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仙桃人物

杨会康


[公元1866年-1939年]
  杨会康(1866—1939),亦名萃元,字仲颐,号筱簏。沔城南门人。18岁中秀才,25岁中举人。1903年由其兄介康出资捐官候补道,分发江西。次年任九江木关道,驻湖口征税。1909年调江西巡警道,1910年调江西分巡南(昌)瑞(州)袁(州)临(江)兵备道,监管水利。1911年10月,武昌革命军起,江西响应,杨携眷回沔城闲住。民国初年,被选为沔阳县自治会参事室议员。后张勋复辟,杨上本向宣统“恭请圣安”,以示忠诚。1921年再赴江西,次年任江西省实业厅长。1925年2月任湖北省财政厅长,8月任政务厅长。1926年代理湖北省主席,北伐军攻克武昌,被游街关押。后回沔城居住,1939年病逝于四川万县。生平喜咏诗作文,曾与李心地等组织“沔城诗社”,编有《古复诗草》,自费刊行,另著有《卓观楼文集》。
   沔城有个杨秀才,信奉“学而优则仕”的古训,一边行医卖字,一边悬梁刺股。虽然才高八斗,但屡试不中,不免忧郁成疾,而立之年撒手寰尘。丢下孤儿两个,大的叫介康,小的叫会康。一个六岁,一个两岁。
  当家人走了,老杨家却没有败落,母子同心,铸就百年辉煌。未亡人岳氏守寡五十五年,芳名远播,获贞节牌坊一块,不知是否在“沔城四十八牌坊”之列,但名至实归。两个儿子也争气,双双成龙,当上国之重臣。
  先说介康。介康天资聪颖,三十岁中进士,皇恩浩荡,留在翰林院编修国史。虽说衣食无忧,但老是魂不守舍。没别的,想念0和弟弟呀!0一日三餐,缝补浆洗,奉献了毕生精力,是不是该老有所养呢?还有弟弟,长这么大,没穿过一条像样的裤衩,连书包都是哥哥用剩下的,好生可怜!想想好久没往乡下寄钱了,介康心存愧疚。工作倒是清闲,但薪水少,又没有灰色收入,长此下去,振兴家业的理想怕是要落空了。介康很精明,想了个脱身之计,某日上疏,故意在折子上写了个错别字。丞相看了直皱眉头,这种水平,怎么混到中央来了呢?于是一本奏上,将这个“白字先生”贬到广东鹤山,当了个七品芝麻官。广东多的是富商大贾,贿赂之风盛行,好像没把钱当钱,介康如鱼得水,荷包渐渐丰满。以后也不求上进,安心本职,前后十几年辗转西宁新会潮阳等县,捞了不少银子,杨家渐渐发迹。
  会康的才华不可小视,远在哥哥之上,不仅会写诗作文,而且精通武艺,可谓文武双全。可惜运气不佳,平时玩龙头,考试摆龙尾,步他老爸后尘,中了个举人就原地踏步了。会康以为是水平欠缺,更加拼命,发愤忘食,身体都搞垮了。哥哥受官场熏陶,深知钱能通神的道理,就捐出一万两白银,替弟弟买了个“候补道”的官衔。哪知会康的官运好得出奇,别人等得花儿都谢了也候不到缺,他一眨眼就补了个九江道台。是个肥缺,一般人羡慕不来。会康感慨万千,十几年的书都白读了,还是银子好使啊!湖口是江西竹木和农副产品的集散中心,会康兼任税务总监,趁机大发横财,不到一年就把债务还清了。光绪年间,杨家在沔城南门正街大兴土木,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荣禄第”,门前竖起高高的旗杆,彩旗迎风招展,猎猎有声,真是光宗耀祖啊!
  会康是个帅哥,身材魁梧,五官端正,外表威严镇定,貌似千军万马的统帅,被清廷看中,文官武用,改任江西巡警道。其实他外强中干,胆儿特小。辛亥年武昌首义,江西的革命党人积极响应,攻占了省府。会康闻风而逃,也不知跑哪儿去了,衙门不可一日无主,大伙儿上天入地地找。一连几天找不到,夫人就呼儿唤女,到江边雇了条船,打算回沔阳。也巧,会康也跑到江边来了,没头苍蝇似的,钻进船舱再也不敢出来。
  会康在乡下赋闲好几年,差点被人遗忘。民国二年,有人动议将沔阳县治迁往峰口,本来理由充分,好处多多,议会也通过了,但会康眷念故土,激烈抗议,官司打了五年,从县到省一直打到北京内政部。会康以寡敌众,最终获胜,峰口的县0大楼建了一半,还是下马了。原来会康中途去过北京,带了些银两四处打点,跟段祺瑞黏糊上了,在内政部当过官,人熟。经此一战,会康名声大震,以后每遇大事,知县都要登门拜访,看他的脸色行事。
  其实会康在内政部没干几天,事迹也不大光彩。由于执0跟-互不买账,闹起了“府院之争”,段祺瑞-下台,会康失了靠山,惶惶不可终日。这时候“辫帅”张勋凑热闹来了,五千辫子军打进京城,赶走黎元洪,拥宣统登基。会康为了保住官位,嫁接了一条假辫子,戴上红顶花翎,穿上蟒袍玉带,跟一帮遗老遗少跪在小皇帝跟前山呼万岁,出尽了洋相。张勋复辟失败后,北洋0要抓辫子党,会康吓得神经错乱,又跑回沔阳了。
  好在段祺瑞顾念旧情,不久会康官复原职,又吃上了皇粮。一九二五年,湖北都督肖耀南提出“鄂人治鄂”,会康回湖北佐理实业厅,转而升财政厅长。刚上任就碰到金融风潮,堂堂财政厅拿不出钱来,教师工资不能兑现,又是-又是-。那时候还不流行打白条,会康穷于应付,只好避而不见。事情越闹越大,财政厅受到冲击,小朝廷街的杨公馆刚刚修缮一新,就被砸了个稀烂。门前还贴上一副对联,把咱们杨大厅长挖心挖肝地奚落了一顿。上联是:泥首称臣,江西九江兵备道;下联是:甘心祸鄂,湖北沔阳杨会康。
  为了平息事端,肖耀南准他称病辞职,三个月后重新启用,又给他压担子,担任政务厅长。会康心存感激,真心实意地为民国0干了几件实事。沔阳人胡光麓,时任孝感县长,-渎职,会康不徇私情,坚决予以查办。沔阳知事廖溥卷了一笔巨款畏罪潜逃,在外面担惊受怕,觉得还是官饭好吃,托人送了一千块银元买官,被会康严词拒绝。除此之外,他还兼任商埠局局长,主管城市开发。武昌毡毛厂是块好地,被一个有背景的大款霸占多年,谁也没拿下来,会康不避权势,强行收归公有,并力排众议,引进外资数十万,办了一家股份制商场。
  会康精明能干,政绩卓著,本来当个省主席绰绰有余,但名额有限,始终居肖耀南之下。不光是委屈,还闹出了笑话。北伐军逼近武昌的时候,肖耀南来了个金蝉脱壳,要会康代理省主席,自己退居二线。会康不肯,肖耀南拿感情压他:“杨兄,你我乃莫逆之交,一定要为我分忧啊!”就这样,会康磕磕碰碰当上了一生中最大的官儿。才个把月的光景,武昌城破了,会康瘾还没过足就被撵出省0,灰溜溜往乡下跑。这次没那么便宜,乡下的农-动搞得汹涌澎湃,人一到沔阳就被抓起来了,送进武昌农协监狱。
  会康最大的幸运,是生了一双出类拔萃的儿女。一个是新闻巨子杨潮,一个是号称“金箭女神”的杨刚杨刚效仿缇潆救父,写了份申诉书,寄给国民0主席汪精卫。她毫无隐瞒,历数父亲的历史罪过,同时也认为他并非十恶不赦。其中列举了两件事。一是响应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号召,主动把莲花池退归公有,施惠乡民;二是曾经营救过同盟会员孙筱庭,总算对革命有功。
  汪精卫公务繁忙,申诉书在办公桌上睡了几个月大觉,被他老婆陈璧君拆开看了。陈璧君非常欣赏杨刚的才情和勇气,叫副官找到杨公馆,请杨刚当她的私人秘书。杨刚当时还是学生,自然达不成协议,但会康的命救回来了。
  出狱的时候,会康头发凌乱,满身污垢,腿上长满疖子,白丝绸衣裤皱皱巴巴揉成一团,哪里还有半点帅哥的影子?宦海沉浮几十年,竟是这么个下场,寒心哪!从那以后,会康心灰意冷,对仕途再也没什么兴趣了。徐源泉组织十万大军围剿洪湖苏区时,许下高官厚禄,拉他回乡督师“剿匪”,他冷笑一声,没理睬。人这一辈子,年轻时候干了些什么不重要,晚节可千万得保住了。
  [以上内容由"*心碎了无痕*"分享。]


同年(公元1866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9年)去世的名人:
朱文鑫 (18831939) 著名天文学家 江苏省苏州昆山

下一名人:夏愚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