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宜昌市 > 兴山县人物

曹友娣


[革命烈士]
  曹友娣,女,1902年出生在湖北省兴山县岚垭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1928年5月,巴东武装暴-动失败。巴东、兴山、秭归三县共产党员云集兴山,成立了中共巴兴归县委。县委为了发动群众,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派共产党员黄中立到龚家桥、茅草坝进行秘密的革命串联活动。正好曹友娣到茅草坝探亲,遇见了在亲戚家做发动工作的黄中立。从交谈中,黄中立了解到曹友娣是一个贫苦家庭出身,对黑暗社会充满仇和恨,敢于冲破封建礼教,性格刚毅的姑娘。他就向曹友娣宣传革命道理,指出穷人要摆脱困境,妇女要解放,只有组织起来,跟党走,与敌斗。一席话似春风吹开了她多年积郁愤懑的心扉,使她豁然开朗,解开了埋藏在心底的种种疑团,终于看到了穷人的生路。她深深感到黄中立是个了不起的人,便热情地邀请黄中立到自己家中做客。
  入冬,黄中-托三弟黄中庸(共产党员)到岚垭与曹友娣取得联系,在曹友娣的帮助下,进行秘密串联发动工作。黄中庸住在曹友娣妹夫陈大义家。曹友娣常邀约陈大义的妹妹陈阳春、曹ど子等自己信得过的亲戚好友来听黄中庸讲革命道理。从此,他们一起学习,一起劳动,一起投身到求解放的火热斗争之中。
  1929年3月的一天夜晚,经黄中立、黄中庸介绍,曹友娣、陈阳春、陈长安等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春,曹友娣被选送参加了县委在巴东甘坪举办的党员培训班。在这里她聆听了县委领导人廖景坤、胡荣本的讲课,还由县妇联主席梁帮翠教唱了《国际歌》《红军歌》《妇女自由歌》等革命歌曲。近一月的学习,曹友娣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视野更加开阔,革命意志更加坚定。
  7月,下湾区苏维埃政府成立,曹友娣当选为妇女委员。接着,又成立了下湾区妇女协会,曹友娣又当选为主席。这时,曹友娣已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工作骨干,身上的担子也更重了。她青春焕发,夜以继日地工作,经常活跃在妇女群众之中,教唱革命歌曲,宣传妇女解放,号召妇女放足,破除封建礼教,动员妇女参加根据地革命活动。
  1930年6月,国民党巴(东)兴(山)(秭)归三县联防“剿共”指挥部在贺家坪成立,三县反动保卫团联合“进剿”革命根据地。县委为了保存革命力量,通知党的干部集中甘坪,隐蔽待命。曹友娣积极按照县委指示办事、组织妇女传递情报,迅速通知党的干部向甘坪转移。
  一天夜晚,曹友娣单身一人摸黑赶到伍家坪、白沙河等地,先后通知红军连长严昌奎、张光干。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间,一个单身女人行走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多不安全啊!到了伍家坪以后,严昌奎要另派人去白沙河。曹友娣推开了严昌奎的手,坚定地说︰“我是共产党员,还怕什么困难吗?你不要管我,赶快去甘坪。”边说边迈开脚步,毅然上路继续前行。
  敌人没有抓到党的干部,恼羞成怒。剿共副总指挥金泰和、副团长贾显卿和秭归保卫团邓维楚及反动道会“黄枪社”、“黄香会”纠集千余人向高桥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清剿”。
  为了防止敌人突然袭击,下湾区苏维埃政府在伍家坪、茅草坝、贺家坪等边界关卡设立了十余处哨所,监视敌人动向。曹友娣不顾抱病未愈的身体,主动带领妇女,来到高桥根据地的东大门——伍家坪哨所。
  一天傍晚,数日未合眼的女赤卫队员仍严密地注视着烟灯垭山口上来往的行人,突然四个鬼头鬼脑的陌生人进入她们敏锐的视线内。她们警觉地认定是敌人的尖兵。为了探听虚实,争取主动,曹友娣命令一位机灵的女赤卫队员前去打探。四人家伙见前面来了一个妇女,毫不介意,劈头就问︰“喂!这里有赤卫队吗?”女队员故意大声地说︰“早被你们吓跑了,这里方圆几十里,连共产党的影子都没有。”敌探信以为真,大摇大摆地向哨所走来。四身黑影尽收在曹友娣的眼底,早已作好准备的女赤卫队员等四个家伙刚一接近,曹友娣一声喊︰“打!”就持刀冲杀出来。敌探还来不及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已不知人事了。
  金泰和得知前探被打死,气急败坏,命令部队火速向高桥根据地进剿。红军连长张光干、严昌奎率领红军和游击队、赤卫队千余人,从官田岭到严家井摆开长蛇阵,准备迎击来犯之敌。
  曹友娣火速在瓦屋场召开赤卫队干部和妇女骨干会议,布置战斗服务工作。赤卫队在严大义率领下,赶赴前线,协助红军作战;陈阳春带十多名妇女队员负责送茶水、饭菜;曹友娣担任服务工作的总指挥,并负责前后方的联络工作。一切安排就绪,曹友娣将她们绣制的党旗交给与她同患难共生存的丈夫陈本善,并再三嘱咐︰“人在旗在,你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住这面党旗。”丈夫含着眼泪,望着妻子,连连点头,妥善地收藏了这面党旗。
  黎明,一支扛土枪、持刀矛的赤卫队精神抖擞地出发了。严大义和曹友娣英姿飒爽地走在队伍的前面。曹友娣腰扎一根红色的宽布带,手握一把白光闪闪的大刀。刀柄上,吊着的两簇长长的彩须,随风摆拂,真有点像当年的穆桂英,显得格外精神。
  突然,曹ど子气喘吁吁地跑到曹友娣面前,报告有一股敌人向药家垭窜来,贾显卿已到了伍家坪。曹友娣与严大义商量后,命令陈阳春、龚国贞化装到药家垭引诱,稳住敌人;随即,挑选出王贤召、许昌龙、樊明奇、陈朋用等8名精干队员组成“尖刀班”,由王大贤任班长,飞速赶到蒋家垭埋伏起来,准备给敌人以突然袭击。布置完毕,部队立即向药家垭前进。
  陈阳春、龚国贞来到药家垭,发现了30多个敌人正准备在陈大义家生火做饭。她们提着篮子,慌慌张张地向树林中跑去,故意让敌人发现。敌人喝令她们站住,经盘问是地地道道的当地老百姓,便命令她俩做饭。她俩老老实实地煮了一斗米,两大桶猪肉,等待队伍进餐。
  这时,陈阳春认为时机已到,将一抱湿柴塞进灶里。刹时,股股浓烟冲出屋顶。埋伏在营包半山腰的赤卫队员看见了信号,曹友娣立即命令赤卫队出击。一时,土枪响了,杀声震天。敌人昏头转向,见赤卫队似神兵从天降,以为红军的大部队来了,不战而逃,丢下几具尸体,向伍家坪退去。陈阳春、龚国贞早摆好了饭菜,欢迎赤卫队员就餐。大家兴高采烈,风趣地说︰“贾显卿想得真周到,从县城跑到这里来做这样丰盛的的饭招待我们。”
  端了贾显卿的饭锅,这下可气坏了他,忙下令对营包发起了总攻。赤卫队员酒足饭饱,严阵以待。敌人像一群饿狼似地向营包扑来。等敌人一接近阵地,赤卫队员在一片震天的喊杀声中,冲出掩体,与敌人展开白刃战。这时,敌两名旗手欲将他们的旗子插上赤卫队阵地。王贤召、郑龙昌发现后,不顾一切冲上去,抡起大刀,一人一个,砍倒了旗手,撕烂敌旗,哪知,这时敌人打中了他俩。曹友娣带着几个赤卫队员迅速扑上去,从火线上把他俩背下来,及时包扎伤口。但由于伤势过重,他俩牺牲了。敌众我寡,战斗异常激烈。正值千钧一发之际,张光干、严昌奎率领红军赶来增援。一阵激战,敌人伤亡惨重,向滩坪狼狈逃窜。战斗结束后,曹友娣动员群众献出棺木、衣物,收殓安葬烈士遗体。
  敌三县联防“剿共”指挥部不甘心他们的失败,纠合三县保卫团继续进犯龚家桥,并在官田岭垒营扎寨,疯狂叫嚣︰“见人杀人,见屋烧屋,挖土三尺,鸡犬杀尽,寸草不留”。他们到处搜捕、抓人,一场腥风血雨在龚家桥降临了。
  面对一片-,曹友娣竭尽全力帮助共产党人转入地下。
  1930年8月14日深夜,敌“剿共”指挥部派人突然闯入曹友娣家中,将她抓走。在关押审讯期间,曹友娣忍受严刑拷打的痛苦,义正辞严地痛斥敌人,使敌人的一个个阴谋都失败了。
  8月18日,这一天云愁雾惨,天昏地暗。曹友娣和另外16位同志被敌人绑着押赴官田岭。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她昂首挺胸,先从容地向众乡亲致意告别,然后转身和战友们一起高呼︰“共产党杀不绝!”年仅28岁的女共产党员曹友娣,就这样同她的战友们用生命在巴兴归革命根据地的历史上写下了鲜红的一页。
  1987年7月,高桥人民在烈士牺牲的地方,建起了一座雄伟的纪念碑,让烈士精神永存。
  [以上内容由"我来了"分享。]


下一名人:陈宏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