扫荡”,向南突围到营盘梁、官牛犋一带,结果两次突围均未成功。
  12月12日,游击队来到窑子沟。中午,突然发现几路日伪骑兵向该村扑来,抗日游击队便向蛮汉山主峰方向转移撤退。当队伍行进到黄花兔村东山时,与从杀虎口、?皑台外出“扫荡”的300余名日伪军遭遇,展开激战。为掩护县区政府工作人员转移,康德(1941年任归凉一区游击队队长)率游击队员奔向村北头占据制高点,猛烈向敌人射击,集中火力压住敌人。南四区游击队长段生带领一名通讯员和一个班的战士,冲向敌人已占据的制高点东山坡,以一块巨石为掩护,组成强大的火力网咬住敌人,使敌人前进受阻,赢得了时间,使区、县政府工作人员和游击队得以顺利向南沟和北坡分路安全转移,冲出包围圈。三四百名敌军在炮火掩护下向下扑来,段生沉着机智地指挥打击敌人,阵地前沿敌人尸体不断增多。两名通讯员和一个班的战士先后牺牲,只剩段生一人孤身作战,敌人从高处扔下来的手榴弹使他身上几处负伤,腿上四处中弹,已不能行走,但他不顾个人安危,根本没想到要撤退,只想着把敌人拖住。由于他的枪法奇准,几乎弹无虚发,敌人不敢贸然前进,前后坚持达5个小时,打退敌人三次围攻。而这时段生只剩下了最后一颗子弹。他躲在巨石后面上好刺刀,挖开冻土,把随身携带的文件埋在巨石下,等待着敌人的再度攻击。
  敌人见他不再射击,断定他没有子弹,便一窝蜂拥上来,大叫:“抓活的,活的有赏!”当敌人冲到巨石前面时,段生同志把最后一颗子弹射向最前面的敌人,敌人应声倒地。余敌见状,急忙趴倒,随后又冲上来。段生因腿部负伤不能行动,就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战,捅倒一个敌人后,终因寡不敌众,牺牲在阵地上。
  这就是蛮汉山抗战史上有名的黄花兔战斗。
  第二天,当战友们趁天黑打扫战场时才发现,段生棉衣上棉花翻飞,血迹已冻硬,两个腿肚子的肉被子弹扫光了,身旁散落着无数的弹壳。
  段生的牺牲,是蛮汉山抗日根据地的重大损失,由于他的牺牲,南四区游击队被迫解散,蛮汉山抗日的活动暂时处于低潮。
  人物现状
  新中国建立后,由当时参加战斗的一些老队员引导,人民政府将段生的遗骨移葬在凉城县烈士陵园。
  2015年8月,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以上内容由"朔风竹"分享。]


段生相关
同年(公元1899年)出生的名人:
龚选登 (18991939) 革命烈士
李苍江 (18991939) 抗日英烈
齐殿选 (18991939) 抗日英烈

同年(公元1941年)去世的名人:
胡光 (19171941) 抗日英烈
姚振山 抗日英烈
郑行郯 (19121941) 抗日英烈
夏瑞香 (19011941) 抗日英烈
凌云 (19141941) 抗日英烈

下一名人: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