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四川 > 达州 > 大竹人物

徐德


徐德介绍:

  徐德原名徐世辅,字天齐,1904年生,大竹县杨通乡人。1922年入大竹县中学堂,读第五班。
   1923年秋,徐德到了成都,因生活无着,不得不混迹于军旅,在军阀唐廷牧师作排长。此时,徐德有幸和车耀先相识。两人过从甚密,交情日笃。经车耀先指点,徐德于1925年秋赴广州,考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读第四期。
   在黄埔军校,徐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满怀热情地宣传马列主义,扩大共产主义的阵地,还经常给母校大竹中学写信,不断邮回《新社会观》、《共产党宣言》、《向导》等。徐德给校友的信,大大鼓舞了母校同学的革命热情。


   1926年5月,在广东的国民政府开始北伐。徐德尚未毕业,便加入了北阀军的战斗行列,并担任了领导职务。徐德随部转战两湖,于1927年春驻湖北孝感。治军之余,继续和大竹籍革命青年保持联系。
   大革命失败后,徐德和其他聚集在武汉的大竹同志决定返回大竹,把革命的火种播到故乡。1927年7月底或8月初,徐德和游九川、郭子权等相继返回大竹。
   8月下旬,徐德、王绍先、郭子权、黄传谟、邹俊铭等前往邻水帽壳寨(今邻水新镇乡金盆村)游九川家,召开了一次在大竹地方党史上有着重要影响的会议。经反复商议,决定建立“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大竹县特别支部”,代号“夏书贤”(“大竹县”的谐音),暂由徐德任书记,游九川任宣传,王绍先任组织,并将建党情况报告中共四川临时省委。特支确定的工作任务,一是发展党的组织,二是组织农民协会,三是建立革命武装。
   他们首先清理、吸收了原有党团员,又积极慎重地发展了一批新党员。大竹县党员总数很快达28人。徐德与特支其他成员在知识分子和贫苦农民中广泛宣传共产主义、唯物史观,马列主义在大竹三山两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9月,临时省委来函同意大竹建党,并派刘起予前来指导。特支遂在王绍先家里召开会议,正式成立中共大竹县委,徐德任书记,郭子权任组织,王绍先任宣传,县委化名“朱伯智”。
   当时是,杨森部白驹师盘踞大竹。白师明兵暗匪,横征暴敛,00,-烧杀,作恶多端。人民谈兵色变。豪绅亦不堪其扰,他们由明拖暗抗而厉兵秣马、剑拔驽张。贫苦农民和地方豪绅居然有了“赶走白驹”的共同呼声。县团练局长张载之被富贾乡绅推为公开反对军阀的领导人。张载之以为升官发财的机会已到,颇想趁机出出风头。军、团冲突一触即发。
  徐德审时度势。他认为利用军团冲突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且能够削弱军阀、团阀的力量,并为我党开展活动与掌握武装创造条件。他积极设法接近张载之,打入了团练局。他的善辩与表现出来的军事才能颇受张载之等人的器重。有了这位黄埔学生的辅佐,张载之挺挺胸脯,决定与白驹一决雌雄。1927年下半年,团阀与军阀在庙坝、石桥一带干开了。时称“军团冲突”。
   1927年10月,中共四川临时省军委根据大竹军团冲突的条件,拟定了《大竹县武装-计划》,认为大竹军团冲突“是四川首先爆发农民-的绝好机会”,“省委很坚决地乘着这次军团冲突的机会,决定在大竹举行一次农民的武装-,命令大竹全体同志在省委特派员指导下切实执行”。
   大竹县委为此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徐德、冯永年继续留在团练局,在军团冲突中推波助澜。徐德“指挥部队颇具干济之才”,得到张载之的信任,被委为壮丁联合会的总指挥;派共产党员郑茨青代表大竹人民到万县向杨森-;派徐永弟到五区,张向华到高家乡,谢文华到柑子乡一带组织农民协会,开展农-动。
  军阀、团阀之间毕竟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双方零敲碎打、持续40余天后,各自偃旗息鼓,未酿成大的战事。
   然而团阀毕竟赶走了军阀。张载之“敬恭桑梓”有功,得奖章一个,匾一块,银元八千,百姓讥之为“二八包袱”;徐德也因此当上了大竹县团务委员,并兼任第五区区长。时在1928年春。
   省委利用军团冲突举行农民-的计划没有完全实现。
   县委立即采取应变措施。为让徐德更好地利用合法身份从事党的工作,大竹县委改组,郭子权接任书记,王绍先任宣传,徐世英任组织。4月,县委再次改组,陈俊山任书记,徐德负责军事。改组后的大竹县委,通过了徐德的军事计划:打入大竹县团练委员会,掌握民团武力;在各场的民团中组织壮丁联合会。县委还决定到乡间发动群众,积蓄力量,创建苏维埃政权。
  徐德设区署于大庙寨。他表面上应付公务,实际上继续领导着全县党的工作。他选了20余名区丁,作为开展党的工作的骨干。他对区丁们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死算什么?要死得其所!区丁徐世训,便是徐德的一位颇有胆气的通讯员。徐世训白天跟着徐德在区署,晚上便被派往各处联络:跑文星找徐世英,跑吉星找邹俊铭,跑兴隆找郑茨菁……分散在各地的革命同志互相配合,互相呼应,创建苏维埃的工作在紧张进行。
   在县委建立革命武装的基地杨通乡,徐德大力斡旋,终于让共产党人徐光和担任了这个乡的教练长,从武汉中央农-动讲习所回乡的共产党人徐永弟也到练丁中负责政治工作。杨通乡的乡丁队伍,实际上已被党组织掌握。
   在高家坝,在新镇铺、乌木滩、永兴场等地也有共产党人在发展农民协会,筹措革命武装。
   徐德则利用团练委员会的合法身份,集中全县团队,秘密组建革命武装。
   农-动在蓬勃发展,仅徐德的家乡大庙寨,农协会员就有800多人,各地农协会员总计5000以上。创建革命军队的工作有了一定眉目。杨通乡的镰刀铁锤旗已经做好,农协会员聚会在大庙寨上,激动地说:“我们就要-了!工农革命军就要成立了!我们就要与镰刀斧头旗见面了!”
   然而,县委的油印文件被大竹县长陈石渠查获,农协会的镰刀铁锤旗招来了国民党的密探,徐光和、徐永弟等发行乡公债券亦被地方劣绅多次告发。国民党政府向尚在孕育中的苏维埃政权举起了屠刀。1928年春末夏初,陈石渠下令逮捕徐德,搜捕其他共产党人。
   首先得到情报的是徐世英。他星夜送信到大庙寨。徐德和县委其他同志陆续撤离大竹县。党辛苦聚集起来的革命力量,被扼杀在摇篮中。
   徐德到了重庆,住牟家湾。刚刚稳定下来,便设法和在家乡的徐永弟、邹俊铭取得了联系,以图再起。然而事有凑巧,徐德在山城竟和大竹驻军团长吴连生狭路相逢,遂被捕。重庆地下党组织几经周折,才将徐德保释出来。
   1928年7月,徐德辗转到了上海,驻上海法租界的拉都路。他很快和党的组织接上关系。当时的法租界,有党的法南区委,李富春任书记;有法租界地方党的支部,书记张沈川,成员有钱壮飞胡底、老金、徐德。支部的主要活动,是散传单,搞飞行-,扩大党的影响。支部还根据李富春的意见,组织了特别宣传队,支持法租界电车工人大-。无论是密室策划,还是街头点火,徐德都积极参与,既热情奔放,又老练沉着。工人中有了疑难与纠纷,他也尽力排解。他的老练、机智与热情,赢得了法电工人的尊敬。
   当时住在上海法租界的,还有罗瑞卿任白戈等。徐德常与他们聚会,学习党内刊物,探讨马列主义,在共同的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上海,徐德曾两次被捕。一次,是领导法电工人大-时,被法国巡捕房逮捕,关在巡捕房的房顶。工人们迅速和他取得联系。当天晚上,工人切断电源,巡捕房一片漆黑。徐德知道机会到了,立即行动。工人们在门口接应着,背着他;层层楼口都有工人接应;一直把他背到巡捕房后门口,外边接应的人立刻用人力车把徐德送到安全地带。第二次身陷囹圄,则是罗瑞卿多方奔走,并且卖了仅有的铺盖设法营救。
   1929年,党中央同意江苏省委建议,决定在苏北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至1930年3月,红十四军成立了一个纵队,辖3个支队,分布在南通如皋等县打游击。
   1930年7月16日,徐德以特派员身份来到如皋西乡。在如皋,经过徐德和如泰特委以及红十四军同志的努力,不到半月,“雇农加入雇农工会与斗争的有万人以上,影响至少两三万”,“成立的赤卫军有四五万”。 29日,徐德召集如泰红军的联席会议,“决定抓紧八一来布置黄桥为中心的总-,并成立-委员会来指挥-”。
   经过几天的宣传鼓动和组织准备,1930年8月3日,黄桥-打响了。红军主力由红十四军军长兼政委李超时和特派员徐德负责指挥。红军战士是勇猛的。徐德和李超时在指挥中显示出了谨慎而又大胆的风格。
   正在攻城部队向纵深发展的时刻,内奸李吉根、李吉平突然分别从南路、东路撤兵,并把敌李长江部暗中引到红军背面。红军腹背受敌,又无巷战经验,-撤离。
   8月7日晚,徐德由如泰返回上海,在红十四军住沪办事处向中央长江局军委书记刘伯承作了汇报。
   8月下旬,国民党江苏省制定了协剿红十四军的计划,他们派重兵四面包围赤色区域,各地地主豪绅也抓紧发展民团、白龙堂、联庄会、保卫团等,-笼罩着苏北。
   8月25日,红十四军主力由如皋西乡中心区开赴镇涛。李吉根在后方公开叛变。30日,徐德通知东进镇涛的红军全部开回中心区镇,镇压反动派。31日,徐德主持召开如泰两县负责同志会议,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去泰兴,一路留在如皋西乡,以扩大红军宣传和镇压反动派。
   徐德返回上海,向-详细汇报了如泰地区的工作。他认为“不坚决去扩大赤色区域,不加紧城市工作和组织士兵-,断送了如泰第一个革命0”,他坚信“第二个0马上就要到来,而第二个0比第一个0来得更坚决更伟大。”1930年9月8日,徐德草拟了《今后的策略路线和工作布置》,提出以黄桥为中心,“重新建立并扩大赤卫军”,“建立苏维埃政权”。他还制定了“赤卫军条例”,对赤卫军的成分、任务、组织、纪律等提出了详尽的设想和周密的实施细则。他把这个书面汇报送给刘伯承。
   徐德用心良苦,计划是周详的,蓝图是壮观的。然而,敌大军压境,内奸从中作乱,加之红军思想准备不足和战略部署失误,红十四军陷入被动。徐德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通海、如泰两个游击区的红十四军,都被敌人打散。
  1930年底,徐德和妻子斐韵文到了香港,与蔡和森、李富春、蔡畅等一起,在党的香港特委工作。1931年6月,徐德再次返回上海,在秦邦宪、刘伯承领导下工作。
   1932年底,徐德离开上海。这以后,徐德转战在祖国的万里山河,他把他的热情、他的血肉之躯献给了中国革命。何时血染疆场,何处青山有幸,人们一直怀念着、寻觅着。1957年罗瑞卿致函烈士的女儿徐飞飞:“据说你父亲徐德同志大约在1934年或1935年江西赣东北苏区牺牲”,“直到牺牲时,一直是为革命工作的”。
  [以上内容由"rain-rain"分享。]


相关院校:

同名人物:
同年(公元1904年)出生的名人:
下一名人:胡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