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泸州 > 纳溪区人物

易体泉


[公元1909年-1992年]
  易体泉(1909—1992),纳溪县龙车乡人,1923年只身进泸州拾破烂、做杂工、当学徒维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与泸县中心县委书记田家英单线联系。为获取敌方情况,田派易打入国民党泸县党部任会计,其办公室在会议室楼上,易常趴在楼上用耳贴着楼板缝静听,不断向田提供情报。1941年国民党加紧搜捕共产党,田受敌特监视,秘密潜伏重庆,辗转延安,并更名陈野苹。继任泸县中心县委书记郭福裕被捕叛变,易失掉组织关系,从此开始40年的找党历程,他曾冒着被捕危险到重庆四处打听无果。建国后一封封信寄到中南海边疆、塞北均无回音。解放初期,易体泉在泸县粮食局工作,长期住小市。1953年“三反”运动中,易被定为“在国民党县党部任过职、在泸县粮食局代理局长期间-公粮几十万斤”等罪名判刑5年,开除公职,但他仍未放弃找党的念头。他说对自己不公,不是党的错,是个别人执行政策中的失误。1983年易的内弟邓本忠委托介绍他入党的省总工会主席余宁,利用进京开会之机打听田家英下落,终于得知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陈野苹就是当年的田家英。1984年11月21日泸县人民法院给易送来撤销原判、宣布无罪的判决书。12月县人事局通知恢复公职,办理离休手续。1985年4月2日,县委组织部把恢复党籍通知书送到易的病榻。是年5月陈野苹来泸在市招待所约见易夫妇,陈对易说,让你受委屈了;易激动地说:“我终于见到你了!”易体泉落实政策时已年过七旬,体弱多病,仍十分关心党的前途命运,1989年北京发生-,他心急如焚,多次写信给在西昌农学院任副教授的儿子要相信党的领导,不要上街-闹事。他生活简朴,处处为公家着想,病重后坚持住家庭病床,减少开支。医生一次开了两盒蜂王浆,一次开了20支干扰素针药,他听说后大发脾气,拒不服用。1992年2月临终前留下一份遗嘱:“我断气后,立即通知火葬场,把遗体运去火葬。用白布提包把骨灰盛在里面,用一张红纸剪成若干小块掺和在骨灰里,作为万点红灯伴我东流。由念游、亨远、邓平三人携于东门口码头搭船过江,把骨灰倾至江心,让它顺流东下。不开追悼会,不搞任何简单悼念仪式。不收任何人的礼物和变相的慰问品,有来要退还。希望组织上和有关老同志、老朋友,按我的遗嘱办事。不要向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我是一个光杆而来,光杆而去的人,一生毫无积蓄,这里有300元,以100元作为我的党费上交,剩下的付与两个孙女——易勤、易雨,拿去买党史书籍来读,以教育自己,成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有用之人。望吾儿念游,随时以党性要求自己,多为党和人民做些工作,只许做好,不许做坏。感谢爱人邓本容同志供养我三十几年,在我含冤过程中,你所受的痛苦是难以形容的,希望你不要悲伤,你又是多病之躯,应该好好护理自己。”
  [以上内容由"Cliffe"分享。]


同年(公元1909年)出生的名人:
贾陶 (19091976)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辽宁铁岭开原市
匡裕民 (19091977) 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中将 江西吉安万安县

同年(公元199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蔡文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