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博雅人物

包文廷


[战斗英雄]
  包文廷,1926年8月生于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现属大庆市),蒙古族人。1944年他逃出牧主魔掌,火烧牧主帐蓬后,雪夜投奔了八路军。此后,在党的培养下,他逐渐成长。
  火烧牧主包
  1944年春节前的一个夜晚,在内蒙古东部山区一个牧主的羊圈里,靠东北角的一个大木桩上,反手捆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头戴一顶破毡帽,身穿一件破狗皮袍。无情的风雪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他的脸冻得黑紫,两只脚冻得木麻,不停地跺着脚,他咬着牙,仰脸怒视着夜空。
  这个少年就是包文廷。他家祖祖辈辈给牧主当奴隶。他爷爷在一次牧马时,遇到日本兵抢马匹,他爷爷紧紧拉住一匹大红马的缰绳不松手,结果被日本鬼子连捅两刀,当天死亡。他父亲在一次牧羊时,因走失了3只绵羊,被凶恶的牧主用皮鞭打死。父亲的去世,对他母亲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不到半年,他母亲就随他父亲去了。
  亲人们一个个相继死去,撇下小小的包文廷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狠心的牧主并没有放过他,每天让他背着条筐拾粪、烧火、提水、放羊,还经常让他给牧主8岁的小儿子当马骑。那天下午,风雪交加,小包文廷不能外出干活,就在牧主帐蓬里给牧主的儿子当马,小牧主骑在包文廷的身上,一个劲地吆喝:“嘟嘟嘟,快快快!”鞭子一个劲地朝包文廷的身上抽。包文廷经常吃不饱,哪来的力气,爬了两圈就爬不动了,小牧主哪里肯依,用脚踢,用鞭抽,包文廷的身上火辣辣地痛,一时间满腔怒火化作力量和勇气,他猛地一蹿,站了起来,说:“我不是马,我是人。”他本想把小牧主从背上翻下去,没想到用力过猛,小牧主摔到火盆上,炭火烫着了脸,小牧主痛得野猫似地哭喊。牧主赶来,见此情景,勃然大怒,拾起马鞭照包文廷身上一顿乱抽,血从包文廷的脸上、脖子上、胳膊上往下流。晚上,牧主不但不给饭吃,还把他绑到羊圈里,挨冻受饿。正在他绝望时,猛听背后“砰”地一声响,捆绳落地,他扭头一看,原来是水旺大叔。水旺大叔也是这家牧主的奴隶,负责看管羊群。白天,包文廷遭受毒打时,他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晚上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他抓起柴刀,向羊圈奔去。包文廷绝处逢生,他一头扑到水旺大叔的怀里,泪如涌泉,泣不成声。“孩子,不要耽搁,逃命要紧!”“大叔,往哪跑啊?”水旺大叔沉思片刻说:“我听说北山中城墙边有支八路军,是穷人的队伍,专门打日本,你不如投他们去吧!”
  包文廷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孩子,等一下!”包文廷急忙转过身来,只见水旺大叔从怀里掏出一块破布包着的一包东西说:“孩子,这有两个米团,几个熟土豆,带着路上吃。”包文廷心里一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嗑了3个头。水旺大叔将他扶起,催他快走,包文廷揣起干粮,向北跑去。
  刚跑出不远,他一转身,又向回跑。他想,不能就这样跑了,不能便宜那狼心狗肺的牧主。他跑到草垛前,抱起一大捆干草,放到牧主住的房包后面,又将草垛与牧主包之间撒上干草,从怀里掏出火石火眉,将草垛点燃。那干草垛遇火,轰然而起,加上呼啸的北风,火龙一样向牧主包房扑去。霎时,那豪华的牧主包被火龙吞噬,火光烟柱腾空而起。接着,一片混乱,一阵喊叫。怒骂声,哭喊声,扑火声,打破了牧主的美梦。
  包文廷望一眼熊熊火海,笑了笑,转身向北山飞也似地跑去。
  长春打机场
  1948年春攻打长春机场时,包文廷所在连负责攻打机场边缘的一家地主大院。这个大院,院角有炮楼,楼里有重机枪,火力很强。包文廷带领全部12人,从凌晨凌晨开始接近据点,在一个较近的树林里潜伏下来。下午,冲锋号一响,包文廷就带领全班发起冲锋。这时敌人炮楼里的重机枪响了起来,子弹如同雨点般射向他们。一会儿功夫,全班就伤亡了一半,战斗受阻。冲在最前面的包文廷这时已经冲到炮楼外的墙角下,他四周看了看,发现墙下有一个从通到院子猪圈里的排粪口,他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一过墙,他就看到了炮楼,只见一挺水压机枪,正在疯狂扫射。正巧,一个国军士兵提着桶下来给机枪提水,包文廷一枪打过去,将其击毙,马上冲进炮楼,打死了几个敌人,缴获了那挺重机枪。接着带领冲进来的战士们向院子各个房间冲去,经过十几分钟的交锋,全歼了院子里一个加强连,俘虏了70多名国军士兵。第二天上午,147师就授予包文廷一枚“毛泽东奖章”。
  锦州攻城楼
  1948年底,我军与国民党军大决战开始,第一个战役就是辽沈战役。辽沈战役打响后,包文廷所在部队担负正面主攻锦州城的艰巨任务。包文廷所在连是尖刀连,而他带领的第一班又是连里的尖刀班,真是尖刀上的刀尖。
  攻击开始,我炮兵向城头一阵猛轰。在炮火和机枪的掩护下,包文廷率领他班的11名勇士,头戴钢盔,胸佩冲锋枪,腰挂手榴弹,背插红缨大刀,肩扛云梯,冲向前去。二班、三班两旁掩护,待云梯搭住城头,包文廷第一个登上云梯,一手扶梯攀登而上,一手端枪射击,眼看他就要登上城头,突然涌来四五个敌人,一齐往下推云梯,情况万分危急,包文廷两腿盘梯,双手端起冲锋枪,一阵猛扫,敌人应声而倒。他抢上几步,飞身跃上城头,他的战友也迅速登上城头。两旁的敌人一齐涌来,妄图堵住口子,包文廷与战友们一分为二,左右开弓,与敌人展开了激战。由于敌我双方混战在一起,怕伤着自己人,双方展开了肉搏战。红缨飞舞,刀光闪闪,只杀得敌人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这时,敌人调来了敢死队。30名敢死队员,上身穿白衬衣,外罩虎皮夹,白绢勒额头,腰别手枪,手持柳叶马刀,喊着杀声汹涌奔来。“同志们,誓死保住缺口,杀呀!”包文廷一声大吼,提刀迎了上去。正巧,与敌人敢死队队长迎头撞上,两把大刀一闪,“咔嚓”一声,火星四溅。包文廷将手腕一反,拦腰斩蛇,敌队长急忙推刀护身,包文廷顺势来个苍龙探月,将大刀贴着敌人的刀片向上直削敌人手臂,敌队长往后跳跃时,已经迟了,半条胳膊已被削下,敌队长一声嘶叫,扑倒在地,包文廷赶上一刀,敌队长立时毙命。
  由于包文廷及他率领的尖刀班全体战士英勇奋战,保住了缺口,赢得了时间,使我后继部队能够迅速登城,以破竹之势将城头敌人压下城去,经过一天一夜激战,拿下了锦州,为夺取整个辽沈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锦州之战,包文廷一人刀劈7敌,击毙6敌。第四野战军战报在头版头题位置以“小蒙古力斩十三敌,尖刀班勇破锦州城”为题,报道了他的英勇事迹,给他记了一等功,不久被任命为排长。从此,小蒙古的名字响彻四野全军。同时,也在敌军中传开,而且越传越神,以至后来,只要敌人在战场上一听说是小蒙古冲上来了,就抱头鼠窜。
  沙市当连长
  1949年7月15号,为顺利解放沙市,并切断敌人通过长江渡口南逃的路线,49军147师439团2营5连奉命主攻宝塔湾。宝塔湾据点是国民党布防在沙市的核心阵地。它紧靠长江,也是扼守荆州城沿长江大堤通往沙市的重要防线,敌人在这里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而二营五连是一支参加过辽沈、平津战役的老连队,以能征贯战著称,经过连续十几个小时的急行军,早上八点,五连在距宝塔湾敌人碉堡100多米远的地方靠近了江堤。然而,战斗地形对五连却极为不利。
  敌人占领大堤制高点,而我们的战士却暴露在堤下宽阔的水洼地带,没有任何隐敝物,在敌人密集的弹雨之中,五-士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但战士们毫不畏惧,为了尽快拿下宝塔湾,英勇的战士向敌人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冲锋。连队伤亡巨大,紧急关头,连长孙良鸿(1923--1949,江苏盐城,其烈士证书和特等功证至今没能被送达其家属)亲自扛起爆破筒,率领5名战士冲向敌人碉堡,可在距离敌碉堡20米远的地方被敌人击中倒下。身为副连长的包文廷见状,马上大喊:“现在我代理连长,全体都听我指挥。”
  关键时刻,团部调来一门小口径轻型火炮,炮兵连长董凤林受命既要摧毁敌人碉堡,又不能伤击大堤,面对这一极为苛刻的要求,董凤林硬是凭借过硬的技术,只用三炮就解决了宝塔湾敌人阵地。
  敌人四处逃窜,包文廷率领战士们怒吼着冲杀上去,一举夺下宝塔湾,并顺势与攻破新桥、缺口子的部队从三个方向同时冲进沙市。
  第二天,上级就任命包文廷当了5连连长。
  南岭捉匪首
  1950年1月,包文廷所在部队到位于湖南和广西交界处的南岭山区剿匪。一天,他们在调查中发现,黄沙河乡有个叫蒋霸桂的土匪头子很猖狂,带着数十名心狠手辣的土匪,经常在方圆百八十里的地面上无恶不作。见剿匪部队进山,蒋霸桂居然还贴出悬赏告示:“谁抓住共军连长包文廷,赏100光洋。”
  一天,班长刘金奎乘船过江去侦察敌情,在船上他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便用枪抵住那人,大喝一声:“别动,举起手来!”那人一惊,手一举,腰间掉下两把枪来。那人见身份暴露,便纵身跳下江中,刘金奎连忙对着那人跳下的地方两枪打去,只见江面上冒出一股血水,就连忙捡起土匪掉下的两把枪,要船老板返回岸边,飞快跑去向包文廷作了汇报。
  包文廷听了汇报后,立即带人乘船到江对岸进行搜索侦察,在一家老乡家的墙院上,发现了一件隐约带着血迹的湿衣服。通过做工作,老乡带他们在屋后的草堆里抓住了那个土匪。一审,土匪坦白他是蒋霸桂的通信员,又说:“蒋霸桂的老家就在前面的村子里,他有5个老婆,前面那个村里是他的大老婆。他准备今晚回家,和他的几个亲信商量和你们打仗的对策,我今天就是去通知了他的几个亲信的。”包文廷:“你知不知道犯了什么罪?”土匪:“我跟蒋霸桂祸害百姓,罪该万死。”包文廷:“你是什么家庭出身,是怎样当上土匪的。”土匪:“我也是穷人家庭出身,被他们逼着当的土匪。”包文廷:“你知道解放军的政策吗?”土匪:“知道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包文廷:“还有一句叫立功有奖,你想立功吗?”土匪:“我明白了,我一定戴罪立功,争取宽大。”
  当晚,在这个小土匪带领下,包文廷来到蒋霸桂的老巢。由小土匪叫开大门,包文廷带领战士们一拥而进,在蒋霸桂向枕边摸枪的关键时刻,包文廷一个箭步上前,一脚死死踩住了蒋霸桂的手腕,然后,一手卡脖,把蒋霸桂死死按在床上,令战士将蒋霸桂五花大绑了起来。
  几天后,蒋霸桂和另一土匪头子陈金亮被人民政府执行了枪决。包文廷也被调往师部任侦察队长,带着全部由共产党员组成,每人配有一把手枪和一把冲锋枪的精干队伍,开赴广西十万大山继续剿匪。
  小车救战士
  1970年建军节,包文廷任团长,这天全团奉令休息一天。可包团长心里却惦念着在老铁山施工的第三营全体官兵,早晨5点多钟,他就叫上司机小鲁,开着那辆老式吉普车,向老铁山奔去。
  从旅顺到老铁山约有80里山路,行至半路到小羊山,碰到一位解放军战士赶着一辆毛驴车迎面而来,毛驴车上躺着一位小战士,双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状,一位挎着卫生箱的卫生员在旁边守护着。吉普车与毛驴车擦车而过,可细心的老团长还是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立即让司机停车。他下了车,叫住毛驴车,走到毛驴车跟前。赶车的战士见是包团长,立即跳下毛驴车,向包团长敬了个礼。包团长问:“你是几连的,叫什么名字?”答:“九连的,我叫李卫东。”“干啥去?”李卫东用手指一下躺在车上的战士说:“小梁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送团卫生队。”包团长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来,卫生员,你扶小梁上我的吉普车!”“团长,这哪行呢?”两位战士结结巴巴地说。包团长见他们3个人不行动,厉声说:“急性阑尾炎,慢了要误事的,你们还磨蹭什么?快上车,这是命令!”李卫东和卫生员见团长动了气,才把小梁从毛驴车上扶下来,送上吉普车。
  当包团长坐着毛驴车到老铁山时,三营500余名干部战士站在山坡上迎接,雷鸣般地掌声经久不息。
  [以上内容由"迷惘的人"分享。]


同年(公元1926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翟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