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宁波 > 慈溪人物

孙堪


[][公元1482年-1553年]

  孙堪(1482~1553),字志健,号伯泉,横河镇孙家境村人。明世宗嘉靖五年(1526)丙戌科武会试第一人。
  此科共取武进士50名,赐宴兵部。由大学士费宏(成化二十三年文状元)主持会武宴。
  孙堪自幼就以孝顺闻名,读书聪颖过人。为儒生时,喜好古文诗词,书法学颜真卿,尤善画菊花,以抒愤寄情,被视为神品。一时间,当地的文人雅士皆退避三舍,不敢与他并列。孙堪年轻时身强力壮,臂力过人,又善骑射,潜心研习边防兵制,天文、地理、律历、医卜、无不通晓。乡里长者都夸孙堪有文武之才,将来一定能有所作为。
  孙堪之父孙燧为明代著名忠义之臣。正德中,宁王朱宸濠阴谋叛逆,暗中结交皇帝身边的宠臣,日夜刺探朝中政事,寻机谋变。他遍施各种手段贿赂朝中大小官吏,以为己用。江西巡抚王哲只因为不愿依附,便被朱宸濠设计毒死。董杰代替王哲仅八个月亦死。从此,在宁王属地为官的人,心中常常惴惴不安,都以能调离此地为幸。董杰之后,又有两位巡抚相继到任,但一年多又被罢去。这时,朝廷想到了正在河南做右布政使的孙燧。正德十一年十月,素以正直有气节而闻名朝野的孙燧被任命为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孙燧闻命自知此行凶多吉少,遂遣妻子还乡,只带两位侍僮赴任。离开汴梁之日,数以千计的男女老少依依不舍。到达江西境内,孙燧微服而行,道路往来之人全不知这就是新上任的巡抚官。
  此时,宁王朱宸濠的谋逆之心路人皆知,南昌军民人心惶惶,盛传宁王就要当皇帝了。孙燧上任后,身边全是宁王安插的亲信,孙燧小心观察,严加防备,使他们无机可乘。遇有机会孙燧便向朱宸濠陈说大义,可朱宸濠蓄谋已久,不是孙燧三说两说可以阻挡得了的。于是孙燧便-朝廷,假托防御敌寇,请加强兵备,调整州县管制。朱宸濠见孙燧不是等闲之辈,怕误了自己的大事,他一面派人贿赂皇帝宠幸的大臣,试图罢免孙燧。一面又派人送给孙燧四样东西——枣、梨、姜、芥,以示意他“早离疆界。”孙燧笑而不受。
  正德十三年(1518),江西发大水。宁王所豢养的贼寇凌十一、吴十三、闵念四等经常出没于鄱阳湖,孙燧与副使许逵带兵追捕。三贼藏匿在宁王祖先的墓地之间,孙燧没办法,只得秘密上奏朝廷,言“宸濠必反”。可惜七份奏章全被朱宸濠截获。朱宸濠怒从心起,想借宴会之机毒死孙燧,也是孙燧命不该绝,巧妙地躲过一劫。孙燧见朝廷无动于衷,便-请求辞去官职回乡养老,朝廷不准。
  正德十四年(1519),御史萧淮-,极言朱宸濠多项罪状,以为如果不早早制止,将来后患无穷。皇上这才不得已命驸马都尉崔元、都御史颜颐寿、太监赖义拿着圣谕去往江西,撤销宁王护卫,责令归还侵夺官民田产。朱宸濠得到密报,立刻决定,以为自己贺寿为由宴请本地镇守官吏,同时在王府四周埋下伏兵。孙燧等人一到,朱宸濠便宣称:“孝宗为李广所误,抱民间子,我0不血食者十四年。今太后有诏,令我起兵讨贼,亦知之呼?”众-相顾愕然。孙燧径直向前,问道:“安得此言!请出诏示我。”朱宸濠拿不出太后诏书,只得说道:“毋多言,我往南京,汝当扈驾。”孙燧厉声道:“汝速死耳。天无二日,吾岂从汝为逆哉!”朱宸濠闻听此言勃然大怒,训斥孙燧。孙燧更是义愤填膺,忽地站起身来,向外冲去,被伏兵紧紧围住。这时,朱宸濠走入内殿,迅速换上戎装,指挥官兵将孙燧绑出。孙燧边走边骂,以至被贼兵折断左臂仍不绝口,直至惨死在惠民门外。朱宸濠遂以凌十一、吴十三、闵念四为将军,举兵反叛。
  孙燧生有异质,两目炯炯,深夜有光。据说在孙燧被害之日,天空忽然变得阴惨惨的,烈风骤起数日不停。城中百姓十分惶恐,急忙将孙燧的尸体收好,发现尸体一点变化都没有,在一片黑云的遮蔽之下,连苍蝇蚊子都不敢靠近,人们都以为奇异。
  孙燧被害的消息传到浙江,孙氏一族无不叩地号天。孙堪在父亲的牌位前悲痛欲绝,发誓一定要为父亲报仇,不与逆贼朱宸濠俱生。他眼泪未干,就告别母亲,带上兵器徒步从金华出发。孙堪的两个弟弟孙墀、孙升也要与兄一同替父报仇。孙堪说:“母亲悲哀甚苦,还请两位弟弟留在母亲身边。”几日后,孙墀、孙升在征得母亲同意后也直奔江西。孙堪到达江西时,南赣巡抚王守仁与吉安太守伍文定已奉朝廷之命率兵平息了叛乱,逆贼朱宸濠也被押上了囚车。孙堪来到父亲的灵柩前悲痛不能自已,以至昏死了过去。苏醒后,他重新为父亲更换了棺木,见父亲面色如生,又痛哭而绝。再次醒来,竟双耳失聪。王守仁为其孝行所感动,在哀悼孙燧的悼文上称孙燧为忠臣,称孙堪为孝子。从此世人皆称孙堪为“孙孝子”。这时,孙墀、孙升也已赶到。于是,兄弟三人一起护送着父亲的灵柩还乡,将父亲的牌位安置在中堂之上,每天朝夕泣奠。
  世宗即位,赠孙燧礼部尚书,谥忠烈。孙氏三兄弟在父亲的墓地旁筑屋守孝,素食三年。忽然一日,见墓地之上,有一株芝草竟开了九朵花,人们都说这是三兄弟的孝行所致。守丧期满,孙堪在父亲的墓前哭着对两位弟弟说:我们曾想拼死为父报仇,今天,大仇已报,父亲的忠节也已被天下传扬,堂上还有0在,我们不能整天在忧郁中自暴自弃,应该经常勉励自己,立志干一番大事业,继承先父的遗志报效祖国,不然我们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言毕,兄弟三人抱头痛哭。又因父亲死于非常,他们继续为父亲穿了三年的丧服。世人对他们的孝行赞扬有加,称他们为“孙氏三孝子”。
  嘉靖四年(1525),孙堪因父亲的功绩,被朝廷封为锦衣卫正千户。嘉靖五年(1526),孙堪在全国武举考试中名列第一,加官指挥同知。嘉靖八年(1529),又升迁为都指挥佥事,浙江都司佥书。嘉靖十五年(1536),改任锦衣卫南镇抚司管事。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又升任都督佥事,管前军都督府事。孙堪所到之处,自持清操,体恤官兵,革除积弊,整顿将帅职责,声誉显赫。嘉靖二十九年(1550),边境盗匪大肆劫掠,四处为患。左都督陆炳上奏,请孙堪教习京城卫队官兵学会用 。于是,孙堪详细写明制造和使用 的方法上千言,并受命亲自训练了万余人,还制定了考试标准,可见其做事认真到了何种程度。
  当时,孙堪的弟弟孙墀被授中书舍人,官尚宝卿。孙升得中文进士第二人(榜眼),为翰林编修。兄弟三人同在京城为官,共迎母亲来京城就养十余年。孙堪每次退朝回到家中,吃完饭总要与孙墀、孙升一起来到母亲面前,像儿时一样想方设法博得母亲的欢欣。为了让母亲高兴,还把子女唤来,在母亲面前游戏。可每当独自一人时,孙堪又常常追忆父亲,以至落泪失声,茶饭不思。他的枕席之上经常有斑斑泪痕,但从不敢让母亲知道。遇到父亲的忌日,母亲悲哀难禁,孙堪便带领全家身着素服一同哭祭。孙堪天性刚强,但侍奉母亲却声柔色愉,殷勤倍至。
  嘉靖三十二年(1553)四月,母亲患病。当时,孙墀正在浙江老家修葺父亲的坟墓,只有孙堪、孙升留在京城侍奉母亲。此时的孙堪也已是70多岁的人,但仍日夜守候在母亲的身旁,不解衣,不闭眼,亲自给母亲进汤喂药。五月五日,母亲不幸去世,孙堪悲伤如丧父时一样,亲友劝他节哀,他也听不进去。孙升朝夕与哥哥同寝,也不敢相劝。孙堪上疏,请皇上准许他回乡葬母,皇上批准了他的请求,并赐给车马。兄弟一行护送母亲的灵柩回乡,船过淮江时,孙墀也从故乡奔来哭丧,兄弟在船上相见分外悲伤。当船行至杭州飞来峰旁的冷泉边时,孙堪坚持拖着消瘦不堪的身体,亲自提取冷泉之水煮茶,颤颤巍巍地摆在母亲生前的位置上,悲伤地说:“母亲恐怕已有许多年没有尝过这样烹制的茶了!”边说边泪如雨下。刚到杭州城北,孙堪已力不能支,奄奄一息,终因颗粒无进倒在了母亲的灵柩旁,再也没有起来。那是嘉靖三十二年九月十五日。临终,孙堪只说了一句话:“剩下的事还请两位弟弟去完成,我要先走一步,与九泉下的父母为伴。”据说,孙堪去世的前一天,有巨石坠河,河中的船只都有剧烈的震动感。杭州人纷纷传言此事,并感到奇怪,等到听说孙孝子去世,认识他的人才知道那是又一颗星石殒落。孙堪去世后,朝廷特赠其都督同知(从一品)。
  孙堪精通韬略,谙熟九边地形。京中统兵在外的将帅,凡过浙江,总要向孙堪了解山川险易的情况,兵力部署的得失利弊,每次孙堪都详细讲解,议论中肯,令诸将帅叹服。
  孙堪为人正直端方,与人交往总是劝人行善,改正过错,人人敬佩信服,尤以致孝闻名天下。有记载说,当初,孙孝子娶潘氏为妻,不能生育。于是纳宋、徐两位为妾,可很长时间仍然无子。孙堪的母亲杨氏非常担忧,一日晨起,在忠烈府拜祭先君时,杨氏默默祈祷:“长子孙堪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为何不赏赐给他一个儿子呢?”当天夜里,杨氏竟梦见忠烈公(孙燧)现身,衣着穿戴如生前一样,跟随他的人手托一个盘子,盘中盛一子,傍携一女,孙燧对杨氏说:“我为孙堪送儿子来此。”这一年,宋、徐两妾皆怀孕。宋氏生一男,名钰。徐氏生一女,名詒。
  余姚孙氏可谓集文、武、忠、孝粹于一门,该族有很多人都在史上有传。孙堪之子孙钰,武进士,官都督同知;孙钰之子如津,官都督佥事;孙墀之孙如游,官大学士;如游之孙嘉绩,官佥事;孙升之子詓、詔皆官尚书;铤,官侍郎;評,官太仆卿;詓之子如法,官主事;如洵,官参政。
  著有《孙孝子集》二十卷、《忠烈编》九卷等。


  孙家境村  孙家境村位于横河镇建成区南面,距镇政府驻地2公里。2007年底常住户口1258户,3003人,辖24个村民小组,20个自然村,村落分布范围南北长约1400米,东西宽700米。村委会驻地祠堂跟。境内主要道路11条,平均宽度3.5米,总长6250米。横樟公路纵贯全村,慈余铁路横穿北部,村道七横三直,分布有序,境内有2座铁路桥,1座公路桥和22座村道桥。其中关紫桥…… 详细++

同年(公元148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55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宋之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