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南 > 濮阳 > 南乐县人物

张文瓘


[][公元606年-678年,唐朝宰相]
  张文瓘 (606年~678年) 字稚圭,唐代魏州昌乐(今南乐县)人。生于隋大业二年,卒于唐仪凤三年。幼年丧父,及长,侍奉母亲,以孝闻名,多智谋政德。
   唐贞观年间,张文瑾以明经得第,任并州参军,甚得并州长史李勣(徐茂功)的赏识。
   李勣常说:"稚圭是当代的管仲乐毅,我不如他。"李勣被召入京,张文瓘与属僚二人为他饯行。李勣分别赠给二臣僚佩刀和玉带,惟独不赠文瓘。有人问其缘故,李勣说:"某遇事犹豫不决,所以我赠他一把刀,希望他以后办事干脆果断;某则太放荡,少于检点,所以我赠他一条玉带,希望他经常约束自己。象稚圭这样有才干的人,还用赠他什么呢?"后经李勣推荐,张文瓘升水部员外郎。当时,张文瓘兄长张文琮任户部侍郎,按唐朝规定,弟兄不能同在台阁,文瓘遂出任云阳令。元朔年间,又任东台舍人,累授参知政事。乾封二年(667年),升任东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并兼知左史事,与李勣同为朝廷宰相。
   唐高宗欲在蓬莱、上阳、合壁等地建造行宫,又在京师养厩马万匹,调兵遣将,欲征讨四邻。张文瓘看到百姓徭役繁重,国家战事太多,人民不得安宁,就上疏说:"王者养民,逸则富以康,劳则怨以叛。秦征讨四彝,广修宫阙,第二世就灭亡了。汉武帝末年战争频繁,户口减半。隋朝灭亡的教训不可不引以为戒。俗话说,制化于未乱,保邦于未危。不能制于未乱之前,怎能救于既危之后呢?百姓忍受不了痛苦,必然酿成祸害。殷纣王失败的例子不远,隋朝就是一个。希望皇上对邻邦和百姓安抚,以免怨声载道。"高宗采信,节减很多人力、资财和战马,用于发展农业生产。
   咸亨三年(673年),张文瓘任大理寺卿,掌管全国司法,上任不久处理疑案400余件。他执法如山,断案公正,平冤匡义,被判处抵罪者死无怨言。文瓘常患小疾,狱中禁囚常为之焚香祷告,祝他身体健康。上元二年(675年),张文瓘官拜侍中,兼太子宾客。囚犯们听说他要调离,皆垂首哭泣。仪凤三年(678年),张文瓘病逝,享年73岁。朝廷赠其为幽州都督,谥号"懿"。
   张文瓘有4子,长子潜,中宗时任魏州刺史;次子沛,任同州刺史;三子洽,任卫尉卿;四子涉,任殿中监,皆至三品。时人谓之"万石君家"。
  
  谏征新罗
  仪凤三年(678年),新罗反叛,唐高宗欲发兵征讨。张文瓘正在家养病,得知后抱病进谏:“现在西部吐蕃入侵,正屯兵抵御。若再东征新罗,恐怕百姓难以承受。请陛下停止用兵,以安抚百姓。”唐高宗同意。
  不久,张文瓘病逝,终年七十三岁,追赠幽州都督,谥号为懿,并陪葬恭陵(孝敬皇帝李弘的陵墓)。
  
  轶事典故
  李勣入朝时,张文瓘和两位同僚前去饯行。两位同僚得到李勣赠送的佩刀、玉带,而张文瓘却什么也没得到。张文瓘非常奇怪,李勣道:“某人生性优柔,我赠他佩刀,希望他能果断;某人言行放诞,我赠他玉带,希望他能自我约束。而你没有什么干不好的,我还用赠你东西吗?”
  
  人物评价
  李勣:稚圭,今之管、萧,吾所不及。
  白居易:国朝以来,有刘德威、张文瓘、唐临大理卿,有魏徵虞世南颜师古为秘书监,设官之重,得贤之盛,人到于今称之。
  刘昫:文法,理具之大者,故舜命皋陶为士,昌言诫敕,勤亦至焉。盖人命所悬,一失其平,冤不可复,圣王所以疚心也。如唐临之守法,文瓘之议刑,时属哲王,可以理夺。
  王夫之:若宇文节柳奭崔敦礼辛茂将许圉师窦德玄乐彦玮孙处约、姜恪阎立本陆敦信、杨弘武、戴至德李安期、张文瓘、赵仁本郝处俊来恒薛元超高智周大安崔知温王德真郭待举岑长倩魏玄同者,皆节不足以守筦库,才不足以理下邑,或循次而升,或一言而合,或趋歧径而诡遇,竞相踵以赞天工。
  [以上内容由"漫天雪花"分享。]


同年(公元606年)出生的名人:
韩瑗 (606659) 唐朝宰相 陕西咸阳三原

同年(公元678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李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