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安徽省 > 六安 > 裕安区人物

车厚桥


[公元1906年-1930年,革命烈士]
  车厚桥,字受书,号东平,1906年11月27日生于安徽省六安县龙门冲西边傅家院子的一户农民家庭。其父车明星,为人忠厚,幼年读过几年私塾,成年后继承父业。后与乡邻因土地、山界纠纷涉讼,将土地房产变卖掉一部分。当时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他为了不再受欺侮,先后变卖田产,让三个儿子跟随当地私塾先生金明耀读书,指望孩子习文成才,光耀门庭。金老先生以车厚桥是受父命前来读书,为之取字为︰受书。
  车厚桥的幼年和青少年时期,是在家境渐次衰微中度过的。清末民初,官兵土匪横行乡里,农村两极分化加剧,许多自耕农纷纷破产,不少贫苦农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的卖田卖地,有的卖儿卖女。车厚桥看到乡邻们贫病交加,家破人亡的情景,便产生了学医的念头,16岁开始跟姓傅的中医学习。
  1922年,龙门冲一带出现大刀会组织,山庄里的会友经常在一起演习武艺,谈论如何反抗官府的欺压和狙击土匪的骚扰。车厚桥受到乡邻的影响,也时常向他们学习武艺。
  1927年2月间,六安西两河口冯家院子的共产党员冯孝山,根据党的指示,同王少赞、卢光元、黄大海等到龙门冲秘密开展农运工作。正在十字路口徘徊的车厚桥,好似迷途的孩子找到了母亲,即刻投入党的怀抱,并在党组织启发教育下,串联青年农民阎志新、楼东才、简从宽等报名加入农民协会。同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打击土豪劣绅势力,积极开展农运活动,各地农会以骨干分子为主,成立“摸瓜队”。车厚桥担任龙门冲农民协会“摸瓜队”队长。他带着十多名队员,手执土枪、大刀、长矛,先后对地主吴亦良、金鸣熬、金鸣中、詹文王、唐先五、张汉青采取贴票罚款、杀猪出谷、缴枪烧账的办法给予惩处;对有破坏活动的豪绅恶棍李占全、王莺、许大昌、许大济、汪老三、戴云三就地枪杀示众。很快,农民运动在寂静的山冲里搞得轰轰烈烈。
  经过打击地方反动势力,农会组织逐渐壮大,并发展了一批党员。“摸瓜队”也扩大到20人左右,拥有五六支钢枪,正式成立了三区七乡赤卫队,由冯孝山任队长,车厚桥任副队长兼党支部副书记。经宣传发动,赤卫队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拥护和支持,连当地的妇女和儿童,也纷纷为赤卫队站岗放哨,侦察敌情,传递消息。
  同年夏,驻扎在西两河口的国民党军某部一个排到回龙寺“清乡”。车厚桥得知后,立即部署伏击敌人,保卫家乡。傍晚,车厚桥率领十几名赤卫队员,带着钢枪、大刀、长矛,埋伏在山道两旁的树丛中。敌兵刚进包围圈,车厚桥一声令下,带头冲出草丛,向敌人尾部杀去。敌人被这一突然的打击吓懵了,加之林深路窄,摸不清虚实,不敢接战,仓皇逃去。这一仗毙、俘敌各一人,击伤多人,缴枪两支。初战的胜利,大大地鼓舞了赤卫队员的士气。
  同年秋,赤卫队化装混进西两河口,里应外合,奇袭驻在西两河口街上的国民党某部,缴获一批0、银元。当赤卫队撤出战斗时,西两河口街边小忿河的河水突然猛涨,赤卫队长冯孝山因腰缠几百块银元,泅水渡河时不幸溺水牺牲。不久,党组织任命车厚桥担任赤卫队长。
  在党的领导下,龙门冲一带的农民运动迅猛发展,赤卫队逐渐扩大到数十人。时值新春佳节,山区人民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车厚桥面对革命斗争的严峻形势和家乡如火如荼的农民运动,心情异常激动,挥笔写下“要为实现苏维埃中国而奋斗终身”的誓言,表现了他对中国革命的坚强信念以及为革命战斗到底的献身精神。
  与此同时,国民党反动当局也积极在县内各区、乡(镇)建立“民众自卫团”,坚决与人民为敌。1928年夏,敌驻独山的杨邦代部的王小铲子在龙门冲设立局子,有一二十人枪。当地土豪劣绅狐假虎威,猖狂地向农民催租逼债,收缴苛捐杂税。广大群众纷纷要求赤卫队除掉王小铲子这条毒蛇。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趁敌人睡熟之际,车厚桥带领几十名赤卫队员和农会骨干,摸掉敌人的岗哨,在内应的协助下,活捉了王小铲子,并立即就地枪决。
  不久,车厚桥听说反动保董苏守亮,在保里作威作福,鱼肉乡民,严重地阻碍了当地农会的发展。为了惩罚恶霸,打开局面,车厚桥与-、王耀轩、韩仰渠、张亮等5人,身藏短枪化装成赶集的农民,来到苏守亮的布店。车厚桥和-先跨进店面,假装买布,乘苏守亮转身拿布的机会,车厚桥一手揪住苏守亮的领口,一手用枪抵住苏的胸口。苏的二弟苏守周见事不妙,高喊起来,跟在后面的另外三个同志,立即开枪将他打死,并对店堂的伙计进行教育。随后,将作恶多端的苏守亮押至通水冲镇压。
  同年秋,匡冲恶霸地主吴亦良仗着自己庄园有更楼、有保镖,肆意欺压人民,并勾结官匪周黑头,杀害了农会会员赵俊的母亲,群众对其恨之入骨。车厚桥得知消息后,率领赤卫队员和农会会员一二百人,带着自制的土炮,乘夜静更深包围了吴家庄园。猛烈的-声和呐喊声,吓得吴亦良弃家逃进山里。这一仗,打死吴家一人,缴获钢枪一支,土炮一门。并扒开吴家的粮仓,把粮食分给农民。从此,吴亦良再也不敢下乡欺压百姓了。
  1929年11月7日夜,车厚桥突然接到三区区委书记许希孟来信,叫他立即赶到独山镇六安县立第四高等小学参加会议。会议决定立即举行武装暴-动,推翻国民党在独山的反动统治,营救三区二乡农协常委兼秘书何寿全,追回二乡农会会员花名册。在讨论武装暴-动各项具体问题时,车厚桥提出,独山的敌军除魏祝三部30多人枪外,尚有7日下午刚到独山河神庙的麻埠民团头子汪东阁部朱孟功一个排,约30​​余人枪。他提议,为了确保暴-动成功,必须分化敌人,孤立魏祝三部。会议采纳了他的建议。经人说服,朱孟功慑于农协的强大声势,同意在农协与魏祝三部发生冲突时,严守中立。
  8日拂晓,独山周围15个乡的农会会员和赤卫队员数千人,从四面八方涌向独山镇,下午3点左右开始行动。战斗打响时,朱孟功排一枪未发,悄悄离开独山,因此赤卫队得以分化敌人,使暴-动取得彻底胜利。
  随即,霍山西镇的农会和赤卫队举行暴-动,为适应形势发展,六安中心县委决定建立一支正规红军。1930年1月,红军第三十三师成立,初步形成了以三区独山为中心的农村革命根据地。
  是年初夏,中共六安中心县委决定︰把各地赤卫队员零星0集中起来,编成六霍赤卫师,车厚桥任师长,吴岱新任政治部主任,下辖霍山县、六安县、英山县三个支队。车厚桥、吴岱新随六安支队活动。
  赤卫师组成后,根据上级“主要是保卫苏区,消灭和镇压进犯之敌,在战斗中发展、壮大赤卫师的队伍”的指示,注意侦察敌人动向,有计划、有准备地打击敌人。车厚桥等了解到,落地岗“-队”郭茂德部50多人,凭借二十余支钢枪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车厚桥决定夜袭落地岗,歼灭郭茂德部。6月的一天晚上,-,夜黑如漆,部队经车厚桥动员后,冒雨急行军,于夜半将该敌包围。赤卫队首先摸掉敌人岗哨,然后悄悄进入敌人营房。外面冲锋号一响,里外夹攻,敌人投降了三四人,被击毙十余人,其余乘黑夜泅过驻驾湾小河,向独山方向逃窜。此次战斗,由于计划周详,准备充分,赤卫队夺得钢枪五六支、土枪七八支和一部分弹药。
  在独山镇河南的独山寺庙上和山下的大埂店,驻有“铲共队”许建堂部200多人。车厚桥根据该敌东北面临淠河,西边连接龙门冲山丘,独山寺孤立于沙滩边的湾地里等不利的地理条件,制定作战方案。6月下旬,由于连日暴雨,河水溢出河床,独山寺与独山镇被河水隔开,交通完全切断。许匪官兵闲极无事,整日-、睡觉。车厚桥根据这种情况,集中六霍赤卫师第一队和第二支队的300多名战士,携带六七十支钢枪、土枪和大刀、长矛,冒着瓢泼大雨,经冷水冲、通水冲、龙门冲、磨剑冲四条山冲,以山湾的树林庄稼为掩护,像天兵天将一般,突然将驻在大埂店和独山寺的敌人团团包围。冲锋号一响,赤卫师的战士在车厚桥的率领下,冲进敌人营房,敌人尚未清醒过来,早已人头落地,胸膛开花。这次战斗,从打响到返回,不到一个小时,真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在龙门冲顺冲而下的大门口,西两河口街上有一支百余人的“黄缨会”,从寿县正阳关请来一个自称有神法护身,刀枪不入的人为会首。会友每天跟着他舞枪弄棒,念咒习武。当时“黄缨会”常常向农民协会寻衅闹事,是西两河口一带的祸害。赤卫师为了保卫人民,恢复河西一带农会的活动,决心加以惩治。7月的一天早晨,趁人们赶集的机会,车厚桥带领第二支队队员来到西两河口街上,乘其不备包围了“黄缨会”。这时,只见会首左手端碗清水,右手持把宝剑,画符念咒,指挥会众向赤卫师冲过来。车厚桥当即指挥第一大队长宋希贤和几名神枪手,齐举钢枪瞄准会首打去,只几声枪响,会首和几个会众应声倒地,中弹而亡。其他会众看到咒语不灵,纷纷丢下兵器,抱头鼠窜。赶集的人们纷纷称赞赤卫师给地方除了一害。
  同年秋的一天,赤卫师在霍山县柳树店,突然与敌保安大队遭遇,一时间枪声大作,敌人仗着人多枪好,步步逼近,妄想一举歼灭赤卫师。在这危急关头,车厚桥沉着冷静,一面秘密部署,一面有目的地边打边退。当退至一个要道口时,战士迅速向两边闪开,敌人紧追不舍。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几声闷雷似的声响过后,扑进要道口只有50米的敌人突然中弹倒下。原来在战斗打响时,车厚桥即命令炮队把九门土炮暗暗撤到有利地形,等把敌人引进来,就一起鸣放。这时。车厚桥转身率队伍从两边一齐夹攻,打得敌保安队狼狈逃窜。
  几个月的时间,赤卫师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有力地保卫了苏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沉重地打击了进犯苏区的敌人,镇压了欺诈人民的恶霸地主,为皖西人民立下了功勋!
  1930年秋,由于立三“左”倾路线影响,主力红军全部西调,致使皖西根据地十分空虚。国民党六安县政府集中地方民团一万多人枪长驱直入,将六霍赤卫师团团围困在龙门冲十八盘大山里,达40余天之久。当时,形势十分险恶,赤卫师生活非常艰难,完全靠挖野菜、采山果充饥,还要应付随时可能遇到的战斗,基本上处于弹尽粮绝的境地。车厚桥、吴岱新派人突围请示上级,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分散突围,保存实力。在组织部队突围时,车厚桥被敌人围困在青菜冲、黄花冲,终因敌众我寡,被敌人逮捕。
  敌人抓到车厚桥如获至宝,立即将他解往六安。沿途,车厚桥高唱《国际歌》,在途经家乡见到叔父车明相时,车厚桥高喊“不投降、不自首、不叛党,20年后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一定会成功! ”
  车厚桥被解到六安后,敌旅长潘善斋施用了各种酷刑,又以高官厚禄相许,都没能动摇他的革命意志。敌人黔驴技穷,竟惨无人道地用十几根大铁钉,将他钉在六安城门上示众。车厚桥痛斥敌人的罪行,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1956年,人民政府追认车厚桥为革命烈士。
  独山镇  独山镇位于大别山东麓,裕安区西南,淠河水源头,与霍山、金寨、霍邱县毗邻。辖20个行政村,一个街道居委会,439个村民组,1.5万户,6.3万人口,总面积185.6平方公里,集镇建成区2.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8万人。 独山是革命老区,1929年,11月8日发生的“独山-”,打响了六霍起义的第一枪。这块红色的土地曾经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建立功勋,解放后有16…… 详细++
  [以上内容由"雨疏"分享。]


同年(公元1906年)出生的名人:
余品轩 (19061981) 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 安徽省六安裕安区
孙仪之 (19061986) 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 安徽省六安裕安区

同年(公元1930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