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河北 > 唐山市 > 乐亭县人物

崔佑文


[][公元1850年-1902年]
崔佑文介绍:

  清•京东第一“皇粮庄头”——崔佑文(崔八厮)
  在乐亭崔、刘、张、史四大家族中,崔家曾以官势居于榜首,世称“京东第一皇庄”。其家族在朝并无名宦显要和什么出名的大人物。但一提起崔八厮,却妇孺皆知,无人不晓。
  崔八厮的真名叫崔佑文(1850——1902),字宣侯,此人还捐有一个选同知(亦称州同,即协助州官办事的官吏)的官位。因他在崔家同辈弟兄中排行第八,又因其人性情怪异,故人们很少叫他的名号或呼他一个“爷”字,却都用“崔八厮”这一浑号呼之。


   崔八厮系满军汉白旗人,祖居吉林省长白山麓崔家沟。始祖崔景禄官居军中都尉之职(史料中尚记有祖辈崔景祰为汉白旗指挥),清顺治元年(1644年)随清 军入关。定都北京后,顺治皇帝下诏以田代俸,奖励有功朝臣,崔家被分封永平府治内的稻地、榛子镇、迁安以及乐亭城南郎君庙(俗称庙上)一带圈地占田。其收 入除很少一部分作为皇粮,供俸恭亲王府外,其余大部统归崔家享用。
  崔家的旗地,全部出租给当地农民耕种,每年皇粮租金潮水般涌入崔家,其收入“超万户侯”。为此,崔家很快成为富甲京东的大家族。
   到崔佑文辈,其家族的奢侈腐化,可谓登峰造极。崔佑文兄弟辈,分立聚德、崇德、广德、正德、明德等八大堂号。各堂庄园建筑自成体系,北起郎君庙,南至朱 各庄,由北向南错落有致,占地近万亩。在庄园的建筑过程中,以崔佑文为首的崔家兄弟争相攀比,座座庄园,古香古色,庭园装饰皆为皇室风格。崔佑文胞兄弟五 人的翠花门楼前,均雕有一对张牙舞爪的大石狮子,因此,在当地遂有“十狮营”的别称。
  崔佑文弟兄一代,是崔氏家族中最为辉煌的一代,同时也是崔氏家族走向没落的一代。
  崔家后期之所以一度走向辉煌的巅峰,除依仗王府势力和自家田产外,更多得济于江苏嘉定人文中堂徐郙的荫庇。
   出身纨绔、劣根最深的崔佑文,有了徐郙这个靠山,在乡间更加有恃无恐,为所欲为。他胆敢以身试法,明目张胆地私造假币(银元)上市流通。有人上告,官府 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崔家长期窝藏被官府通缉的杀人要犯王占一,尽人皆知,此人即便在县衙门前招摇过市,县太爷碍于崔家的权势,竟不敢动其一根毫毛。
  地方-凡来乐亭任职都要到崔家拜访。清光绪年间,由京城派来一位姓骆的县令,就因为没到崔家拜访,崔佑文怀恨在心,找人进京和徐郙一说,没出几日就将这位县令调出乐亭。
  崔佑文为了搜括民财,举办全县性的“花会” 聚众-,一时间把整个乐亭闹得田园荒芜,民不聊生。村民告到官府,县令无奈到崔家进行规劝,崔佑文非但不予理睬,反而对七品朝廷命官当众进行羞辱。
  光绪二十七年,崔、杨两家曾为一片“港地”打过一场官司,当地群众称之为“打官港”。这场官司的结局,当然以崔家胜诉落下帷幕。因事情有失公允,但迫于崔家权势,众人只能缄口默不作声,连港地的主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凭借祖辈为之营造下的优越生活环境,崔佑文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饱食终日,纵情享乐。
  世传此人,一生不近女色,但对于民间艺术却爱之入癖,家中成年养有乐亭皮影班、乐亭大鼓班、莲花落班,一度还曾养有梆子班。
  清朝道、咸时期崔家只有一个影班,即后来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崔家大班。
  崔家养影,多是供自家享乐。聚德堂外宅终年戏台不撤,鼎盛时期每日开箱三次,除上午早班、下午夜班开影专供老爷太太观赏外,中午还要专为“扛活的”杂役佣人开箱唱影以示酬劳。岁时节令,农闲季节多为当地乡民公演。
   同治末年,崔佑文被崔氏家族公推为主管梨园主事。自他接手后,对皮影进行了大胆革新。他刻意网络人才,为不使名角流失,在崔家大班独树一帜,实行了演员 押班金制度。即选聘到名角,首先签订合同,根据水平高低,少则几百银两,多则上千两,给予数额不同的押金,作为演员的居家生活费用。签约期间,演员不得跳 槽离班,否则要付出数额巨大的赔偿金。
  崔佑文对后继人才的培养颇具匠心。在他的精心谋划下,崔家始创崔家子弟科班,即后人称谓的崔家小班。 崔佑文对于子弟班的组建,非常重视,不拘一格聘用教师。学员的考核录取,崔佑文都要事必躬亲。随着这项措施深入实施,对于崔家皮影事业的发展,收到了显著 成效。崔家大班很快发展成为乐亭的超级班社。
  随着时间的推移,崔家小班,人才济济,艺术水平得到了飞速提高,不单是为大班输送了艺术人才,而且对其自身的发展完善,亦收到了显著效果。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形成了崔家大、小班-机制长期并存的繁荣局面。
  崔家在养影的同时,还供养了其他戏种。
   1885年,崔佑文由民间引进了“蹦蹦戏”,演进到名为“双发合”的“莲花落”班。“双发合”班初创阶段,主要艺人有邱喜、张玉琛、张玉树、杜芝薏(金 菊花)、金开芳、任连会、成兆才等二十余人。这群艺人多是民间地摊儿唱莲花落、民间小曲的流散艺人。进入崔家梨园后,受河北梆子等姊妹艺术的影响,发展成 为台上演出的“莲花落”,当地亦称“落子”。
  崔佑文他不仅着意把“莲花落”培育成一个规范的戏班子,还为解决“莲花落”班后继有人的问题,招收了孙凤鸣、孙凤刚、任善庆、张一根等十多名十岁左右的青少年开创了“双发合”莲花落小班。选聘王连、张连、陈君、齐老板等艺人任文武戏教师,专攻唱腔、身段及武打功夫。
  在中国的戏剧史上,将崔家开设的“莲花落”小班,视为评剧界所办的第一个科班。
   崔家养的“双发合”“莲花落”大小班,实际上就是后来发展成为全国一大剧种评剧的前身。今称评剧创始人的成兆才,1885年进入崔家时还只是一个十二岁 孩子。是崔家这块梨园乐土,为其提供了优越的学戏环境和充分展露艺术天赋的发展空间。他的成才首先得益于崔家这一评剧诞生的温床,是乐亭崔家为成兆才后来 称尊评剧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乐亭崔家对于乐亭大鼓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亦功不可没。据史料记载,温荣、齐祯、陈际昌等著名大鼓艺人都曾到崔家从业,得到过崔家恩宠有加的特殊照顾。世代相传,乐亭大鼓之所以从“乐亭调”发展、定型为乐亭大鼓,其中崔佑文所作贡献有口皆碑。
  崔佑文酷爱民间艺术,以雄厚的财力,毕生的心血,倾注于皮影、大鼓、评剧等艺术的培育,对于韩增陈继昌(艺名陈活埋)、成兆才等一批艺苑名人的培养做出了贡献。
  崔家的荣华富贵是建立在大量旗地地租之上的,因此,随着清帝退位,民国建立,颁布散佃旗地,还归农田之后,崔家失去赖以生存的来源,坐屹山空,家势急剧败落下来,显赫近300年的京东第一皇庄,随着清王朝的覆灭而逐渐解体。
   正值崔佑文日薄西山,人命危浅之际,被其挤出乐亭的县令骆孝先在庆亲王的支持下,官复原职,再次当上了乐亭县令。当他第二次来到庙上时,崔佑文落魄的凤 凰不如鸡,已非当年的崔八厮了。年轻气盛的骆孝先,哪肯再把崔佑文放到眼里,在骆的当众羞辱之下,飞扬跋扈一生的崔佑文,不久便饮恨含羞离开了人世。
  [以上内容由"junjie951"分享。]


同年(公元1850年)出生的名人:
同年(公元190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韩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