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山西省 > 大同 > 阳高县人物

孙文甫


  二喜财原名孙艾,中年以后更名孙文甫,生于一八九六年卒于一九四七年(生卒年仅凭回忆)。
  其父孙明英,膝下有三子。长子早丧,除二喜财孙艾,还有三喜财。成年后,兄弟俩一同经商。
  孙明英在砖井村开设有碾房、油房和当铺。地方上有一点名气,勉强算得上小财东。
  清末民初时候,枪杆子横行天下。大同城里驻有一股军阀残部,为首的姓候,名天才。候某自幼习武。手下领有近百名兵丁。 为打闹这伙人的粮饷,常常四出袭扰百姓。
  民国元年(1912年)旧历正月十五。候天才带着士兵,闯进砖井村,抢劫粮食财物。将拒抢的孙明英及其本家侄子孙相,开枪打死。其时,孙艾年仅十七八岁。
  匪兵撤走后,全家痛哭哀号。大年正月间,装棺收敛发丧。先前生意兴隆兴旺的人家,倾刻间折了顶梁柱,一下垮塌下来,全然变得生气皆无。
  此刻二喜财虽未成年,亲见如此惨状,早已下决心,发誓报杀父之仇。
  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孙艾投亲靠友,隐性埋名住进大同城,找机会与候天才手下人接近,常帮忙跑个腿,干些力气活,渐渐混熟。后又经其手下人介绍与候天才相识。
  孙艾口齿灵便,手脚勤快,小心伺候左右。每逢年节,送些人情礼物,于是很得候天才的赏识、信任,渐至出入候家如同寻常,熟习了候某的生活起居和平日习惯。
  光阴荏苒,孙艾到大同与候天才来往已经十二个年头。此时二喜财已年近三十。心想等待报仇的时机已经到来,事不宜迟。
  二喜财暗地里找了两位熟知其身世,平素肝胆相照的朋友,商定好动手的时间,趁夜色埋伏在候家院外,二喜财敲门进院,佯称有重要事情将候天才骗出大门。
  两名勇士于暗处趁其不备,将候击倒,孙艾见候昏死过去,便将候拖到暗处,取出利刃将候的人头割下。
  二天天明,孙艾提着包裹的人头,到大同官府自首,衙门的人听说眼前这位镇定自若的年轻人杀了候天才,竟无人相信。孙艾打开包裹,露出人头,官府中人大都认得候某,见到血迹未干的人头,无不大惊失色。
  孙艾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从头到尾叙说一遍,听的人大都动容,对这个看似貌不出众的汉子,心怀感佩,故都另眼相看。
  孙艾说:“如今杀父兄之仇已报,甘愿投案伏法”。
  从此被收监羁押。
  上世纪二十年代未,蒋、冯、闫战事在华北暴发,闫锡山战败逃往大连,大同衙门里群龙无首,-各有隐遁,监狱犯人炸狱四散逃跑。
  二喜财重又回到砖井,他在狱中前后坐了三年。
  二喜财回砖井,收拾濒临破败的家产,暗自下决心重振家业,要比父辈积攒更多财富,不枉来世间一遭。他想到时下兵荒马乱,城里粮商屯积居奇,粮价一天三变,食粮人人都不可一日或缺。于是立意做粮食生意。他和三喜财商量,将家当变卖,盘稽资产,积蓄本钱,为经营粮食生意做了充分的准备。
  兄弟俩在村中原有碾房、油房的基础上,又新开创陆成行粮店。二喜财认为,有了陆成行粮店,他的经营计划也就有了六成的胜算。
  孙艾开始在本地收粮,运回加工。在粮行挂牌销售。帮手除兄弟三喜财,还雇有几名帮工。收粮集中时,车马不够,临时加雇车马;大忙时缺人手,随时增加伙计。外地来买粮,数量较多的可用车马运送;量再大,则用车拉至王官屯车站发运。
  生意做得很顺当。孙艾觉得此道可以驾轻就熟。于是开始往外地收粮。那时,坝上、集宁一带,地广人稀,粮价相对便宜。他盘算将这些地方的粮食收集、加工或直接收进成品粮,然后转运张家口、天津、北京销售,必定大有赚头。
  孙艾开始在丰镇、集宁等地坐盘收粮。最多的一次在集宁连续收粮七天,买断了当地粮商屯积的存粮。此时二喜财已经声名在外,粮市上人称这次收粮叫“霸盘”。
  为了屯运粮食,孙艾在王官屯车站附近买了一亩多地。圈墙盖屋,用作屯放粮食和加工转运的场所。又在大同城中开了德明堂货栈,屯运粮食更加便利,资金筹集也渐渐有了基础。从此收购、加工、销售、运输,逐渐形成了一条锁链。并于常安堡滩、董庄开设有水利公司。
  这时正是二喜财的发达时期。他的生意越做越大。除陆成行、德明堂,阳高城还开有经营布疋百货的万隆魁;大同东街开有广丰茶庄。据说张家口、集宁等地也开设商铺。(据口述者孙永旺记忆。但未能详记其字号名称)。算得上“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不十年功夫,二喜财与三喜财的资本不知翻了多少倍。他们在砖井村盖起两处宅院。还养活一支三十余人的家兵队伍护院、运粮。
  但此人生活很俭朴,一身常人衣着,平素爱惜食粮,常和伙计们在一起吃饭。用人以诚实为标准。偶尔会将银钱佯装丢弃,试探别人何以处置。一次他手下的伙计,东坨人张明山拾到了钱,拿去交给二喜财,说:“咋的把钱丢了”。从此张明山很被东家看好。
  民国二十三年闹灾荒,范围遍及雁门关内外。二喜财在村中放饭赈灾,外地穷人来求告者,每人分给二升粗粮。
  二喜财经营买卖,有一套规矩,他手下人除二财东三喜财是兄弟,其余皆是邻里乡亲。员工年老生病,须回家养息者,每逢过年仍给些生活补贴,那时称“赏钱”。经营方面的事从二财东到账房管事,不论本事大小,必须听从调遣指挥,他把这叫“严立规矩”。每年旧历大年,他亲自记一回“本利账”,即是全年的流水账,算出一年的总营业额,扣除成本和全年开销,得出本年纯利,再从纯利拿出三至四成,打进来年办货的成本,这样成本逐年递减,积累逐年增大。他管这叫“接续财源”。正由于他在经营管理上严格规矩,在理财上精明洞达,故能在数年间有比较大的发展,因此有人称二喜财“一怪、二有运气、三有脑筋”。
  二喜财的名气愈来愈大。抗战前,山西督军闫锡山曾委任他为民团团总,虽说是个虚头衔,在当时也是风光无限。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游击队常从南山下来,与闫锡山的地方部队打拉锯战,这时二喜财又暗通游击队,曾给游击队送过一挺机枪和五支步枪。
  一九四五年阳高第一次解放后,三区政府收缴了他的枪械,遣散了家兵,他从砖井村跑到大同。第二年,二喜财病死在大同,终年五十二岁。
   孙永旺、孙占宝、孙瑞口述
   袁继德、周云整理
   二00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孙永旺:男,92岁,县砖井村人,曾为二喜财当过长工。
  孙占宝:男,60岁,县砖井村人,其祖父孙相与孙艾为堂弟兄。
  孙瑞:男,38岁,县砖井村人。
  [以上内容由"hwyzjp520"分享。]


下一名人:李培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