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莱芜 > 莱城区人物

王毓华


  王毓华,原名王连茹,字子英,号佩石,1887年生,今莱芜城区寨里镇王围子村人。山东法律讲习所毕业后,考入北京清华学校,因家庭无力供给辍学,为谋生计,曾在北洋0-倪桂殿家任家庭教师。上世纪20年代初,孔子七十七代嫡孙孔德成,嫡孙女孔德齐、孔德懋正值幼年,需入学读书,欲聘家庭教师。因孔德成为末代“衍圣公”,所以对师资条件要求极为严格,曲阜济南均无合适人选,只得派人去北京遴选师资。此时,在北洋0任职的孔祥榕,为孔子七十五代孙,与倪桂殿过从甚密,即请倪为孔府物色教习。而其时正逢倪桂殿之子刚刚考上大学,倪便向孔祥榕举荐了王毓华。此前,孔祥榕在倪家与毓华先生即有所交往,了解其人格、学识。孔祥榕将此事函告孔府,孔府立即派人前来考察。考察者见毓华先生性情和善,待人诚恳,学识渊博,风度儒雅,感到十分满意。后又与孔府族人及孔德成先生之母陶夫人反复磋商、斟酌,于1923年决定聘毓华先生为孔府家学教习,派专人去北京接毓华先生来曲阜任教。
  孔府家学位于孔府内宅前堂楼、后堂楼的西侧,为一独立大院,与内宅有一小门相通连。北屋为正房,抱柱上有孔德成先生的另一位老师吕金山先生撰写的对联——“东趋家庭,学诗学礼承旧业;西瞻祖庙,肯堂肯构继前人”。该房为五大间。正房明间正中设条几、红木方桌、扶手椅,几上陈列古钟、古瓶、古镜。两端配以书架,架上排满古书,有《四书》、《五经》、《二十四史》、《诸子集成》、《唐宋诗集》等等。东间为毓华先生书房兼卧室,西面放书架,南面临窗处置书桌,北面是毓华先生休息时所用紫檀木顶子床。西间为教室,正中墙上挂孔子画像,中央置大书案,上铺蓝色桌布,老师坐北朝南,学生坐南朝北,此为孔德成与其两位姐姐受课的地方。孔德成的姐姐出嫁后,曲阜名医刘梦瀛先生之子刘长厚为伴读,陪同孔德成先生一起听课学习。后刘长厚先生在孔府做事,解放后在孔府管理委员会工作,为曲阜市政协委员。学屋院子甚大,南北狭长,大门朝南,门内有影壁一道,上绕常青藤,影壁前有上水石盆景一座,院内花木扶疏,环境清幽整洁。大院东北角有一小院,为孔德成先生另一老师、清末翰林庄陔兰的居室。当时,庄老师年事已高,由其长子庄熙甫服侍其起居;其次子庄华封在省立曲阜二师任教,亦回学屋食宿。该院还有西配房三间,为学屋佣人吴健章、陈庆璜的居室,二人负责伺候老师膳食、饮水及打扫室内外卫生诸事宜。
  毓华先生是末代“衍圣公”的启蒙老师。他是新式学堂毕业,又久居北京,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较深,有一定反封建意识,思想也很开通。他所开的课程有语文、数学、历史、地理等科目,均为新学,每天还有一定时间教授书法。毓华先生对教学一丝不苟,精心备课,力求讲解生动,并布置一定数量的作业,让学生在自修时间完成。他对孔氏姐弟要求严格,决不因孔德成是小“公爷”、“奉祀官”就放松要求。孔府不时有达官名人来访,孔德成年龄虽小,但也要参加送往迎来,拜会宴请等礼宾活动。毓华先生总是严格限制其会客时间,要求按时回来,以免影响学业。毓华先生以教授新学为主,孔氏族人怕圣裔忘记0,儒学失传,又准备请名师教授经书。此时,清末翰林庄陔兰随中国邮政代表团来曲阜参观,他系山东省莒县人氏,对经书、书法有很高的造诣。经孔府挽留,他答应客居孔府,但不要报酬,只需孔府供给食宿。此后,庄老师又介绍举人吕金山先生来孔府任教,之后孔氏姐弟所学课程就以儒学为主,新学为辅。三位老师彼此尊重,相互合作,处得很好。
  毓华先生思想上有进步倾向,一向反对妇女缠足。后来孔德齐开始缠足,终日因疼痛啼哭。毓华先生坚决主张放开,吕金山老师对此议也不表示反对。孔府是特别尊师的,既然老师说了,也只好听从,于是孔德齐、孔德懋才得以成为孔府中第一代“天足”的妇女。1981年全国政协委员孔德懋女士在所著《孔府内宅轶事》一书中,亲切回忆了自己幼年时的老师王毓华先生,表达了自己的怀念之情。
  孔德成小时候与其母陶夫人一起睡觉,但在他7岁时陶夫人患半身不遂,自此之后,孔德成白天跟毓华先生读书,夜晚就与毓华先生一起在学屋东间就寝,直至17岁结婚时,才迁至内宅后堂楼。毓华先生对孔德成关怀备至,不时嘘寒问暖,而且夜间还经常起来为他盖被。孔德成在其母去世后不久,曾大病一场,由曲阜名医刘梦瀛先生诊断处方,派人去老字号中药铺“裕德堂”抓药。泡药前,毓华先生总是逐一开包检验,竟查出一味药包错,其药性与处方中其他药物相反。毓华先生看过不少中医药书籍,粗通药理学,深知如误用此药,后果不堪设想。毓华先生立即携带所有药物赶赴“裕德堂”,掌柜一看,大惊失色。经查对,原是店中伙计一时疏忽所致。毓华先生对掌柜也未深加责备,只嘱他今后一定要小心谨慎,更换药物后立即赶回孔府,此后未对任何人提及此事。对此,“裕德堂”掌柜非常感激,与毓华先生成为朋友,而且时有往来,切磋医术,直到毓华先生离开曲阜为止。
  孔德成之母陶夫人病情日益沉重,去世前三天,她请孔德成的堂伯母袁氏、庄陔兰老师、王毓华老师三人至病榻前,垂泪托孤。她特别指出,毓华先生看着孔德成长大,熟悉他的禀性,请予多加关照,使其长大成人,并让孔德成向几位长者叩头拜谢。
  1930年4月,发生了阎冯倒蒋事件,曲阜成为战场。阎军的炮火打进城里,孔府孔庙多处中弹被毁,孔府中乱作一团。此时,毓华先生携孔德成躲进后堂楼楼梯下的三角空隙处。忽然一颗炮弹穿破楼顶正落在楼梯上。毓华先生将孔德成摁倒在地,以身体相掩护,只听见炮弹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幸而没有0,二人才幸免于难。
  “九一八”事变后,面对日寇入侵,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此时,毓华先生出于知识分子的爱国良知,每天晚自修时,向孔氏姐弟讲述岳飞精忠报国、文天祥宁死不屈、史可法抗清殉国的历史故事,对他们进行爱国主义和民族气节教育。
  1935年,日本东京汤岛孔庙落成,日本0邀请孔德成和孟子后裔孟庆棠去日本参加落成典礼。从日本推出满清废帝溥仪建立的伪满洲国的情况看,日本有可能扣留孔德成,利用儒家文化的影响,为其侵略乃至灭亡中国的罪恶阴谋服务。鉴于上述情况,毓华先生力主不可前往,孔氏族人也反对孔德成赴日,最后孔德成以有病为名拒绝了日本的邀请。
  “七七”事变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军队驻兖州七十二师师长孙桐萱突然来到曲阜孔府,带来蒋介石急电,要孔德成立即前往重庆,而且要连夜动身。临行前,孔德成委托其本家叔父孔霅光为代理“奉祀官”,请庄陔兰、王毓华二位老师协助孔霅光照管府务,并将内宅前堂楼、后堂楼及所有箱柜的钥匙一箱交毓华先生保管。前堂楼、后堂楼存有大量文物珠宝,名人字画,孤本善本,有的堪为国宝。毓华先生深知责任重大,便将此箱锁钥放在床头大柜之中,并加上双锁。如需使用,则约请庄老师、孔霅光同去开锁,从不独身前往,以免引起非议。抗战胜利后,毓华先生到南京,亲手将钥匙交还孔德成。
  孔德成先去汉口,熟悉官场礼仪的吕金山老师随同前往。在汉口,孔德成之妻孙琪芳女士生下长女,因出生湖北,故取名“维鄂”。后又在重庆生长子、次女,因四川古为益州,又有邛崃山,故其长子取名“维益”,次女取名“维崃”。孔德成每个孩子取名,都由吕金山老师提出初步意见,再通过信函征得留曲孔氏族人及庄、王二老师的同意,然后正式确定,并记入孔府档案。
  孔德成去重庆后,隐居歌乐山。在曲阜的庄陔兰老师按《周易》给孔德成摇卦占卜,说孔德成是属猴的,现居歌乐山,而猴子一进山就很难回来了。毓华老师也用《推背图》给孔德成算卦,推算至七十七代衍圣公这一代为一片汪洋大海,就是说以后再也没有衍圣公了。这时,庄老师用宣纸给孔德成的住处写了一块匾额,-“猗兰别墅”四字,派人送到重庆,意思是说他现在这个住处是临时的,正式府第还在曲阜,以后还得回来。这当然是迷信,但此后孔德成只于1946年回曲阜祭祖时在孔府住了几天,以后就再也未回过老家。今天,孔德成已是八十六岁的老人了,愿他在有生之年能回到阔别半个多世纪的家乡祭祖。当他看到家庙金碧辉煌,故居修葺一新,祖茔松柏茂盛时,定会感触良多。
  抗战期间,大汉0王揖堂来曲阜祭孔。孔府设宴招待,请毓华先生出席作陪,毓华先生羞与汉0为伍,予以拒绝。
  在曲阜沦陷期间,毓华先生与庄陔兰老师名为协助管理府务,实际对孔府一切事务并不过问,只在学屋教孔德成的堂妹孔德恭,族弟孔德墉及其六妹。孔德恭为孔德成堂伯父孔令誉之女,其母为袁世凯之妹。毓华先生五十寿辰时,孔德恭曾亲手绣制枕头一对作为贺礼,其上绣有“夫子大人五秩荣庆,受业德恭敬祝”等字样。教书之余,毓华先生或与庄老师研讨学问,或伏案读书写字,深居简出,很少与外面往来。
  毓华先生在孔府任教期间,吴伯箫同志在曲阜省立二师求学,二人因同乡关系成为忘年交,过从甚密,除探讨学问外,毓华先生也从经济上予以帮助。后吴伯萧学成毕业,正好孔德成要学习英语,需聘请一名英语教师,毓华先生赞赏吴伯萧的品格与学识,全力举荐,于是被孔府聘为教师,教授孔德成英语。后吴伯箫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毓华先生仍尽力给以资助。后吴伯箫走上革命道路,奔赴革命圣地延安,成为著名作家和教育家。
  毓华先生律己甚严,清正廉洁。孔府中文物比比皆是,仅学屋中所悬史可法手迹就价值连城,而毓华先生在抗战八年期间又掌握孔府内宅及其所有箱柜之锁钥,但却一尘不染。在其家属记忆中,仅有一个盛衣物的木箱放置在学屋西间,而且从不上锁。1949年,孔德成去台湾后,毓华先生家无长物,一度在南京中华门内以占卜、代写书信补贴家用。
  抗战胜利后,孔德成从重庆回到南京。为交还内宅锁钥,1946年春,毓华先生由南京回曲阜探亲的孔德成的听差陈景荣护送前往南京。抵达之后,适值孔德成携妻儿赴北京探亲,毓 华先生暂住中华门内钓鱼台殷高巷孔德成办事处的楼上。孔德成回南京后,当晚即与妻子孙琪芳女士及儿女维鄂、维益、维崃,驱车来到殷高巷办事处,至毓华先生居室,德成夫妇趋前给老师行鞠躬礼。然后命其子女向太老师行礼。作短暂交谈后,即与毓华先生同乘汽车前往孔德成地处使馆区的琅琊路公馆。至寓所后,孔德成即扶毓华先生至二楼小客厅。毓华先生在正中坐定后,孔德成即后退一步向老师行跪拜大礼。毓华先生忙起身搀扶,二人执手啜泣良久,方落座交谈别后情景。翌日中午,孔德成设家宴款待毓华先生,第三天又驱车去栖霞山、望龙、虎二峰,游栖霞寺,观石龛佛像,数日后方回殷高巷孔德成办事处。
  1946年夏,孔德成又委派毓华先生与其族叔孔灵叔回曲阜接收抗战期间代理“奉祀官”孔霅光的工作。同年秋,孔德成携妻子回曲阜祭祖,由-驻兖州军长吴化文派兵护送。这天,孔府张灯结彩,大门口有吴化文的军队站岗。孔德成又要看望本家长辈,又要接待来访的曲阜名流,异常繁忙。是日晚上,孔德成在东花厅宴请曲阜本家、社会名流及毓华先生。夜深了,孔德成又前往学屋,与毓华老师交谈良久,方离去。此后数日,孔府上下忙于祭祖,毓华先生则先期离曲返宁,名为协助管理府务,实则赋闲,住在孔德成办事处里,有时与吕金山老师处出散步,有时与精通中医的孔德成的秘书李炳南谈论医学,什么事也不过问了。
  1947年,孔德成的次子在南京出生,仍以出生地命名,曰“维宁”。三日后,毓华先生夫人去孔德成住宅道喜,送银锁一对为贺礼。
  1949年南京解放,毓华先生携家人回归山东莱芜故里,务农行医,于1952年3月12日病故,终年65岁。听其家人讲,老先生临终似乎喃喃而语曰:“德成归来,德成归来乎!”听后不由不叫人怦然心动:师生情浓,能浓缩到平时只字不提而独掷出于人生的最后一瞬,非至情何以为此!
  海峡彼岸,不知德成亦苦思其师否?
  [以上内容由"陀螺"分享。]


相关院校:

下一名人:吴伯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