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东省 > 聊城 > 莘县人物

王旦


[][公元958年-1019年,宋代著名政治家]
  
王旦
  王旦(958—1019年),字子明,山东莘县人。宋代著名政治家。真宗年间为宰相,是太宗、真宗时期内外政策的主要制订者之一,对北宋早期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为宋代名相之一。
  王旦出身仕宦大族,他的曾祖王言唐末为黎阳县令,祖父王彻官至左拾遗。其父王祐后汉后周之际以文名天下,北宋建立后曾任兵部侍郎、知制诰,为太祖、太宗时的名臣。
  王旦幼年沉默好学,文思极优,王祐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王旦于太平兴国五年(980年)中进士,做过知县、转运使。淳化二年(991年)因王禹偁举荐拜右正言、知制诰。他的父亲曾为此官,王旦继承父职,一时传为美谈。
  王旦气度雍容、徇徇儒雅。为人正派,居心平恕,胸藏锦绣而锋芒不露,得到朝野上下一致好评。宋初名臣钱若水等称王旦为“栋梁之才”、“远大之器”。太宗时,王旦掌管选授天下官吏的考课院,太宗数次嘉奖他“识大体”。真宗每次退朝都目送王旦下堂,多次对人说:“为朕致太平者,必斯人也!”一切朝政,真宗都放手让王旦处理,重要事务,真宗都先问王旦怎么办。王旦以其出色的才干,燮理阴阳,辅佐天子,对宋代前期政治、经济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
  有一年,河南发生了蝗灾。有的大臣为取悦真宗,拿了几只死蝗告诉真宗蝗虫已经被神灵灭掉了。真宗果然相信不疑,准备庆典活动。王旦据实汇报了蝗灾蔓延情况,坚决不同意举行庆典。果然,就在王旦上奏的时候,蝗虫铺天盖地飞来。真宗严厉处分了谎报的大臣。有个算卦的先生上 书言宫禁之事,违禁被诛。从这个人家里搜出了许多大臣与其来往谈占卜的书信,真宗大怒,下令将这些官员全部杀掉。王旦再三苦谏,真宗就是不听。无奈,王旦从家里拿出一本占卜书对真宗说:“这类事我年轻时也相信,你要杀就连我一块杀掉吧!”真宗只得宽免了这些人。
  王旦生性正直,素恶官僚投机钻营。他身为宰相,不少人想投靠在他的门下。王旦退朝后总是独坐一室,不管谁来他一概不见。但是,他非常爱惜人才,把培养优秀治国之才看作宰相的当然责任。只要他发现哪个人才能出众,总是千方百计的爱护、推荐重用,而不管这个人是否听他的话。当时,寇准当枢密使,常常在真宗面前说王旦的坏话,而王旦人前人后总是称赞寇准。真宗问他这是为什么?王旦说,我当宰相久了,缺失之处肯定很多,寇准对陛下无所隐瞒,正是他的忠直之处。后来寇准因事免官,托人求王旦疏通复职。王旦对来人说:“将相有自己求得的么?”寇准因此更加恨他。不多日,寇准被任命为胜武军节度使,向真宗谢恩时,真宗才告诉他,是王旦推荐了他,寇准很是惭愧。寇准在节度使任上奢侈浮华,被人弹劾,王旦数次为他说情。王旦临终之时,真宗让他推荐堪为相者,王旦只推了寇准一个。有个状元张师德嫌官升得慢,多次到王旦府上求见,王旦皆拒而不见。后来议论知制诰的人选,王旦对向敏中说:“可惜张师德啊!这个人有才,没想到他也学会奔竞钻营那一套,到我家跑了两趟。以他状元的才华和资历,大用还不是意料中的事吗?为什么这样沉不住气呢?我只好缓他两年,让他接受些教训,这对他有好处。”由于王旦的门难进,脸难看,许多官员对他有意见,甚至恶语中伤他。直到王旦死后多年,人们见到他从前的奏章,才知道当朝大臣中十有八九是他多次推荐才任命的。
  按例,地方官上任要向宰相辞行。王旦在接见地方官吏时,总是用一两句话点出该地主要问题所在,使他们明白到任后应当做什么。江淮转运使薛奎向他辞行时,他只说了一句“东南民力竭矣。”薛奎马上明白了努力方向,到任后革除陋规、整顿吏治、减轻赋税,使东南民力大苏。江西转运使张士逊辞行时,王旦也只是说了一句话,“朝廷榷利至矣”。张士逊到任之后,首先整顿税收,奏请减免了多项杂税,两人都成了名噪一时的能臣。
  王旦身体素来不好。天禧元年(1017年)便病倒了。真宗封其为太保,复加封太尉之职,令他视身体情况继续襄理朝政。真宗多次赐医赐药,无奈王旦病情渐渐沉重,数次求退。真宗非常难过,再三要求他对身后作出安排。王旦推荐寇准可以为相,另外推荐了十几人可委重任。后来这些人都成为名臣。
  天禧三年(1019年),王旦病故。临终写下遗书,不许后代向朝廷提任何要求,告诫后代永保勤俭廉洁的家风。真宗亲临治丧哭奠,废朝三日。追赠他为太师、尚书令、魏国公。谥文清,后来,配享真宗庙。
  王旦有文集20卷传世。三个儿子,长子王雍官至国子博士,是著名学者。次子王冲官至左赞善大夫,三子王素官至工部尚书,亦为名臣,《宋史》有传。
  王祐:此儿当至公相。
  钱若水:① 真宰相器也。 ② 王君凌霄耸壑,栋梁之材,贵不可涯,非吾所及。③ 旦有德望,堪任大事。
  赵恒:为朕致太平者,必斯人也。
  李德明:朝廷有人。
  薛奎:真宰相之言也。
  张咏:吾榜中得人最多,慎重有雅望,无如李文靖(李沆)。深沈有德,镇服天下,无如王公(王旦)。面折廷争,素有风采,无如寇公(寇凖)。
  利瓦伊:践历台枢,将二十载,赞弭兵之论,兴旷世之仪。纪律用张,方夏咸乂。蔼然令德,洽于民瞻。
  王禹偁:以雄文直气扬其父风,以儒学吏才张为国器。
  魏野:太平宰相年年出,君在中书十二秋。
  王素:先公相国文正魏公会遇二宗,践两禁,为元弼将三十年,丰功大业,宏材硕学,上辅真宗,格于皇天,于今天下称太平宰相,勋书王府。
  鲁宗道:王文正先朝重德,固非他人可企。
  赵祯:惟汝父旦,事我文考真宗,协德一心,克终厥位,有始有卒,其可谓全德元老矣。
  范仲淹王文正公旦为相二十年,人莫见其爱恶之迹,天下谓之大雅。
  欧阳修:① 景德、祥符之际盛矣。观公之所以相,而先帝之所以用公者,可谓至哉!是以君明臣贤,德显名尊,生而俱享其荣,殁而长配于庙,可谓有始有卒,如明诏所褒。 ② 烈烈魏公,相我真宗。真庙翼翼,魏公配食。公相真宗,不言以躬。时有大事,事有大疑。匪卜匪筮,公为蓍龟。公在相位,终日如默。问其夷狄,包裹兵革。问其卿士,百工以职。问其庶民,耕织衣食。相有赏罚,功当罪明,相所黜升,惟否惟能。执其权衡,万物之平。孰不事君,胡能必信?孰不为相,其谁有终?公薨于位,太尉之崇。天子孝思,来荐清庙。侑我圣考,惟时元老。天子念功,报公之隆。春秋从享,万祀无穷。作为诗歌,以念庙工。
  苏轼:故兵部侍郎晋国王公(王祐),显于汉、周之际,历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于时。盖尝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相真宗皇帝于景德、祥符之间,朝廷清明,天下无事之时,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
  王伦:先臣文正公以直道辅相两朝,天下所知。
  王称李沆、王旦相继相章圣(宋真宗),君臣俱欲无为,上则阴阳和风雨时,下则水土平草木茂,外则便鄙不耸,内则比屋可封,真得宰相之职矣,而沆犹日奏水旱盗贼之事,以防人主侈心,其先识远虑盖如此。以旦之贤,谏行言听,而于此有愧于沆焉,此春秋之法所以责备于贤者也。
  李焘:玉清昭应宫之役,子明不能强谏,奉天书行事,每有愧色。
  王十朋:我太祖太宗,肇造我宋之家法者也。真宗仁宗至于列圣,守我宋之家法者也。先正大臣,若范质赵普之徒,相与造我宋之家法者也。在真宗时,有若李沆、王旦、寇凖。在仁宗时,有若王曾李迪杜衍韩琦范仲淹富弼之徒,相与守我宋之家法者也。
  叶逋:①故李沆、王旦在真宗时谨守资格...以谨守资格为贤,名重当世,...而李沆十数人者,以守资格得名,而其时亦以治称。 ②守资格以用人,无若李沆、王旦、王曾吕夷简富弼韩琦司马光吕公著之为相,然考其功效,验其人才,本朝以资格为用人之利也决矣。
  洪迈:祥符以后,凡天书礼文、宫观典册、祭祀巡幸、祥瑞颂声之事,王文正公旦实为参政宰相,无一不预。官自侍郎至太保,公心知得罪于清议,而固恋患失,不能决去。及其临终,乃欲削发僧服以敛,何所补哉?魏野赠诗,所谓‘西祀东封今已了,好来相伴赤松游’,可谓君子爱人以德,其箴戒之意深矣。欧阳公神道碑,悉隐而不书,盖不可书也。虽持身公清,无一可议,然特张禹、孔光、胡广之流云。
  吕中:① 盖自李文靖(李沆)、王文正(王旦)当国,抑浮华而尚质实,奖恬退而黜奔竞,是以同列有向敏中之清谨,政府有王曾之重厚,台谏有鲁宗道之质直,相与养成浑厚朴实之风,以为天圣、景祐不尽之用。虽缙绅之议论,台谏之风采,道学之术,科举之文,非若庆历以来炳炳可观,而纪纲法度皆整然不紊,兵不骄,财不匮,官不冗,士不浮,虽庆历之盛,亦有所不及也。 ② 而宋朝之指目为小人者,自钦若(王钦若)、丁谓始...故当时知二子之0者,王旦、李沆而已。
  朱熹:通一代所谓名臣,必求粹自无疵,自汉唐不过二三,数宋君子,李、韩、范、马外,赵普、王旦,咸不免讥,矧其余者。
  脱脱:王旦当国最久,事至不胶,有谤不校,荐贤而不市恩,救罪辄宥而不费辞。澶渊之役,请于真宗曰:‘十日不捷,何以处之?’真宗答之曰:‘立太子。’契丹逾岁给而借币,西夏告民饥而假粮,皆一语定之,伟哉宰相才也。惟受王钦若之说,以遂天书之妄,斯则不及李沆尔。
  叶盛:王子明、寇平仲(寇凖)皆伟然一代人豪,然天书之谬,一以不能正其始,一以不能正其终。
  归有光:君德赖以培养,生民赖以滋息,社稷赖以镇定,此忠厚之臣也。其在于古,若偿金、脱骖、翻羹、唾面之类,皆可以言忠厚也。其大者,则如曹参周勃丙吉狄仁杰郭子仪裴度吕端、王旦、韩琦之徒是也。
  李贽:人多以受珠一事求全文正,殊不知设身处此,更不知何如也。但观其所全者多,此等处略之可也。
  王夫之:王旦受美珠之赐,而俯仰以从真宗之伪妄,以为荧于货而丧其守,非知旦者,不足以服旦也。人主欲有所为,而厚贿其臣以求遂,则事必无中止之势,不得,则必不能安于其位。及身之退,而小人益肆,国益危。旦居元辅之位,系国之安危,而王钦若、丁谓陈彭年之徒,侧目其去,以执宋之魁柄。则其迟回隐忍而导谀者,固有不得已于斯者矣...虽然,旦之处此也,自有道焉。旦皆失之,则彷徨而出于苟且之涂,弗能自拔,其必然矣。澶州受盟纳贿之耻,微钦若言,君与大臣岂能无愧于心?...旦之登庸,以寇凖之罢相也。钦若不能与同朝,则旦亦不可与钦若并用。乃钦若告旦以祥瑞之说,旦无以处之,而钦若早料其宜无不可。则旦自信以能持钦若,而早已为钦若所持。夫其为钦若持,而料其不能为异者,何也?相位故也。使旦于命相之日,力争寇凖之去,而不肯代其位,则钦若之0不摧而自折,真宗之惑不辨而自释,亦奚至孤立群0之上,上下交胁以阿从哉?进退之际,道之枉直存焉,旦于此一失,而欲挽之于终,难矣!
  《历代群英歌》:王旦裁抑奔竞,继隆(李继隆)不附权臣。
  毕沅:旦为宰相,务遵法守度,重改作,善于论奏,言简理顺。其用人,不以名誉,必求其实。居家宾客满座,必察其可言及素知名者,别召与语,询访四方利病,或使疏其言而献之,密籍其名以荐,人未尝知。
  汤鹏:① 王旦傅会天书,称大礼使,此真宗所以夸其淫祀也;解缙黄淮不念旧君,铺陈文学,从容密勿,此燕王棣(朱棣)所以文其逆举也。故曰乡原为不君之利也。 ② 所谓交际参差而生榛梗者,周瑜年少,则为程普所陵;王旦老成,则为寇凖所短是也。
  恽毓鼎:宋代宫闱之事,大臣皆得与闻。如王文正、吕正惠(吕端)、吕文靖(吕夷简),遇大事极能匡正。
  蔡东藩:① 钦若小人,不足深责。王旦名为正直,乃以钦若一言,美珠一樽,竟箝其口,后且力请封禅,冒称众意,利令智昏,固如此哉!读毕为之三叹! ② 本回为王旦、寇凖合传,两人皆称名相,而旦失之和,和则流;凖失之刚,刚则褊;要之皆非全才,而患得患失之心,则旦与准皆不免。旦之所以同流合污者在此,准之所以屡进屡退者,亦何尝不在此?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旦与准若知此道,则和可也,刚亦可也,何致事后自悔,遗令披缁,阿旨求荣,坐罪迭贬耶?
  [以上内容由"好网交"分享。]


王旦相关
同年(公元958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019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仁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