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自治区 > 百色 > 凌云县人物

蒙伯川


  蒙伯川虽平凡,却也传名。
  解放前,他在民间剧团里演衙役,台词少,动作简单,嗓门却最响亮,看过戏的,都记得他。解放不久,镇政府号召民众为抗美援朝捐款,他找着捐款箱,每到一处,便亮着嗓子,唱一通彩调,闻声而来的观众围成圈,于是宣传,到有人把钱放进提款箱,他必深深一磕头,直起腰又呼名称姓的道谢。好象那钱是捐给他的。而回到镇里,他必看出纳点清钱数,会计入帐清楚,才离开回家,大家都说他憨得可爱,象个老小孩。
  其实这时他已是四十好几的人,别人养家糊口正忙不过来,他因坠着个两叁斤重的大脖子,讨不得老婆,孤身一人,拉一阵二胡,唱几段彩调、拨两餐淡饭,便过了一天。因自得其乐,日子倒也好过。可是人一穷,又遭人编排了,碎嘴三婶逢人就说,你看这哎川(壮族称大脖子叫哎),他借我五角钱,一问他要,他反而说,现在不方便,不然三婶再借给五角,添成壹块,以后好还。你说好笑不笑?想让我吃亏,门也没有。一块有一块的还法,知根底的人说,能让三婶吃亏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于是三婶得意极了,说他后来赔了一大扛干柴,至少值一块二,我还赚了两角钱呢。三婶虽是反宣传,也能使人大增知名度。
  蒙伯川缺钱被三婶之类势利眼冤枉,而他演衙役扮恶人也曾受人误解。一天他在街上碰见一个小孩要跌倒,不由得紧赶几步去扶住,正好小孩的婆婆出来看见,小孩吓得哭了,于是不由分说破口直骂,走路不长眼晴,怎么把小孩撞倒了,凶神恶刹一般,人家整天在这里玩,没有哭过......没有辩白的机会,只有无理的臭骂。蒙伯川气得脸红脖子粗,两眼瞪如铜铃大,逢人便述说好人难做。有人问他,以后再碰见这样,你还敢去扶小孩吗?他那大脖子升沉了几回,叹了口气道,谁见得小孩子跌了不扶呢?
  其实他凡事尽心,老辈人有个什么事,比如编个篱笆、砌个坟、检漏房屋、盘个灶,找他帮忙,一准给你弄得妥妥当当,有钱就给点工钱,钱不方便,供他两餐饭加几句谢话也就过了。
  他爱帮人,人也爱帮他,可媳妇说了二三十个,没有一个愿嫁他的。到了六十边上,一个相近五十的哑巴,女佣才愿嫁给了他,于是队里派人在山边盖牛棚,给他多盖了一间茅房,夫妻俩就给生产队看牛。成了家,他乐呵呵生活了近十年,可惜没有后人。可惜山边那节牛路常年的难走。他决心在牛路旁开出一条石铺的人路,好让去耕田的人方便赶牛。一有空就做,累了就唱一段彩调,入黑才回家吃饭。人老了,一天做不了多少,但一有这个目标,一天天接近希望,生活就很充实。终于吃五保了,他还去修,干不动了他还去看,他终于倒在那节路上,再没有起来。生产队的人都给他送葬。


下一名人:龙扬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