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省 > 信阳市 > 商城县人物

陈慕尧


[革命烈士]
  陈慕尧,1902年出生于河南省商城县平区,陈家是平区中的较富裕殷实的家庭,日子的富裕,并没有消磨黑暗中国的青年人的朝气,自小耳闻目睹穷人的苦难,社会的弊端,增加了陈慕尧改造世界的雄心。
  陈家兄弟中,老大便是慕尧,0叫兴朗,老三是兴山,三人都相隔一岁。
  1919年,五四运动的雷声滚过连绵横亘的大别山,年仅20岁的陈慕尧,携兴朗、兴山,投考商城县甲种农业学校,凭着自小的私塾功底,一举考中。
  甲种农校,又名笔架山农校,是当时著名教育家林伯襄先生组织创办的。该校教学方法新颖,学校风气民主,给大山带来了生机。
  1926年5月,陈慕尧在胡秉衡、陈兴朗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陈慕尧根据党的指示,在平区河凤桥以教书为掩护,首先开始了和洋人传教士的斗争。
  灌河西岸,王小店山下,原本有一座寺庙,洋人教士借传教为名,将寺庙改名三美庵,奴役愚弄山区人民,并与地方政府相勾结,欺田霸户,更与地方恶势力沆瀣一气,鱼肉百姓。
  陈慕尧想,无论如何也得把洋人和洋人的走狗挤出去。
  谷雨过后,农民已经将稻种泡下催芽了。河边,柳丝将春天的气息摇曳成风景。陈慕尧和胡秉衡坐在河边,沉沉地望着河水缓缓东流。胡秉衡打破沉默说︰“慕尧,昨儿个在山岗子蒋家给蒋三叔0瞧病,蒋三叔说,想出几担课,再弄个学堂,你看咋样?”
  “学堂”,陈慕尧一听,立马有了主意,他对胡秉衡说︰“咱就将学堂办在三美庵咋样?”“学堂建到教堂里,他讲两天基督,我来六天无神论,慢慢地,看谁斗过谁。”胡秉衡赞同地说︰“这法子好,咱再合计细些。”
  秧苗栽罢,农村也略闲了点。陈慕尧来到三美庵,和管事说︰“你这里房子多,平常又闲着,不如我们借这宝地,办个学堂,星期天,我们学生也好来做礼拜”。这话管事听着顺耳,也就同意了。
  通过各种关系,陈慕尧粉刷修茸了房子之后,便将“商城县立第七高级小学”的牌子披红挂彩地竖了起来。开学这天,煞是壮观热烈。
  其实,这正是赶走洋人的第一步,也是动员群众放弃洋教,进行斗争的大动作。
  稻子灌浆时,正亟需用水,在三美庵的水塘里,农民李乐章请人车水。教堂管事仗着有洋人撑腰,蛮横地要车水农民滚蛋,说这是洋人的鱼塘,是奉献给主的,不许农民破坏了主的东西。陈慕尧见了,讥讽管事说︰“拍拍你那肚子,鱼是主吃了,还是你吃了,敢当大伙面起誓吗?”这管事急了,猛地将农民推进水田里。陈慕尧见状,扯住管事,又质问道︰“与人宽容,勿动干戈,不是主的教导吗,你怎么不听主的话。”并乘机鼓动群众说︰“别怕,咱们和他们斗,打官司有我。”车水的农民一见学堂先生出来说话帮忙,自然就大了胆子,纷纷指着管事和叽哩哇啦的洋人说︰“臭水沟的黄鳝野叨鳅,不是东西乱咻咻,边沿站个跟0虫,没有脸面不害羞。”群众的抗争加上陈慕尧的智斗,终于使洋人夹着尾巴溜走了。三美庵回到了人民手里。
  智斗洋人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中共商城县委开展斗争的信心。同时在斗争中陈慕尧也成熟起来。利用走访学生家长的机会,陈慕尧又秘密开展民运工作,成立穷人会。为了武装农民,陈慕尧和陈兴朗兄弟卖了3000斤稻谷,购买了0弹药。一时,平区的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土豪劣绅惶惶不可终日。
  革命的发展,引起了反动派的恐慌。
  商城县政府大堂,县长李鹤鸣坐卧不安。民团头子王继亚气势汹汹,发誓“杀将过去,寸草不留”。于是中共商城县委惨遭破坏,马石生、丁树勋、汪涤源、胡秉衡横遭屠戳。面对-,中共豫东南特委特别决定︰陈慕尧临时负责县委工作。
  1929年5月6日,商城武装暴-动成功,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成立。6月,陈慕尧指挥了平区的武装起义,缴获民团长枪21支,子弹千余发,为工农红军壮大了武装力量。
  又过了一年,正是正月初一,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飘个不停,虽然是新年了,拜年的人却依然寥寥无几。
  年夜饭后,陈慕尧就和陈兴朗合计︰周维炯已将队伍拉到了南山,我们这北边,也有了暴-动的经验,只是震动不大,影响还小。眼下,时机差不多了,南司镇的杨松桥民团,是我们必须解决掉的,就看怎么个解决了。陈兴朗就说︰“这雪下的好,又是新年,民团防备必然松懈,咱们还是你去观音山,我到李家集,两面夹击南司镇。”
  第二天,雪停了,阳光将大地的皑皑白雪映射得如诗如画。正午时分,南司镇的南北两面一下围来了三千多名暴-动农民。刀光闪闪,分外耀眼;红缨摇曳,格外醒目;土枪土炮,威风凛凛;“打倒土豪劣绅”、“打倒杨松桥”、“向杨松桥讨还血债”的口号撼山震岳。颤颤惊惊的杨松桥如惊弓之鸟,作揖打躬求饶说︰“都是乡里乡亲,何必呢,何必呢”陈慕尧抢步登上厅堂台阶,朗声讲道︰“农友们,同是过年,我们有什么?杨松桥有什么?我们一年拼死累活,连个糊口粮也没有,可杨松桥呢,穿金戴银,酒肉满仓。”接着他挥动手臂,厉声数出杨松桥和他的民团00,霸占田产,抢0女,肆意杀人,吃喝嫖,强行买卖的罪恶行径。杨松桥听了宛如掉进了冰窖里,在团丁的牵扶下,仓皇逃走了。暴-动的农民又一阵阵怒吼。在陈慕尧的指挥下,当场分了数以万计的衣钱物,开仓放粮三万余斤。
  南司暴-动后,农民革命积极性空前高涨,苏维埃的旗帜飘扬在商(城)固(始)边区,与商城、麻城、罗田一带形成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
  然而在商固边区的上石桥江寨,一个阴谋正在形成。江海清为了保存自己的几十支枪,摇身一变,将民团改名为赤卫队,表示接受陈慕尧的领导,并给陈慕尧写信说︰“海清一生,愿交与贵部,连枪带人,悉数伴随,恳请贵部收编,具体事宜,乞盼来人指教。”
  此时,革命力量的迅猛发展,武装斗争的形势需要,武器装备成了头等大事,倘若江海清真如信中所言,倒也不失为一条弄来武器的途径。陈慕尧和县委研究后,决定亲自前去。一来摸清实情,二来也做些争取工作。江海清在和陈慕尧接触后,出尔反尔地要求“赤卫队”只听调遣,不服从收编。陈慕尧觉得江海清起心不善,遂作罢。
  又过了几天,江海清再给陈慕尧写信,说是同意收编,只是不知如何编法。陈慕尧便召集县委开会,决定再赴江家寨。会上都不同意陈慕尧再去,游击大队的大队长张英礼请缨前往。张英礼行前,陈慕尧说︰“江海清阴险狡诈,凡事都要留个心眼。”
  张英礼和九名男女游击队员来到江海清住地。寒暄之后,张英礼说︰“我们陈司令这次因公缠身,特派我来联系,有什么话快说吧。”
  江海清嘿嘿笑着,佯作热情,说是久仰大队长虎威,路途劳顿,略备薄宴,边吃边说。张英礼四处瞅瞅,觉得不妨坐下谈话,刚要落座,四周就拥进30多名团丁来。措手不及的张英礼和队员竟遭绑架并被残酷的杀害了。
  消息传到陈慕尧那里,他心一惊,颓唐地坐下,泪水也禁不住涌出,双手将头紧紧抱住,泣不成声地说︰“英礼,我的好兄弟,好同志啊。”
  悲痛紧接着又一次袭击了陈慕尧。
  6月14日,国民党第四十五师戴民权部侵犯商城,陈慕尧的二弟陈兴朗不幸被捕。戴民权用铁丝穿上陈兴朗的锁骨,割下身上的肌肉,惨无人道的杀害了他。
  不几天,陈慕尧的妻子带着不到三个月的儿子在躲避李克邦匪部的袭击时,又下落不明。
  战友的牺牲,骨肉的惨死,更坚定了陈慕尧对敌斗争的意志。
  根据鄂豫皖临时特委的指示,陈慕尧扩充发展特务营,警备队,组织了游击师,成立了赤卫队司令部。
  转眼就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了。夜晚,不停的鞭炮声此起波伏,或明或灭的烧纸的火光不免让人恐怖。
  下半夜,陈慕尧带了几名手枪队员疾速地从东向江海清民团驻地走。西边,三三俩俩挑柴人也向这边靠拢。
  陈慕尧到了东头槐树下,掏出纸来,点着,然后放响了鞭炮。鞭炮很长,足有一个时辰。鞭炮声刚停,就听“叭勾”一声,民团屋顶上才爬上去的观察者应声倒下,四处顿时杀声一片。
  江海清正在做梦,陈慕尧已冲到床前,厉声喊到︰“江海清,该醒了吧!”
  这正是陈慕尧订下的计划,“鬼节捉鬼”。
  活捉江海清,是赤卫军组建后的第一个胜仗,30多名团丁被歼,缴获步枪26支,手枪五支及所有弹药。杨松桥民团紧接着又成了瓮中之鳌,手到擒来。
  红旗,依旧在商城猎猎飘扬。
  1931年9月,张国焘以陈慕尧“始终与改组派联系”为由,将其错误杀害。
  但历史不朽,英烈不朽,陈慕尧的英雄业绩永远受到人们的赞颂。
  来源:中华英烈网
  [以上内容由"小辣椒"分享。]


下一名人:陈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