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仙桃人物

陆建瀛


[][公元1792年-1853年]

  陆建瀛(1792-1853)
  皇帝教师爷陆建瀛
  陆建瀛是沔城人,官至两江总督、云贵总督,作为封疆大吏,显赫一时。但是他最得意的,还是做过几天山东大主考。
  陆建瀛做大主考时,可谓春风得意,他模仿皇上,搞了一次微服私访。有天碰到一户人家在给母亲做寿,就挤进去看热闹。做客的通常都有点假客套,你推我让,谁都不肯坐上席,陆建瀛不客气,一0坐上去了。大家看是个陌生人,就刁难他,说谁作的诗好,谁就坐上席。陆建瀛接过大狼毫,挥笔写了一句:“这个婆娘不是人”。众人大惊,骂他脑子有问题。陆建瀛又写道:“九天仙女下凡尘”,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第三句又不好听了:“养的儿子是强盗”,把人吓了一跳。陆建瀛不慌不忙地结了尾:“偷来蟠桃献母亲”。四句话太经典了,扣人心弦,引得满堂喝彩,都问他是什么人。陆建瀛提笔落了个款:“山东大主考,湖北陆建瀛”!马上跪倒了一大片,都是求功名的秀才举人。
  大主考虽说是虚名一个,可是很多人却梦寐以求。当主考有两个好处。一是所到之处,考生都成了自己的门生,逢年过节少不了“脑白金”;二是能当上大主考,说明朝廷承认你是大学问家了,再也不是大老粗。曾国藩就为此抱憾终身。有一年说好让他过一过主考瘾的,第二天却变卦了,要他出兵。害得曾大人空喜一场,虽然学问惠及后世,备受推崇,到死还是个湘军头目。
  陆建瀛这么幸运,说穿了还是靠关系。因为他当过太子洗马。
  太子洗马并不是给马洗澡的马夫,而是教师爷,就是陪太子读书。
  陆建瀛的学生说起来很吓人,又很丢人。就是清朝的咸丰皇帝,一个胆儿特小的主。几千个“八国联军”上岸,就吓得卷铺盖走人,躲到热河喂虱子。陆建瀛空有满腹经纶,却没有培养出一代明主,不免羞愧,后人很少提及。其实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咸丰倒霉,生错了年代,扶上马时,已经是清朝的晚期,药石无医了。
  别看咸丰在洋人面前软弱可欺,可他是皇家的子孙哪,能软到哪里去?如今平常人家的孩子都不好招惹,要星星都得给他摘下来,张嘴一嚎,全家都不得安宁,何况咸丰?
  咸丰是一个标准的“小霸王”,没人敢教他,老师一进门就挨揍。陆建瀛是硬着头皮接受工作的,第一天上班,就把瓦片藏进内衣,把钢盔戴在头上,把戒尺掖在后腰,差不多武装到牙齿了。咸丰和哥们儿把教室门虚掩着,听见吱咯一声响,立刻棍棒齐出,上中下三路一起招呼。可是老师却毫发未损,反而抽出戒尺,对着咸丰的0一顿狂扁,打得他告饶。
  咸丰这辈子被谁打过呀,吃这么大一个闷亏,不知道该向谁说。他想,我老爸那么大官都不敢打我,这位陆老师只怕还要官大三级呢!
  码头一整过来,咸丰就乖多了,再也不往阿哥们的凳子上放图钉,不抓格格们的小辫子了,教育风气空前好转。可是再好的学生也有犯错的时候啊!陆建瀛是个厉害的主,该出手时就出手,决不姑息迁就,咸丰没有少挨打。
  有一回咸丰背书,明明是“迅雷不及掩耳”,他偏偏背成“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多半是上网上糊涂了。陆建瀛抽出戒尺又要执法,咸丰吓得爸爸爸爸地乱喊。刚好道光这天下班很早,没去跟妃子鬼混,心血来潮到学堂视察工作,一听宝贝儿子在惨叫,就往教室闯。可是贵族学校搞的都是封闭教学,门关得死死的,陆建瀛也不打开,还在里面一五一十地打手板心呢!要是换一个场合,道光早就叫人把这姓陆的推出午门斩首了,可这是学校,得遵守纪律啊!道光是老革命碰上了新问题,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
  道光心里疼啊,嘴里就管不住了,在窗户外面嘀咕起来:“我的儿子,你打也做皇帝,不打也做皇帝!”
  陆建瀛也不客气:“不打不成人,打了成高人!”
  后来一想,这话皇上听了不一定高兴,得拣舒服点的话来说。于是加了一句:“不打成桀纣,打了成尧舜!”
  道光听了,只好苦笑一声,拂袖而去。你想啊,谁的儿子被打了还高兴得起来?
  咸丰算是彻底服了,见到老师就象老鼠见了猫,长大以后也崇拜得不行,觉得老师有能耐有魄力,很适合做武官,所以当了皇上就把陆建瀛外放了。咸丰要他为自己卖命,就写了一封信,信上说:“你过去是我的老师,现在是我的老师,将来还是我的老师!”
  陆建瀛被这话给害了,感动得一塌糊涂,于是不问青红皂白,死心塌地地为学生看家护院。后来果然打了很多胜仗,剿匪反霸,抗击英国侵略者,都打得很漂亮。只是不该镇压太平军,结果死于非命。
  


陆建瀛相关
同年(公元179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853年)去世的名人:
周立春 (18141853) 近代农民起义首领 上海市青浦

下一名人:陈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