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东省 > 潮州市人物

陈初明


[革命烈士]
  陈初明,乳名阿古,又名贤馥,化名克迅,阿细,1915年出生于广东省潮州城郊黄金塘村。他8岁进入小学读书,不但勤奋好学,而且酷爱体育锻炼,清晨环山长跑,傍晚下韩江放波逐浪。他自小养成仗义豪爽的性格。1930年春,他考进广东省立二师(韩山师范)简易班学习。
  1931年,九一八爆发,日军侵占东北三省。广东省立二师的学生走出教室,上街道,下农村,宣传抗日救国道理,组织“读书会”、“抗日义勇军”。热情奔放的陈初明很快投入到如火如荼的学生救亡运动中去。这时,中共潮澄饶县委书记李崇三为指导抗日民众运动,亲自到二师附近的东津乡举办党训班,陈初明参加了。他首次接受马列主义的教育,提高了政治思想觉悟。他和一些学友谈前途,谈理想。他说︰“一个人如没有理想,就等于没有灵魂。”
  这时,国民党政府潮汕当局,在“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驱使下,对学生-横加干涉与镇压,公开逮捕爱国进步学生。1933年夏季,陈初明二师毕业后到磷溪小学补习班任教时,因向学生宣传爱国思想,书写爱国标语,也横遭缉捕。一连串的打击,使陈初明进一步觉醒过来。他对学友说︰“中国之所以屡遭外侮,症结在于一个腐败-的政府;不推翻这个政府,中国就没有前途。”于是,他与郑勉等人先后千里迢迢到北平寻求救国真理,参加了北平中国大学组织的“读书会”;后来又参加“反帝大同盟”,投入到北平学生-中去。他曾深夜与郑勉等人冒险到中南海前门墙上 书写“打倒帝国主义,打倒汉奸-贼”等标语。
  由于北平形势急剧逆转,1934年7月,陈初明等人通过陈绿漪的介绍,来到上海,并在上海参加了共青团的外围组织。他经常到工厂散发抗日救国传单。有一个夜晚三更时分,陈初明等3人正在闸北张贴标语,突然,迎面走来一队巡警。陈等身上还存留大量标语。进不能,退不得,怎么办?大家正在焦急。陈初明突然大喊大叫起来︰“陈凤!阿凤!你好狠心啊!好久没请我看戏了。”马秀凤也十分机敏,回答道︰“另吵!别吵!一定还债,一定还债。”郑勉也跟着凑热闹,你推我扯,大吵大闹,演出了一场街头喜剧。巡警以为他们是一伙无赖之徒,与他们擦肩而过,没有注意他们张贴标语的行动。
  1934年9月,陈初明由陈绿漪介绍,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入团后,陈初明被分配到工厂区联系工作。他的活动很快被特务盯梢并遭到逮捕。被捕后,他一口咬定自己是单独来上海找职业的。在狱中,他没暴露一个朋友的名字,也从不与任何人通讯联系,情愿孤身把牢狱坐穿。最后,上海当局以扰乱治安罪,判他6个月徒刑。
  1935年秋,陈初明刑满出狱。因身陷牢狱与组织失去联系,他立即返回家乡潮汕。在汕头市投入到曾应之、何大道、吴南生等进步教师组织的“新文字”运动中去,参加了新文字研究学会,并任启明小学拉丁文字专修班班主任。
  1936年10月,李平受中共南委的派遣,到潮汕领导抗日民众运动。“潮汕抗日义勇军”随即成立,陈初明成为首批队员。接着,岭东小学教师救国会成立,陈初明被选为该会领导成员。1936年12月,几经挫折和考验的陈初明,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自此,陈初明一心扑在民族解放事业上,经常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奔走于山山水水之间。有一个秋高月夜,他借着月光走路,月光下他把小河当道路,不小心跌入了水沟,弄得满身湿漉漉的。同志们把他拉上来后,他打趣说︰“难得洗了一个冷水澡”,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陈初明对同志极端热忱,每次安排任务,总要与同志们一起分析情况,估计困难,指出解决困难的办法。同志们执行任务回来时,他亲自端来热茶、热水。与他工作过的同志,都称他为良师益友。他与群众的关系亲如鱼水,经常与农民谈心,了解他们的疾苦,设法为群众排忧解难。他住在赵厝寮村时,村里有两个童养媳,因未婚夫自小远居海外,数十载渺无音讯。为求生存,她们长期在外打工,与邻乡青年产生爱慕之情,后被族长发觉,抓起来五花大绑,准备夜间让爪牙0后丢进河里溺死。陈初明闻报,焦急万分,立即命令村党支委开会,研究救人办法。人救出来后,他又对支委说︰“救人要救到底。”通过做好家属工作,让这两个女青年欢欢喜喜嫁了出去。直到现在,赵厝寮村还流传着这一美谈。老太婆们一提起这事,无不竖起大拇指,称陈初明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的爆发使中国局势出现新转机。为迎接抗日高潮的到来,翌年春,陈初明受党的派遣,以在梅峰公学任教的身份为掩护,到普宁县发展党组织,领导抗日民众运动。陈初明到梅峰后,以学校为基点,与先在学校任教的地下党员朱泽浦、林云峡互相配合,开展工作。他们一道在学校发展党组织,吸收余永端、何大道、郑淳、丘秉经等一批进步教师入党,建立普宁县抗日时期第一个党支部。为把党的种子进一步撒向全县,陈初明等还积极活动于学校、农村,发展新党员,并联系大革命时期隐伏下来的老党员、共青团员,为他们恢复党籍、团籍。同年6月,中共普宁县特别支部成立,陈初明任特支书记。
  在发展党组织的同时,陈初明等以“晓庄师范教育”为楷模,在梅峰公学推行新的教育制度。他们把教育与抗日救亡运动结合起来,在旧教材中加入抗日救国内容,增设《大众哲学》《时事评论》等课程,经常组织全乡性时事报告会、文娱晚会。陈初明能歌善舞,又有好口才,时常亲自上台作形势报告和表演节目,向群众灌输爱国主义思想。1937年7月,中共普宁县工作委员会成立,陈初明任书记。肩负起领导全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他布置党员,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各界爱国人士、爱国将领,组织起民众抗日团体。同年10月,普宁县“青年救亡同志会”、“妇女救亡同志会”相继成立,打开了普宁县抗日民众运动的新局面。
  为便于领导全县抗日民众运动,1937年底,陈初明扎根于普宁县重镇流沙圩附近赵厝寮村。他通过该乡四维小学校长郑淳(中共党员)发展党组织,成立赵厝寮村支部,积极开展了一系列工作,他针对该乡魁、联两个宗族年年械斗的情况组织了一个“和睦”社,调解宗族纠纷,再是成立全乡性的“义务社”,取代了乡政权,通过“义务社”,安插党员充当保长。这年年关,因国难与天灾,庄稼歉收,地主催租逼债特别凶狠,民不聊生,为拯救乡民于水火,陈初明亲自部署了一场“和平”减租活动,对地主说服教育,使他们同意减租,终于取得了全乡性减租的胜利。
  1938年10月,中共潮普惠南分委成立,陈初明任书记。因地域广阔,给工作带来了不少困难,陈初明不管严冬酷暑,还是刮风下雨,带领着分委一班人奔波于潮阳、揭阳、普宁、惠来等县调查研究,指导工作。1939年6月,潮汕沿海城镇相继被日军侵占。陈初明的故乡潮州城也陷入敌掌。普宁危急。陈初明为做好迎战准备,他带领全县“青救会”会员,到二战时期老革命根据地大南山区开辟抗日后方,组织青年、学生上山开荒造田,种植杂粮,设立敌后信用合作社,实行互助互贷。
  同年7月,中共潮普惠揭中心县委成立,陈初明任书记。在中心县委领导下,潮普惠揭各县抗日民众运动的烈火越烧越旺。这期间,国民党顽固派制造-逆流。粤东地方当局不顾民族的危难与地方危急,强令解散抗日民众团体。陈初明采取针锋相对策略︰一面组织学生上街--,抗议当局的--行为;一面遵照上级指示,撤退疏散已经暴露了的中共党员。陈初明因名声卓著,南委把他调到闽西特委党校学习。临别时,他对战友说︰“不管踫到多大困难,都要坚持斗争,把革命进行到底。”
  1940年1月,陈初明学习结束,被安排到中共龙岩县委任组织部长。这时,国民党闽西地方当局公开撕毁“合作抗日”协定。地主收租团、还乡团、保安队、联防队,时常窜入游击区催租逼债,杀害共产党员和抗日群众。群众情绪低落。陈初明到任后就扎根到龙岩西陈区,白天他头戴竹笠、肩挑粪筐,与农民劳动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夜晚找农民谈话、开会,宣传抗战前途鼓舞士气,带领农民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反逼租,反夺权”斗争。对待开明士绅,则晓以爱国大义,团结教育他们。对待一小撮穷凶极恶的地主恶霸和投降派,则以刀枪相对,给他们严厉惩罚。他亲自在一座山神庙的墙壁上写上“催租逼债,一刀还尽,杀猪出谷,快乐过年”的口号。
  1941年1月,骇人听闻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闽西地方当局更加猖獗起来,准备大规模“围剿”游击根据地。军情万分火急。正在东宵窖头召开的闽西南特委扩大会议干部们,闻讯立即停会准备应变。特委决定每县除派一两个负责人回家布置疏散计划外,其余就地疏散隐蔽。陈初明以其到闽西不久,认识他的人少为理由,挺身而出,单身返回龙岩西陈区传达军情,布置疏散。1月23日深夜,福建省保安第十一团偷偷摸摸包围了龙岩县委机关所在地。陈初明立即命令其他同志越墙逃走,他自己却从正门冲出,与敌周旋,吸引敌人,后遭敌逮捕,押送保安团部。途中,陈初明昂首挺胸,高唱《国际歌》。敌人惊恐万状,慌忙用枪托砸他的肩膀,打他的后脑,强迫他闭口。但这铮铮铁骨的中共党员怎肯低头闭口。他越唱越激昂,越悲壮。
  保安第十一团抓到陈初明如获至宝,团长亲自升堂审讯。保安团长嬉皮笑脸地说道︰“陈部长委屈了……”陈初明面对这一顽固派小头目,横眉冷对,质问道︰“本人所犯何罪?”保安团长装作镇定回答道︰“贵党煽动民众,私立抗日团体,扰乱社会治安。”陈初明反驳道︰“贵座是不是中国人?若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许群众抗日,任意杀害抗日群众。爱国何辜,抗日何罪?”问得保安团长脸上青一阵、赤一阵,恼羞成怒,吼叫起来︰“给我狠狠地打!”一时间,枪托、棍棒把陈初明打昏过去。打手们用水把他淋醒过来,又是一阵吼叫︰“共产党组织设在哪里?魏金水在何处?”陈初明回答道︰“有群众的地方就有共产党,有共产党就有魏金水。”保安团长又气又恼,把陈初明整整折磨了一夜。
  保安团长仍不死心,把陈初明关押在团部看守处,用尽硬的、软的手段都无法制服这一坚如磐石的中共党员。陈初明把刑场当作战场,与保安团长唇枪舌战;又把牢狱当成抗战宣传阵地,利用保安队员送饭、看守他的机会,向他们宣传抗日救国道理,揭露顽固派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阴谋,使一些保安队员受到了教育。
  1941年12月27日深夜,反动派对这一威武不屈的共产党员已经到了计拙技穷的地步,终于对陈初明下了毒手。他们把年仅26岁的陈初明活埋在龙岩市后座山上,企图掩盖他们破孩陈初明,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的罪行。然而,曾看守过陈初明,接受过陈教育的保安连队,在陈牺牲后不久,携带武器投奔抗日游击队,把-大白于天下。
  陈初明的一生是短暂的,然而他的精神永存。新中国建立后,龙岩地区政府和人民为纪念他,在他牺牲地附近,建起闽西南革命烈士纪念碑,刻上陈初明烈士的名字。他的故乡潮安县政府和群众为纪念他,也在潮州西湖革命烈士纪念碑上刻上了陈初明的英名。
  [以上内容由"cattie"分享。]


下一名人:陈伯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