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陕西省 > 西安人物

韦安石


[][公元651年-714年,唐朝宰相]
  韦安石(651年-714年),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朝宰相,北周大司空韦孝宽曾孙。
  韦安石出身于京兆韦氏郧公房,早年历任乾封尉、雍州司兵参军、膳部员外郎、永昌令、并德郑三州刺史、文昌右丞,并以鸾台侍郎之职加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相,后因得罪张易之被外放为扬州长史。
  神龙政变后,韦安石历任刑部、吏部尚书,五月代张柬之为中书令,再次拜相,封郧国公,之后被罢为户部尚书,不久由户部尚书升任侍中,又改封郇国公。睿宗年间,韦安石因力保唐玄宗,不肯依附太平公主,被削去实权,担任尚书左仆射。
  开元二年(714年),韦安石因得罪太常卿姜皎,被诬陷治罪,贬为沔州别驾,不久病死于沔州。时年64岁,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追赠同州刺史,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因其子韦陟显贵追赠韦安石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郇国公,追谥文贞。
  早年经历
  韦安石明经及第,累迁至乾封县尉,深受雍州长史苏良嗣器重。永昌元年(689年),韦安石升任雍州司兵参军。当时,苏良嗣担任文昌左相,特向武则天推荐韦安石,擢升他为膳部员外郎。此后,韦安石历任永昌县令、并州司马、并州刺史、德州刺史、郑州刺史。他生性持重,不苟言笑,为政清廉,深受官民敬畏。
  
  担任宰相
  久视元年(700年),韦安石改任文昌右丞,不久又拜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相,并兼任太子左庶子。长安三年(703年),韦安石担任神都留守,并管理吏部、刑部尚书事务,后与崔神庆一同担任皇太子李显的侍读。
  长安四年(704年),韦安石代理纳言,又加检校中台左丞。不久,韦安石上表皇帝,检举张易之兄弟的罪状。武则天无奈,只得命韦安石与夏官尚书唐休璟进行审讯。审讯尚未结束,韦安石便被调离朝廷,外放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
  神龙元年(705年),张易之兄弟被诛,太子李显继位,是为唐中宗。韦安石被征拜为刑部尚书,后改任吏部尚书、知政事,再次担任宰相。五月,韦安石接替张柬之,升任中书令,封郧国公,并兼任安国相王府长史,后又罢为户部尚书。
  景龙三年(709年),韦安石升任侍中,监修国史。
  
  保护太子
  景云元年(710年),唐睿宗继位。韦安石进拜太子少保,改封郇国公,后历任侍中、中书令。景云二年(711年),韦安石被加封为开府仪同三司。当时,太平公主图谋不轨,欲拉拢韦安石,并派女婿唐晙去邀请韦安石到府中议事。韦安石却推辞不肯前往。
  后来,唐睿宗秘密召见韦安石,对他道:“朕听说朝中-都倾心归附太子,你应对此多加留意。”韦安石答道:“陛下从哪听到这种-之言的?这一定是太平公主的主意。太子对社稷立有大功,一向仁慈明智,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天下称赞。希望陛下不要被谗言所迷惑。”唐睿宗当即醒悟:“朕明白了,你不要再说了。”
  当时,太平公主就藏在殿中帘子后面,对这段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公主大怒,命人散布各种谣言,陷害韦安石,想把他下狱治罪,却因宰相郭元振极力保救,没有成功。八月,韦安石升任尚书左仆射,兼太子宾客,仍为同中书门下三品。他虽得到一些尊崇的虚衔,但却被削去了实权。
  
  屡遭贬谪
  十月,唐睿宗登上承天门,道:“如今朝廷政教存在很多缺陷,各地水旱成灾,国库日趋枯竭,官吏日益增多,这虽是朕德行浅薄所致,也和诸位宰相不称职有关。”于是将韦安石、郭元振窦怀贞李日知张说五人同时罢相。韦安石仍保留尚书左仆射的虚衔,并充任东都留守。
  后来,韦安石的女儿病逝,妻子薛氏怀疑是受到女婿宠婢的巫咒,命人将这个婢女抓捕,并殴打致死。韦安石因此受到御史中丞杨茂谦的-,被贬为蒲州刺史,不久又改任青州刺史。
  韦安石在蒲州时,曾拒绝太常卿姜皎的请托,因此与姜皎结怨。开元二年(714年),姜皎之弟姜晦担任御史中丞,指使侍御史洪子舆-韦安石,洪子舆不肯。监察御史郭震为迎合姜晦,越级上奏道:“中宗驾崩时,遗命上皇(唐睿宗,时为相王)辅政,宗楚客韦温却篡改遗诏,削去上皇辅政之权。韦安石时为宰相,不能有所匡正,理应治罪。”唐玄宗遂将韦安石贬为沔州别驾。
  不久,姜晦又上奏朝廷,认为韦安石在督造定陵时曾贪占官府财物,朝廷又派人到沔州抄收赃物。韦安石叹道:“这只不过是想要我死罢了。”他愤恚不已,不久便病死在沔州,终年六十四岁。
  开元十七年(729年),唐玄宗追赠韦安石为蒲州刺史。天宝元年(742年),韦安石因儿子韦陟显贵,又被追赠为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郇国公,赐谥文贞。
  
  轶事典故
  
  武则天晚期,张易之兄弟恃宠专权,韦安石却数次当面折辱。一次,张易之将蜀商宋霸子等人引入宫中,参加武则天所设的宴会。韦安石奏道:“商人身份低贱,不应参与宫廷饮宴。”说罢命人将其逐出,满座为之失色。凤阁侍郎陆元方叹道:“这是真宰相,不是我们能比得上的。”
  
  人物评价
  
  刘昫:大帝、孝和之朝,政不由己,则天在位,已绝缀旒,韦后司晨,前踪覆辙。当是时,奸邪有党,宰执求容,顺之则恶其名彰,逆之则忧其祸及,欲存身致理者,非中智常才之所能也。况元忠、安石、巨源、至忠、彦昭等行非纯一,识昧存亡,徇利贪荣,有始无卒,不得其死,宜哉!
  宋祁:魏、韦皆感概而奋,似矣。及在惸上侧臣间,临机会,不一引手揕奸邪之谋,诚可鄙哉。至牴后艳主以烝谮撼宗社,亦不肯从也。古所谓具臣者,谅乎!
  王夫之李日知魏元忠唐休璟、韦安石当武氏之世,折酷吏之威,斥宣淫之魂,制凶竖之顽,怀兴复之志,张挞伐之功,皆自命为伟人,而为天下所属望者也。及其暮年,潦倒于韦氏淫昏之世,与宵小旅进旅退,尸三事之位,濡需于豢养,殆无异于鄙夫。
  [以上内容由"lemony95"分享。]


同年(公元651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714年)去世的名人:
张仁愿 (?~714) 唐朝宰相、名将 陕西省渭南临渭区
李峤 (645714) 唐代文章四友,唐朝宰相,唐朝诗人 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

下一名人:张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