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南充 > 西充人物

杨仁叔


[公元1903年-1931年]
   杨仁叔(1903~1931),又名仁杰,字吉甫,号家瑞,西充县青狮镇苦竹垭村人。杨仁叔幼而好学,日有所长,渐对“有势利之心、依人作威、刮从民财以充欲望者痛心愤恨”。
   杨仁叔认为“研究学问,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当靠着人家督促的。要服务社会,做有益的分子,亦不得不尽心研究,也是不必要让人劝勉才鼓劲的”。1923年1月,他不顾父母劝阻,毅然离乡去成都宾萌公学求学。在学习中,经过比较使他认识到“新文化,真是改良社会的工具,倘中国教育普及,前程还未可限量”,因而“常以有志者事竞成自励,愿效愚公移山之举不审”,立志“改良社会,以富强我中国”。
   1926年秋,杨仁叔到上海大夏大学政法系深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写信规劝其父说:“乡间一般贫民和城市中一般工人,是多么苦啊!一天苦到晚,还得不到一个温饱,我们应该和他们抱一点同情心”。
   “四·一二”之后,上海血雨腥风,不少学生被逼失学,而杨仁叔不避艰险,坚决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这时,叛徒王光宇从上海逃回老家青狮,以妖言恐吓杨德儒说:“杨仁叔为一-危险分子”。这可使只有独子的杨先生丧魂失魄。他一面修书命仁叔“急束装归家”,一面削减费用资助,施以经济压力。杨仁叔节衣缩食,忍饥挨饿,即使贫病交加,也不肯动摇革命志向和放弃对崇高理想的执著追求。他致信父亲说理言义:“社会需要我迫切,还是家庭需要我迫切呢?家庭是社会构成者之一小部分,如果大的社会问题解决了,家庭亦当不成问题的随之而解决”。
   1928年夏天,杨仁叔受组织派遣回到故乡。他组织了一个“农民亲善会”,入会者30多人。他利用该会宣传农民群众,号召大家互敬互爱,联合起来,共同与地主阶级作斗争。他带领亲善会会员到南部、阆中广元一带探测地形,积极筹备开展武装斗争。
   1929年,杨仁叔到成都开办日新工业印刷厂和1家书店。一方面利用这些场所,为党组织活动提供据点,一方面以对外营业来换取组织活动经费。他还以拖黄包车作掩护,常年破帽旧衣,奔走于大街小巷,组织群众进行斗争。
   他利用西南大学校舍,开办贫民夜校,招收工人贫民中不能入学的青少年入学。他对学员进行革命和文化教育。
   杨仁叔也常常公开出没于工人、学生斗争的行列。1930年“五·一”节,成都工人开展庆祝活动,举行--,杨仁叔在独轮车工人中督队,带领一群工人,猛烈地摧毁了南台寺外国人的围墙。“五·四”青年节,他又组织学生-,反对杨森霸占工学院,要求学生有择师自由权。杨森调集警察部队,冲散学生-队伍,抓捕学生首领,疯狂地进行镇压。
   1930年9月,在广汉兵变中,杨仁叔组织西南大学学生印发“十大政纲”,进行宣传讲演,还带领学生运送武器弹药去接应、支援,配合曹荻秋任白戈的行动。
   1931年春,蓉城凄风苦雨,反动-挨户搜查,天天捕人杀人。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组织安排杨仁叔转移。二月,杨仁叔改名杨德光,以《新蜀报》记者身份下渝州,杨仁叔担任中共川东特委组织部长、代理书记。6月,川东特委改设中共江(北)巴(县)中心县委,杨仁叔又任组织部长。
   9月9日,杨仁叔在重庆十八梯1家茶馆中与江巴中心县委军委书记李家俊接头时,遇敌侦缉队。杨仁叔被侦缉队中的一叛徒刘文达指认,遂不幸被捕。敌人千方百计对杨仁叔诱降。西充旅渝的军官和一些政客,为刘湘卖命,纷纷前去辗转游说。杨仁叔的舅父严纯武也受刘湘之命,对其苦口相劝。严纯武对杨仁叔说,只要你说一句“共产党不好”,便可安然脱险,恢复自由,而且还能得到高官厚禄。杨仁叔严辞拒绝:“你去做你的官,我当我的囚犯。我愿作共产党的鬼,不做国民党的官。”
   杨仁叔被捕之后,江巴中心县委积极组织营救。不几日,就杀死了刘湘的特务数人,刘湘恼羞成怒,下了毒手。9月20日,从刘湘的军部到较场坝,-夹道,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而杨仁叔颜色不变,神采飞扬,沿街宣传共产主义,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不止。两旁观众,多有叹息,且为之下泪。杨仁叔英勇就义,时年27岁。
   杨仁叔的遗体由驻渝经商的表兄收殓,灵柩送回故里安葬。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授予杨仁叔“革命烈士”光荣称号。
   1983年3月,西充县人民政府重新修复杨吉甫墓地,立碑志念。
  [以上内容由"黑手"分享。]


同年(公元1903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1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赵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