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浙江省 > 嘉兴 > 海宁人物

马湘


[]
  马湘,字自然,浙江杭州盐官人(海宁)。唐代云游道士。出生在小官吏的家庭,祖辈当过文书师爷之类的小吏。唯有他从小喜欢经史,钻研文学、医术。后来子承父业,也当过一个县官下面跑腿的小官。最后因机缘巧合从道。
  有传说:一天县老太爷命马湘把一件重要的文书送到西川去;马自然因为时间紧,路途又十分遥远而忧心仲仲。碍于官命,才勉强上路。谁知往县北才走了十来里路就遇上了一个道士,那个道士指点他走进一口石井里(后来那口井被人称之为“石井仙”),转眼间就到了目的地。他把文书送达并取了回文,回到盐官,整个过程只用了一个时辰。那个道士告诉他,他是前朝著名道士魏伯阳的徒弟;从此,马湘就追随这个道士正式入道,一生云游四方,炼丹修道,在很多的名山大川如杭州瑞安湖州嘉兴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马湘是一个另类的道士,据说他嗜好喝酒,而且酒量超群。《全唐诗》里有十分有趣的描述,说“饮酒石余,醉卧以拳入口”。古代人量具称石斗升,一石为十斗,一斗为十升,一升约含现在一公升,一公升水约等于一公斤,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不过这也证明他的酒量的确惊人。
  马湘尽管酗酒,但也没妨碍他云游四方,修道练丹。马湘素喜游历各地名山大川,并且到处题字留诗。现在的温州瑞安西岘山上还留有马自然的练丹台和有关马自然的其它遗迹。安徽潜山县境内的天柱山,也还存留有马自然遗迹的黑虎洞,流传马自然教化恶虎的传说。在杭州秦望山,不仅留下了它的足迹,还留下了他的诗句《登杭州秦望山》,其中的“风动水光吞远峤,雨添岚气没高林”,成为古代诗人写景的经典之句,历代都有很高的评价。
  此外,马自然还精通医术,每到一地他总是千方百计设法替老百姓解除病痛。他的医术高超,很多病人会送来财物,以表谢意。但他总是极力推让,不取分文。但对一些老财人家不客气,他会量财取物,并把这些财物分发给需要救济的穷人。
  马湘一生乐善好施、行医仗义、普济贫苦,且又有诗篇、专著传世。可惜后世不祥。
  关于外貌:史书记有八个字“貌丑、齄鼻、秃鬓、大口”。就是说相貌非常丑陋。齄鼻:就是我们所说的酒糟鼻;秃鬓:两鬓早早就没了头发,古代道士不像和尚,入戒就必须剃掉头发,而是任其自然,终生不剃,头发长了,头顶打个髻,任其髯须飘飘,正所谓,仙风道骨。秃鬓是道不似道,僧不像僧,是很难看的一个相貌。大口:嘴巴很大,嘴角几乎达到耳根。
  关于行止:《全唐诗》记载:“饮酒石余,醉卧以拳入口。”
  关于医术:北宋 蔡居厚《诗史》的有关马自然的记载中有这样的描述“道士马自然有异术,饮酒至一石不醉,人有疾,以杂草木揉碎呵与人食,无不瘥。”
  《太平广记》:马湘字自然,杭州盐官人也。世为县小吏,而湘独好经史,攻文学,治道术。遍游天下,后归江南,而尝醉于湖州,坠霅溪,经日方出,衣不沾湿,坐于水上而言曰:“适为项羽相召饮酒,欲大醉,方返。”溪滨观者如堵。酒气犹冲人,状若风狂。路人多随看之。又时复以拳入鼻,及出拳,鼻如故。又指溪水令逆流食顷,指柳树令随溪水来去,指桥令断复续。后游常州,会唐宰相马植谪官,量移常州刺史。素闻湘名,乃邀相见,延礼甚异之。植问曰:“幸与道兄同姓,欲为兄弟,冀师道术可乎?”湘曰:“相公何望?”植曰:“扶风。”湘曰:“相公扶风,马湘则风马牛。但且相知,无徵同姓。”亦言与植风马牛不相及也。植留之郡斋,益敬之。或饮食次,植请见小术。乃于席上,以瓷器盛土种瓜,须臾引蔓,生花结实。取食众宾,皆称香美,异于常瓜。又于遍身及袜上摸钱,所出钱不知多少,掷之皆青铜钱,撒投井中,呼之一一飞出。人有收取,顷之复失。又植言此城中鼠极多。湘书一符,令人帖于南壁下,以箸击盘长啸。鼠成群而来,走就符下俯伏。湘乃呼鼠,有一大者近阶前。湘曰:“汝毛虫微物,天与粒食,何得穿墙穴屋,昼夜扰于相公;且以慈悯为心,未能尽杀,汝宜便相率离此。”大鼠乃回,群鼠皆前,若叩搕谢罪。遂作队莫知其数,出城门去。自后城内更绝鼠。后南游越州,经洞岩禅院。僧三百方斋,而湘与婺州永康县牧马岩道士王知微及弟子王延叟同行。僧见湘单侨箕踞而食,略无揖者。但资以饭,湘不食。促知微、延叟急食而去。僧斋未毕,乃出门。又促速行。到诸暨县南店中,约去禅院七十余里。深夜,闻寻道士声。主人遽应,此有三人。外面极喜,请于主人,愿见道士。及入,乃二僧但礼拜哀鸣云:“禅僧不识道者,昨失迎奉,致贻谴责,三百僧到今下床不得。某二僧主事不坐,所以得来。固乞舍之。”湘唯睡而不对。知微、延叟但笑之。僧愈哀乞。湘乃曰:“此后无以轻慢为意。回去入门,坐僧当能下床。”僧回果如其言。湘翌日又南行。时方春,见一家好菘菜,求之不能得。仍闻恶言。命延叟取纸笔。知微遂言:“求菜见阻,诚无讼理;况在道门,讵宜施之。”湘笑曰:“我非讼者也,作小戏耳。”于是延叟授纸笔。湘画一白鹭,以水噀之,飞入菜畦中啄菜。其主赶起,又飞下再三。湘又画一猧子,走赶捉白鹭,共践其菜。一时碎尽止。其主见道士嘻笑,曾求菜致此。虑复为他术,遂来哀乞。湘曰:“非求菜也,故相戏耳。”于是呼鹭及犬,皆飞走投入湘怀中。视菜如故,悉无所损。又南游霍桐山,入长溪县界,夜投旅舍宿。舍少而行旅已多。主人戏言“无宿处,道士能壁上睡,即相容。”已逼日暮,知微、延叟切于止宿。湘曰:“尔但于俗旅中睡,而湘跃身梁上。”以一脚挂梁倒睡。适主人夜起,烛火照见。大惊异。湘曰:“梁上犹能,壁上何难?”俄而入壁,久之不出。主人拜谢。移知微、延叟入家内净处安宿。及旦,主人留连。忽失所在。知微、延叟前行数里,寻求已在路傍。自霍桐回永康县东天宝观驻泊。观有大枯松,湘指之曰:“此松已三千余年,即化为石。”自后松果化为石。忽大风雷震,石倒山侧,作数截。会阳发自广州节度责授婺州,发性尚奇异,乃徙两截就郡斋,两截致之龙兴寺九松院。各高六七尺,径三尺余,其石松皮鳞皴,今犹存焉。或人有疾告者。湘无药,但以竹柱杖打痛处;腹内及身上百病,以竹杖指之,口吹杖头如雷鸣,便愈。有患腰脚驼曲,柱杖而来者,亦以竹柱杖打之,令放柱杖,应手便伸展。时有以财帛与湘者,推让不受;固与之,复散与贫人。所-处,或宫观岩洞,多题诗句。其登杭州秦望山诗曰:“太乙初分何处寻,空留历数变人心。九天日月移朝暮,万里山川换古今。风动水光吞远峤,雨添岚气没高林。秦皇谩作驱山计,沧海茫茫转更深。”复归故乡省兄。适兄出,嫂侄喜叔归。湘告曰:“我与兄共此宅。归来要明此地,我唯爱东园耳。”嫂异之曰:“小叔久离家。归来兄犹未相面,何言分地。骨肉之情,必不忍如此。”驻留三日,嫂侄讶不食,但饮酒而已。待兄不归,及夜遽卒。明日兄归,问其故。妻子具以实对’兄感恸,乃曰:“弟学道多年,非归要分宅,是归托化于我,以绝思望耳。”乃棺敛。其夕棺訇然有声,一家惊异,乃窀穸于园中。时大中十年也。明年,东川奏剑州梓桐县道士马自然,白日上升。湘于东川谓人曰:“我盐官人也。”敕浙西道杭州覆视之,发冢视棺,乃一竹枝而已。
  [以上内容由"米恩的月光"分享。]


下一名人:张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