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 > 潜江人物

周开成


[公元1906年-1994年]
  周开成(1906~1994),字涤洲,曾用名周鼎。潜江(今竹根滩镇前明村,古地名排石头)人。民国初期以满腔热血投入革命;抗战时血战台儿庄立下战功,参加中国远征军令日军闻风丧胆;解放战争中的淮海战役,率国民党荣誉之师第八军苦战,最后这位国民党的少将军长向解放军的(少尉)排长缴械投降;当战俘后最初死不认输,改造教育心悦诚服,要求重新做人。他是一位极有血性的职业军人。
  热血黄埔
  1906年9月9日,周开成出生在今竹根滩镇前明村二队一个比较殷实的耕读之家。其父周虎成以教私塾为业,由于治家有方,经营得当,慢慢置办了二十来亩良田,到周开成懂事时已雇工耕作。他八岁入学,先在其父的私塾读四书五经,十二岁正式入县城小学读书,小学毕业后即回家务农。
  1926年秋,国共第一次合作正闹得热火朝天,国民革命军到了潜江,他们在潜江大张旗鼓宣传革命思想,发展革命组织。1927年1月在潜江成立中国国民党县党部,并将全县划分为四个区党部,区党部再下设分部。这年春天,二十一岁的周开成即任第二区(竹根滩为第二区)三江分部常委。他们当时主要做三件事:一是打土豪,当年冬,他们请示县党部同意很快处决了恶霸地主赵光卅;二是分田地,将地主的土地分给贫雇农耕种;三是发动群众成立农民协会、妇女联合会、儿童团等组织。
  当年夏天,汪精卫武汉发动“七•一五”-政变,全县笼罩在一片-之中。周开成自知有杀头之险,于是他找人借了伍元钱,跑到武汉找到在潜江任过教育长的张乔松,由张乔松介绍到高楚珩(今天门张港人,保定军校毕业生)所办的警察教练所学习三个月后,到汉阳门当了一名站岗的警察。
  周开成认为当警察实现不了他干一番事业报效国家的理想,于是1928年春他报考了黄埔军校(亦称中央军校)武汉分校,成为黄埔第七期学员。因有蒋介石任校长,周开成以及入校的青年学生都感到十分荣耀和自豪。1930年10月他毕业后,即被分到国民党第二师(当时顾祝同任师长)当见习排长,驻陕西潼关严落村。从此,周开成就走上了职业军人道路。
  台儿庄抗日
  周开成入伍不久,其军事才能崭露头角。1931年11月,他随部队开到河南后,被选送到南京高级军官学校受训一年。1932年东北沦陷于日军之手,次年1月,他任连长随部队开到长城古北口设防。在长城脚下的肖家沟与日军作战。战斗中周开成凭着一股勇气,总是带兵冲锋在前,不料因一颗子弹洞穿了右大腿,不得不被抬下阵地。作为一个血气方刚、训练有素的军人,第一次作战就受此伤辱,更令他胸中积下了对日军的血海深仇。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周开成任五十二军二师七团二营营长,他随部队开赴河北山东等地,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台儿庄战役。当年12月10日,他率部驻防在枣庄南面的大运河北岸,攻防的是台儿庄外围。13日战斗打响时,日军炮火十分猛烈,一下子将他们右翼的两个团打掉了,被打散和带伤幸存的官兵一个也没有溃逃,纷纷向周开成他们靠拢。接着日军向他的阵地紧逼过来。周开成吸取右翼的教训,首先他命令士兵将房顶的茅草揭掉;将阵地周边的杂草全部清除,避免日军燃烧弹伤人;再命令士兵在日军离阵地四百米内才能开枪。当日军进入他们的射程范围时,他一声令下,万弹齐发,车轮式火力网,使日军伤亡惨重,仓皇逃跑。收拾战场时,见到了一百多具日军尸体,缴获了大批0弹药。关麟征军长和郑洞国师长视察阵地时,十分高兴,现场命他为中校营长。
  不可一世的日军原计划三天即可拿下台儿庄,贯通南北战场,迅速灭亡中国,可是战斗进行到第十天,日军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遭受中-队如此顽强抵抗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后来,疯狂的日军动用飞机大炮更加密集地对中-队进行狂轰滥炸。周开成的阵地几乎变成了一片焦土,他们营三分之二的战士在这场战役中牺牲,剩下的官兵在周开成的带领下顽强地守住了阵地。这次战役,周开成因指挥得当,作战英勇,受到国民-防部的嘉奖。
  1939年秋,他随部队开到湖南岳阳一带抗日。日军占领岳阳后修了很多工事,架设了重重铁丝-线,铁丝网上都系了铃铛。他弄清情况后,命士兵们夜晚带上绳子,偷偷系到铁丝网上,退到安全地带后,用力拉绳子,不断引来日军炮火猛烈射击。这样消耗日军大量弹药后再组织攻击,端掉日军几个据点后就撤退。周开成灵活机动的作战指挥能力,受到上峰赏识,被提拔为代理团长。随后随部队开到滇西、滇南对日作战,他任第八军荣誉一师一团团长。
  远征建功
  1943年初,周开成随新任中国远征军驻印度新一军军长郑洞国到达印度加尔各答,在印度接受美-训团训练。一年后回到第八军荣誉一师任副师长兼一团团长,驻防云南边境的龙陵、芒市、陆良、保山等地,为-缅北,打通滇缅国际交通线做准备。
  1938年2月,由宋希濂任师长的荣誉一师,是国民党抗日中取得辉煌战绩的王牌军队之一,周开成到达驻防的保山一带时立志不能辱其荣誉;先前中国远征军在这一带多次被日军成团、成营地吃掉,说某团长战败自杀了,某营长逃跑了等。他们战胜天险渡过怒江后,行进的山谷都有日军的工事,交通中断,后续补给十分困难。他依靠当地老百姓,认真观察地形,侦探敌情,鼓舞士气,研究战术。一天,日军向周开成的防区进攻,开始火力很猛,他指挥官兵先是“不理睬”,当嚣张的日军进入他设定的四百米有效射程范围内,一声令下,一下子歼灭日军二百多人。宋希濂总司令、钟彬军长和李弥副军长等视察阵地后,大加赞赏,并鼓励他们再接再厉。
  后来,他又率部拿下日军十几个阵地,一直打到云南的龙陵城。这其中,他几次遭遇弹尽粮绝的困境,但都奇袭、巧攻日军重要据点和仓库,成功获得补给。攻占回头岭杀敌三十多人,缴获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四挺,步枪三十支,获得大量牛肉罐头、饼干和手榴弹、子弹等物品。巧攻空树坡后,缴获日军步枪、轻机枪一百余支和大批罐头、饼干等物品。在攻打龙陵时,日军工事非常坚固,气焰非常嚣张。由于有美国空军配合,炸掉了日军指挥所,他们很快冲进龙陵,生俘日军二百多人。周开成率部北上占领龙陵后,卡住了腾冲和松山的咽喉,很快在大部队配合下消灭了日军的两个旅。为打通滇缅国际交通线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率部攻龙陵的战役的战绩还被中国远征军司令部拍成了电影播放。抗战结束时,周开成升任代师长,荣获“宝鼎”“云麾”勋章各一枚。
  铁腕治军
  周开成身材魁梧,相貌威武,虽戴一副黑边玳瑁眼镜,但也没有半点书生气,他眼神冷凝,满脸杀气,打起仗来是一股死拼劲,治军十分严厉。他对违纪官兵常常杀一儆百,部属对他畏之如虎。
  周开成带兵打仗虽然没有共产党军队“三项纪律八项注意”的约束和爱护老百姓等军纪教育,但他对所带官兵都规定了严格的纪律,每隔十至二十天都要集中严查一次部队纪律。他甚至亲自深入连队进行抽查,问有哪几条纪律,规定了哪些内容等,答对了奖励二十元,答错了出队关禁闭。无论官兵违纪都他都毫不留情进行查办。
  在烟台驻防时,一个连长为买一包烟和老百姓吵了起来,连长动手打了老百姓两巴掌,拒不认错,他得知后集合全队人马,枪毙了这个连长;在滇西对日作战时,运输道路不畅,将士经常挨饿,有两个士兵饿得不行了,用军用毯子包走了老百姓两只鸡,一个士兵抱走了老百姓一头小猪,被检举核实后,他不容讲理、说情,一下子枪毙了三个士兵。
  作战时周开成规定任何人不能在四百米以外对敌开枪,违者杀。在当团长对日作战时,一位跟随他多年的排长糊里糊涂开了枪,暴露了他的作战动机,被当场拉出去枪毙了。淮海战役中,有两个团长抵挡不住解放军的炮火攻击,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撤退下来,其中一个还是他的老乡,被他当场挥泪枪毙了。
  他特别痛恨逃兵,规定谁抓住逃兵赏五元,官升一级。被抓回的逃兵轻者割一只耳朵,重则枪毙。因而,他所带部队军纪严明,没有逃兵,个个英勇善战,他本人被誉为国民党军队的“常胜将军”,所带部队也被誉为“荣誉之军”“铁军”。
  不过在淮海战役中,部队人马多了,整个国民党军队处于溃败之势,官兵常常吃不饱,士气十分低落,纪律也坏了,他的士兵常常抢夺老百姓东西,侵害老百姓利益,他也深感力不从心了。
  淮海战败
  1948年9月,周开成升任第八军少将副军长,同年11月任军长。他是蒋介石的嫡系,是国民党军队中一员能征惯战的干将,在参加淮海战役时,第八军是全美式装备的机械化部队,战斗力比较强。淮海战役开始前,他所率第八军在李弥兵团指挥下驻徐州东的曹八集地区策应运河以东的黄百韬兵团作战。
  1948年9月1日,李弥转达“剿总”刘峙命令,要周开成率部接替徐州城防和飞机场守备任务。不几天,又命他率部支援济南。9月底济南解放,他又受命率部回守徐州。周开成在这种作战目标不明确的途中奔波,胸中十分郁闷。大战开始前,上级洞悉了他的情绪,顾祝同专门会见了他说:“我这次带来了校长(蒋介石)口谕,一定要坚定信心,打败共军。这一仗打胜了,你们黄埔学生前途无量,打败了将死无葬身之地”。
  当解放军向徐州进攻不久,黄百韬的兵团很快被打乱。11月9日,他奉命去救援碾庄黄百韬兵团,并部署由四二师为主攻部队;第一七○师、四十二师和五一○团在左侧前行截断解放军的归路和增援部队;第二三七师为预备队;保持与左翼的第五军和右翼的第九军联系配合并行前进。他的如意算盘在十二日黄昏即被解放军打破。第九军过不老河时遭解放军阻截不能前行,四十二师被解放军围困。13日晨,他又调二三七师攻占团山,结果难以前行。16日,在飞机大炮强大火力掩护下,才攻占太平庄、麻谷子,但他的人马已死伤三分之一,离增援黄百韬部相差甚远。
  11月21日上午时,第一○○军军长周志道穿便衣带伤跑到周开成指挥部说道:“我们阵地全部丢失,碾庄也危在旦夕”;不一会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也跑来说,“碾庄阵地已被解放军突破,现与黄百韬跑散”。但他不为所动,仍以“铁军”之名艰苦地支撑着。22日上午,杜聿明、李弥等到他的指挥所,肯定了他为“-”英勇奋战的精神,并还炮制了一个“徐州大捷”的大闹剧。南京一行十几人的慰问团空降到徐州进行慰问,并给周开成本人授了“青天白日”功勋章一枚,给第八军授了一面“铁军”锦旗。
  11月28日,李弥转达上级命令,“-”将放弃徐州到涡蒙地区集结,要第八军作徐州总撤退的掩护部队。周开成受命后即调整部署。大部队在撤退时如鸟兽散乱作一团,严重影响第八军将士的情绪,他们自知淮海大战国民党军队失败已是大势所趋,其掩护部队已如螳臂挡车。加之经历一个多月的艰苦战斗,部队已近弹尽粮绝,很多战士饿死在战壕或行军途中。不少官兵仅为吃饱一顿饭纷纷投降解放军,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1949年1月9日凌晨,周开成的部队在向西运动中,被解放军发觉,一阵炮火将他的指挥所摧毁,他只好率副官、参谋长和二三七师长孙进贤和警卫人员等向西逃,准备去找杜聿明和李弥。不料在行进途中,有人向他们射击。他的随从副官郑一峰错认为是友军第七十二军,就高喊:“不要射击,周开成军长在这里”。对方听到喊声枪声更密集,他们这才知道开枪的是解放军。这时周开成突然想起了手中陈毅司令在此之前给他的劝降信。派郑一峰过去与解放军商洽投降事宜。过了一会,解放军派来了一位姓伍的排长接受降。威风凛凛,驰骋沙场,身经百战而不败的国民党少将军长周开成,不得不垂头丧气地命随行放下手中枪械投降,并将他用来防身保命的三寸白朗宁手枪交给了解放军的(少尉,当时还没军衔)伍排长。
  重新做人
  被俘后的周开成不久被送到华东解放军军官训练团集中学习。尽管生活上很受优待,但几十年戎马生涯形成的“正统”观点,使他一时转不过弯来。“战犯改造表现”鉴定书写道:“该犯在关押初期,不肯认罪,不服从管教,拒不交代在反人民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公开坚持反动立场……”如在学习讨论会上,他常常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发表一些不同意见。讨论内战责任时,他却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因为国民党失败了,就将责任全推给蒋介石,这样说不公道”。虽然大多数人都不同程度持这种观点,但是训练团中能公开自己这种观点的人不多。
  1949年暮春的一天,训练团请来著名作家夏衍给他们做报告。夏衍针对周开成等人的观点说道:“台儿庄战役是中国人和日本侵略者打的,你们在座的包括周开成很多‘-’将领都参加了战斗,难道说要中国人或你们这些将领与日本侵略者共同负担战争责任吗?难道说这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吗?……”夏衍的话,以其严密的逻辑,无懈可击的论证,使将军们包括周开成在内不得不低头认输。
  周开成还说到:“淮海战役只是天公不作美,大雪使‘-’的飞机、大炮、坦克和我的机械化部队展不开,原先制定的作战计划无法实施,从而导致了失败”。训练团的政工干部问他:“难道大雪只下到国民党军队阵地,不下到解放军阵地吗?国民党军队的大炮失去了作用,解放军的大炮为什么发挥了那么大的作用呢?”如此反复教导,周开成的政治立场和思想观点终于发生了转变。
  1951他转到苏州解训团受训,后转山东禹城解训团学习;1953年转南京看守所学习;1956年转北京-看守所学习;1957年转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直到1975年3月19日特赦。这期间,他真正认识到国民党失败在于严重脱离人民;悔恨自己不该与人民为敌。后来又“鉴定”道:“经过长期的改造教育,能交罪认罪,服从管教,劳动表现好,确有改恶从善的表现,建议特赦释放”。特赦时,他感动得热泪盈眶。
  特赦后的周开成,住武汉市武昌区民主街19号,被安排在湖北省政协任文史专员,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随后,他撰写了《荣一师光复龙陵之战》《临朐潍坊战役概述》《淮海战役中的第八军》《第八军进攻胶东解放区回忆》等大量的回忆文章在《人民政协》等报刊上发表。为祖国建设和统一大业做出了贡献。
  周开成之子周远龙在黄石工作,女儿周远芝在武汉红十字会工作。晚年,周开成多次回到故乡,看到家乡翻天覆地的巨变,他欣喜赞叹不已。在东门口(老财政局大院)他家祖屋“谦和泰”商行遗址处,有些惋惜地说道:“要是这栋房能留下来,也算是潜江城的古迹了”。据辉煌居委会八十六岁的龚开云老人回忆,周开成的祖屋从1948年开始至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县委会、县工会、县农会、县妇联及城关镇都在此处办过公。参加工作后曾在周开成祖屋居住过的东方汽车零部件公司董事长-回忆说:“谦和堂”占地约三亩,建有二十多间房子,城关镇搬走后,他当时所在的县农具修造厂即买下了这栋房子,他在屋居住了两年之久。此房屋是当时县城的豪宅大户之一。
  1994年8月,周开成病逝后,实现了其魂归故里之梦,葬入前明村二队。
  [以上内容由"提款机"分享。]


周开成相关
经历历史事件:
淮海战役 (公元1948年--公元1949年)
台儿庄大捷 (公元1938年)

相关院校: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9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