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湖北省 > 潜江人物

刘泌如


[]

  (一)
  康熙潜江县志》(卷十七•人物志,隐逸传。以下简称《县志》)记载了清朝年初潜江的一位高雅隐士——塞翁。中国人大都知道,“塞翁”的故事,讲的是我国北部边塞有一位很会养马的老头儿,人们都叫他塞翁,有一天塞翁的马越过边界跑到了胡人领地去了,邻居们知道后都来安慰他,他却毫不难过地笑着说:这不一定就是什么坏事。过了几个月,这匹马果然自己跑了回来,还带回了一匹骏马,邻居们又纷纷来祝贺他,他却很淡然地说:白白地得来这匹骏马,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后来就有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之成语。
  潜江的这位塞翁名叫刘泌如,字邺侯。从《县志》和笔者手头收集到的《刘氏家谱》(安成世家)得知,刘泌如是汉高祖刘邦之后裔,即他是刘邦第四世孙汉景帝刘启第六子长沙王刘发这个支脉繁衍而来的,祖籍在今江西安福县竹江乡洋口村,家谱称其为“安成刘”。大约在元末明初其先祖迁徙到了今竹根滩镇的菏湖垸(今罗赵湾、田岭、仁和垸等村一带),因而现在人们又将这一支脉称之“菏湖刘”。刘泌如的祖父名叫刘勋,在明嘉靖年间官至户部郞中、刑部主事、河东运同;其父刘埏(shān),太学生,没入仕,后因其子刘若金名气被赠封“资政大夫,闽广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刑部尚书”;其兄刘若金,任过南明王朝的兵部尚书,晚年隐居家乡著《本草述》行世于今,史称著名的国医大师。《县志》载:“塞翁,系出安成刘,翁高祖赠君巨秀,徙居潜江,生翁曾祖孝廉勋,官运同”。
  刘泌如出生在明朝末年的社会动荡期,其家庭令他饱读经诗,期望他能弘扬先辈之遗风,入仕为官,但他“知世将变乱”,也看透了朝廷的腐败无能,看透了官场的黑暗腐朽,对科考入仕毫无兴趣,却另寻精神寄托,喜欢上了琴棋书画,尤其潜心于水墨之中,对花鸟虫兽古之画技特别专注,并颇有成就,由此,逐步形成了他刚直不阿,孤傲不群,放任自流且洁身自好,安贫乐道自在的性格。当时,世人视他为战国时期齐国的著名隐士、思想家于陵仲子(原名陈子仲,先后坚辞不受齐国大夫、楚国国相等职,迁居于陵山中,终于灌园,以示“不入污君之朝,不食乱世之食”,最终饥饿而死)。《县志》载,翁“性狷介(juànjiè,性情正直,不肯同流合污),不伍于俗。时人有于陵仲子之目”。
  (二)
  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大明灭亡的最后一年)、清顺治元年(1644年,大清开国第一年),其兄刘若金已入南明朝隆武帝朱聿健帐下,任刑部尚书,特奉诏遣人来潜接刘泌如入朝为官,并和家人同到闽、粤与其兄同居海边。刘泌如却不以为然,拂袖对来使说道:“习见台阁(台阁,旧时尚书省的别称)故事,虽有黄琼(东汉名宦,初以其父之荫恩授太子舍人不就)、李固(东汉著名大臣),自甘恬退守节,岂少季札(春秋战国时期吴王的第四子,不愿做国君,希望四海一家的高隐之士)、子臧(春秋战国时期周王朝长子,成全别人当国君的贤雅之人),独奈何受任子封乎!”来使听了刘泌如讲的这些历史故事,对其人其志,甚是钦佩,不再勉强。
  事隔两年,南明隆武帝被清军在福建长汀擒杀,其兄刘若金险些命伤闽、粤山中,他及时脱离南明朝归隐潜江故里杜门谢客,潜心著述《本草述》。有此经历,刘泌如和家人都有塞翁失马之感受,从此,他自号“塞翁”而面世,世人知晓其“坚德固性”之秉性,也都乐意称他为塞翁。他也是告诫人们只要有乐观向上的心态,任何事情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是有可能向好的一面转化。
  塞翁刘泌如秉性豪放,常常居无定所,喜欢与人饮酒吟唱自娱,每当酒过三巡至酣畅淋漓时,诗兴大发,画意丛生。泼墨且诗成后随手弃之,不愿示人。众人拾起自是当宝物收藏。尤其在他画意随酒兴而至时,甚而狂呼大叫,笔墨飞舞,即兴成画。偶尔清静下来,精于工笔画花鸟,三五天也不出一幅作品。当时他的作品已享誉荆楚并名震京城,以得其真品视宝物、为荣耀。有托人带书信求其画作的;有出重金买其作品的,“四方贤公卿造庐,就见者无虚日”,塞翁大都婉言谢绝,并迁居躲避。
  愈是躲避,其画作愈是金贵,索求者愈多。《县志》载:塞翁“酒漓歌罢,微酣落笔,尺蹏(tí,本意指有角质保护的哺乳动物足趾,这里指很小的纸片)便画,笔墨飞舞,狂呼大叫,淋漓满志,得者争以为宝。或贻书致币,郑重请乞,摩抄缩瑟,经时不肯就一纸。四方贤公卿造庐,就见者无虚日,翁唯引分自谢,以是逃名,而名愈盛”。由此可见塞翁之画作艺术水平非同一般。
  (三)
  刘泌如虽然对其作品“不以示人”“不肯就一纸”,但有心收藏者还是珍藏了他不少作品流传于今。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目录》第十四册、第十八册等资料中得知,今国家级及省博物馆皆珍藏有其作品。广东博物馆收藏有刘泌如的《松鹤图》,藏品编号为“粤1—0422,清,刘泌如,轴绫,墨笔158X44.5”;天津博物馆收藏有刘泌如的《竹树鹳鹤图》,藏品号为“津7—1104。清,刘泌如,轴纸,101.2X36.7”;吉林博物馆收藏有刘泌如的《莲房水鸟图》,笔墨纸本轴,135.5X45。此画幅左端署“塞翁”,其下印两枚,一为“何得一身闲”,一为“刘泌如,字邺侯,号塞翁”。现代人评价这幅作品时写道:“此图以侧锋写残荷、莲房、水草、浅水及涉水鹭鸶。画中水鸟单腿站立,低首作注视啄食状。整幅画除水鸟眼、嘴、羽毛略施花青赭(zhě,红褐色)石外,余均水墨。笔墨写意不羁,放浪活泼,笔调简致,意境萧然,所写当为残秋之景”。
  从古至今,潜江人的书画作品能有此不朽艺术价值者寥寥(民国时期出了一位“世上不可无”的金石、篆刻大师易均室。后有其传)。可爱的塞翁是潜江人的骄傲,他七十一岁而终,葬于县南砖桥垸(今熊口镇马场村一带),安陆府通判张汝瑚(今福建同安县人,清顺治十二年进士,初授清源知县,被罢官后复起安陆府通判,著作多有闻世)为其撰写墓志铭。
  愿潜江再有塞翁闻世!


下一名人:莫与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