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省 > 本溪 > 本溪满族自治县人物

邓铁梅


[公元1892年-1934年,著名抗日英烈]
  邓铁梅,名古儒,字铁梅。1892年(清光绪十八年)生于本溪县小市磨石峪村一个士绅家庭。7岁就读本村私塾,后入小市三门洞高等小学堂。邓铁梅记忆超群,深受老师宠爱,从小爱听故事和习武,崇拜抗元英文天祥诗句“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杜鹊啼血归”的境界。铁梅青少年时期正赶上丧权辱国的清政府将辽东地区划为日俄战争的战场。辽东地区战火不断,当地土匪乘机蜂起,百姓饱受刀兵掠夺之苦。邓铁梅祖父邓荣昌是辽东一带有名的士绅,不忍乡里满目疮痍,民不聊生,倡组民团,将匪首二楞锏(山头号)黄义山抓获送官。此举与黄匪结仇。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6月,土匪约200余人寻仇袭击磨石峪村,邓铁梅的父亲邓继新率众奋起抗匪,与家人、亲属、团勇12人皆死于土匪刀枪之下,邓家房舍尽被焚毁。15岁的邓铁梅目睹家破人亡的惨状,誓志歼匪报仇。此后不分冬夏,拜师习武,精通枪械。18岁由三门洞高等小学堂毕业,适逢邓铁梅六叔邓继述在小市总甲所任总甲长,凭借六叔之力入总甲所任文书、班长。1917年(民国6年)邓铁梅考入本溪县警察训练所,受训6个月后被分配到本溪县警察大队任巡警,班长。1921年(民国10年)调到凤城县警察大队,先后任班长、大队长、1928年(民国17年)任凤城县-长。邓铁梅在凤城任职期间,于1925年(民国14年)回乡省亲时,听乡亲们议论小市区长肖文波勾结官府,鱼肉乡民,横征暴敛,设抽头,乡民有苦难言。为伸张正义,驱逐贪宫,邓铁梅深入调查,核实证据,秉笔直书,列举区长肖文波四大罪状,并上告到奉天省长公署,直到同年7月6日,奉天省长公署作出“呈悉既据查明,区长肖文波御下不严溺职,应准撤革,听候查办”的指令,乡亲们听到此信后,群情振奋,邓铁梅声望大增。1928年(民国17年)初夏,日军因在安奉铁路凤凰山下的路段上发现一块大石头,便借故生事,向县政府提出无理要求。两天后,几十名日本守备队员荷枪实弹将县公署包围,逼迫县长在文件上签字。邓铁梅闻知,速调公安队紧急集合,并亲自持枪闯进县公署。邓铁梅针对日本人的蛮横无理的要求,断然拒绝。日军官勃然大怒,抽出战刀进行恫吓,邓铁梅横眉怒视,立即拔出手枪对准日军官,日军见状,便垂头丧气,狼狈地走了。邓铁梅的大无畏精神深得民众赞誉。
  翌年,日本商人依仗日本守备队势力所经营的青城子铅矿,违反规定,越界开采,凤城县长派邓铁梅查办此事。经过调查,发现越界开采情况属实,遂采取断然措施,查封此井,狠狠地打击了日本商人和日军守备队的嚣张气焰,替中国人出了一口气。同年,邓铁梅又把盗-土的亲日分子曲明冗逮捕入狱,并将国土赎回,再次维护了民族利益。在县-任职期间,邓铁梅目睹警政积弊,深感旧中国的官场政治腐败,使民众饱受困苦。对此他廉洁守己,体恤民情,严格约束部下不准侵扰百姓,并对那些勾结官匪,鱼肉乡里的土豪劣绅严历打击。他对上不阿,对下不凌,耻与贪脏枉法的官吏为伍,他的正直在旧中国的官场中是行不通的,屡遭陷害报复和排挤。至1929年(民国18年)被撤职,另调省警务处任督察员。到任不久,因未去拜见新到任的警务处长,再受排斥,便愤然辞职。1930年(民国19年)应同僚之招,去哈尔滨特别警察管理处任督察员。1931年(民国20年)春调任牡丹江警察分署任署长,到任不久,因与上司不和遭革职。
  1931年4月,邓铁梅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辽宁,先后到沈阳锦州谋职,未能如愿。正在这时,爆发了“九一八”事变。狼烟千里,辽、吉两省大片土地沦陷。目睹蒋介石国民政府不抵抗政策所造成的严重后果,邓铁梅愤慨地说:“-当政,军队有土不守,真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他表示:“我们宁可被打倒,也不能被吓倒,不能俯首当-奴。”民族义愤使他下决心返回辽东山区组织抗日队伍。邓铁梅在锦州拜会了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陈述了自己的想法,当即得到黄显声的支持和赞助。
  同年10月下旬,同好友云海青乘火车离开锦州,经沈阳回到凤城县小汤沟顾家堡子(今属岫岩大营子乡),串联旧好十数人,不久便组织200多人的抗日队伍,在凤城县尖山窑正式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自卫军,邓铁梅任总司令。在成立大会上,邓铁梅宣布抗日自卫军纲领:“武装抗日,保卫家乡,抗日救国,保民第一,不妥协、不投降。”战斗口号是:“不爱钱、不怕死、军民一体、抗日救国、收复失地。”至12月底,抗日队伍扩大到l500多人,建立3个大队,一个武术队,一个侦察队。从此,这支民众武装打响了辽东地区民众抗日第一枪。
  自卫军组建后,士气旺盛,斗志倍增。邓铁梅抓紧战机,决定夜袭凤凰城。 1931年(民国20年)12月25日夜,派人探知凤凰城县城的日军武装和警察各有200余人的兵力布置情况后,马上作了周密的作战计划,兵分4路,第一路在凤城以南的张家堡子切断电话线,使凤城与其以南的高丽门、安东车站断绝联系;二路在凤城车站以北的四台子设下路障和埋伏,阻击从连山关、鸡冠山北来的增援之敌;第三路袭击火车站,消灭火车站守敌;第四路冲进县城进攻日本守备队和警察署。晚10时,战斗打响后,民众自卫军把车站和城内的敌人包围起来,切断联系,使敌首尾不能相顾。自卫军捣毁了县衙、-和日本特务机关平井药房,砸开监狱,救出“九一八”后,日伪逮捕的爱国人士。战斗持续到第二天清晨4时,在敌人增援部队到来之前,自卫军撤出战斗,此役共打死日伪军50余名,缴获步枪300余支,轻机枪3挺,迫击炮2门和大批弹药。
  东北民众自卫军夜袭凤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狠煞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给日本侵略者沉重的打击。在国内引起了很大震动和反响,辽东抗日自卫军威名大震。凤城大捷后,自卫军的队伍迅速扩大,军队编制由大队扩编为9个团。1932年3月,在北平的抗日救国会派代表苗可秀前来与邓铁梅联系,邓铁梅详细向苗可秀介绍了民众抗日自卫军成立的经过和现状。苗可秀返回北平向救国会汇报后,救国会立即委任邓铁梅为东北民众义勇军第28路军司令。同年4月21日,唐聚五在桓仁成立辽宁民众自卫军,又委任邓铁梅为第13路军司令。邓铁梅率部先后进驻庄河、大孤山,该地区的伪政权和伪警察在义勇军的威慑下,接受义勇军的条件,交出武器,仅庄河县城就收缴400多支0,迫击炮2门和大批弹药。
  同年8月,自卫军在转战中打败伪军李寿山部,进入战略要地龙王庙,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共进行大小战斗近百次,除攻打凤城、庄河外,包括占领黄土坎,三打大孤山,智取卡巴岭三义庙等战斗,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自卫军也发展到15000多人,成为“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日武装力量中的一支劲旅。这支部队活跃在安东(今辽宁丹东)、凤城、岫岩、庄河、本溪等数百公里的宽广地带不断打击日军。
  为了坚持长期抗战,1932年,邓铁梅接受了中共南满团省委书记邹大鹏关于加强军队政治工作的建议,加强部队军事训练,整顿部队。在组织建设上,司令部下设秘书、参谋、副官、军械、军需、军法、军医、财务等八大处,成立器械、被服、印刷等工厂,保证部队军需供应。此外,邓铁梅还注重军队宣传工作,抽调文化基础比较好的11名队员,组成专职宣传队,通过张贴标语,编歌曲、画漫画、讲战绩等形式扩大抗日宣传,这些宣传工作激发了广大军民的抗日热情。为巩固革命胜利果实,邓铁梅非常重视根据地的建设。他鼓励发展农工商业,禁止粮食外流,制定了合理的税收政策。缴获了50多万公斤敌伪的官盐,掌握了盐滩,没收了逃亡地主大量财产。印发了“东北民众自卫军流通券。”所有这些措施,对安定后方,巩固根据地和支援整体抗战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在思想建设方面,他为部队制定了严明的纪律。对于个别违犯群众纪律的,不论职位高低,功劳大小,一律给予严励惩处。有一次,发现自卫军队员孟广志到老乡家索要二两大烟土,家里没有,逼其进城买。邓铁梅知道后,立即派稽查队将孟抓来,召开了军民大会,当众讲明孟的0事实,给予严惩。
  每逢部队离开驻地时,他总是派稽查队前去老乡家了解是否有违犯纪律的。若有发现,必须回去向老乡当面检讨错误。行军作战时,邓铁梅和战士们一样步行,从不骑马,也不许别人骑马。他向干部战士们说:“一匹马一天吃的粮食够一个人吃好几天,我们吃的粮都是来自老百姓,负担够重的,你再养几匹马,老乡们能负担得起吗?”有一次,从本溪来一批抗日义勇军加入邓铁梅的自卫军,他们途中从老乡家拉来一些牲口。邓铁梅在欢迎大会上向前来参加自卫军的战士们说:“咱们吃粮靠乡亲们支援,你们把乡亲们的牲口拉来,他们用什么种地?地种不上,拿什么来支援我们抗日?”经过教育,战士们都把牲口送还原主。1932年夏,二道河一带闹粮荒,有很多乡亲已经断炊。在这危急关头,邓铁梅从龙王庙调出5万多公斤粮食运往灾区,解救了灾民的危难。由于他注意军民的团结,和群众的关系好,群众主动地为自卫军送情报、当向导,积极支援自卫军的抗日斗争。同年夏,邓铁梅因事来到游击区一个村子,不料与伪军遭遇。在这危急关头,有一名中年农民主动出来护送他出村。当他们走到村头时,遇上伪军的岗哨进行盘问,那位农民机智沉着地说:“这是我表哥,住在前堡,我送送他。”就这样,邓铁梅才安全脱险。
  邓铁梅从抗战的实际需要出发,重视干部的选拔和培养。他除招收了300多名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青年组成学生大队外,还多次举办营、团以上干部学习班。分别对学生队和干部进行军事技术和爱国主义思想教育。
  邓铁梅对指战员们的战斗素质要求也是十分严格。他为部队提出行动方针:“不怕死,不爱钱,打日寇,除汉奸,要与百姓同甘苦,要为死难同胞报仇冤。”他在行军作战中要求指战员:“不露军情,服从命令,遇敌前进,不要怕死。”他经常向指战员们讲:“人生不就是一个死吗?怕死就不能抗日。”自卫军佩带的臂章上印有六个醒目大字:“不怕死,不爱钱。”鼓舞民众抗日斗志,提高军队战斗力。
  同年5月,本溪抗日自卫军黄拱宸率抗日武装加入邓铁梅抗日队伍。这时邓铁梅直接指挥的部队已达16000多人。部队改编为18个团(包括警卫团、骑兵团、炮兵团)以及第一、第八、第十九3个支队和一个大刀队。任命黄拱宸为左参赞,派参谋长李兆麟为驻北平代表,负责抗日救国会方面的联系。并在尖山窑、三清观、河里寨、龙王庙、黄土坎等地建立了游击据点
  日蒋《塘沽协定》签定以后,日军加紧对辽东三角地区民众自卫军的围剿和讨伐。日军独立守备队第四大队长板津直纯纠集日伪军进行3次大讨伐。实行“三光政策”和“集家并屯,”给自卫军作战带来一定的困难,作战环境十分艰苦。
  1932年春,日伪军疯狂地对抗日根据地实行扫荡,民众自卫军一部约600余人被敌人包围在凤城县西部的老平顶山上。空中有敌机,地上有重兵围困。但自卫军全体指战员下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英勇顽强地坚守阵地四昼夜。最后绝大部分战士由于敌众我寡和冻饿而壮烈牺牲,只有少部分战士冲出敌人的包围。邓铁梅率领着这支抗日队伍,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使得日寇统治者惶惶不可终日。因此,日本帝国主义者将邓铁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也深知要消灭民众自卫军,首先必须降服邓铁梅。于是,便利用邓铁梅昔日好友及旧部多次来信劝降,以高官厚禄进行引诱,但都遭到邓铁梅的拒绝。最后敌人提出与邓铁梅“谈判。”邓铁梅考虑民众自卫军自成立以来,艰苦抗战一年多,需要有个时间休整一下,补充装备,筹集给养,以利再战。便与其他领导人商议,决定将计就计,和敌人周旋一两个回合。他在一次干部秘密会议上说:“让我们先找个阴凉的地方喘口气,搞点-弹药,然后咱们就来一个打渔带杀家。”经过大家详细讨论,决定派出以苗可秀为首的代表团到奉天(今沈阳)与日军“谈判。”但日方无意“谈判,”借故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并说在这不能谈,必须到新京(今长春)去谈。苗可秀提出:你方提出的条件,我无权回答,要解决问题,你方可派代表与我到我们司令部去谈判。于是,日方派出6人前来凤城沙里寨。事后,邓铁梅下令将日方代表全部处决,以表示他抗日的决心。”
  1933年4月15日至1934年初,日伪军先后对抗日自卫军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讨伐,自卫军改变战术,灵活应战,待机消灭敌人,并取得局部胜利,由于长期坚持抗战,加上给养不足,操劳过度。1934年5月下旬,邓铁梅因病到岫岩县头道干沟小蔡家沟张家堡张文燮家中养病。不料,在30日深夜,叛徒沈延辅带领6个特务闯进张家,将邓铁梅抓走,由伪军护押到凤城,又秘密押到奉天警备司令部军法处,以后送进伪陆军监狱。一天,一个日本搜查队长来到邓铁梅的囚室。神态傲慢地向邓铁梅问话,邓铁梅坐在桌旁,低头练字,毫不客气地说:“今天我不舒服,不愿意多说话。”这个日本军官无奈,只好改用谦恭的口气问长问短。邓铁梅只冷冷地与他说了几句。日本军官临走时,递过自己的折扇虚伪地请邓铁梅题字留念。邓铁梅接过折扇,略加思考,便挥笔写下了:“五尺身躯何足惜,四省失地几时收”这一气势磅暗的诗句,使这个日本军官看后恼羞成怒,墨迹未干便溜了出去。敌人的一切阴谋诡计都遭到破产,于是便对邓铁梅的肉体进行摧残,企图动摇他的抗日意志。邓铁梅对来探监的亲友一再表示:“我白纸不能划黑道,粉墙不能沾黑点,我决不会投降。事到如今,我活着将与草木同休,死了可与古人并存。我宁愿死,决不贪生。”表现了抗联斗士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
  1934年9月27日晚,关押邓铁梅的伪陆军监狱,从狱吏到门岗,全部换成了全付武装的日本军人。9月28日早五点,时年43岁的抗日将领邓铁梅被日本侵略者秘密杀害。中国共产党中央对邓铁梅的抗日救国壮举给予极高的评价。中共中央在1935年8月1日发表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中,把邓铁梅烈士称为“为救国而捐躯的民族英雄。”1935年11月,中共南满省委把以邓铁梅旧部为基础组建的一支队伍命名为“铁梅支队。”邓铁梅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出之后,天津《大公报》登载了《悼念邓铁梅》一诗。
  凤城县人民政府早在建国初就以邓铁梅的名字命名了街道。1987年9月,本溪县人民为永远纪念和缅怀邓铁梅的抗日功绩,在山城子乡修建了邓铁梅纪念碑。
  [以上内容由"紫午夜"分享。]


邓铁梅相关
同年(公元1892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34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崔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