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辽宁省 > 本溪 > 本溪满族自治县人物

白广恩


  白广恩,字云普,本溪县歪头山村(今属溪湖区歪头山镇)人,满族,生年不详。曾考入沈阳八旗学堂学习。他的青少年时代,正值军阀连年混战,民不聊生,满目疮痍,这些激发了他的爱国之情。毕业后,白广恩投身教育界,以期实现教育救国的构想,先后在铁岭县古城子小学任教师和校长。
  1931年(民国20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很快占领东北。白广恩目睹日本侵略者的种种罪行,义愤填膺,毅然投笔从戎,走上了武装抗日的道路。同年底,他回到家乡歪头山一带,联络知识分子,秘密从事抗日活动。次年春,北平抗日救国会派赵殿良到沈阳本溪组织抗日武装,白广恩很快与赵殿良取得联系。因白广恩是本地人,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而且与一些自发的抗日组织有过接触,便主动为赵殿良介绍情况,出面联络。他以小学校长的身份作掩护,不辞辛劳,奔走于各个抗日武装山林队之间里,先后联络了沈宝琳(燕子)、吴殿祥(大祥子)、徐黑虎(黑虎)、许树春(小白龙)以及四季好、平日好、大荣字、崔狗子等自发的抗日武装和山林队,又到-联络龙武军首领刘海泉和修子宾等人。这些武装组织的首领虽然成分复杂,但他们都有一颗爱国心,一致赞同联合抗日。1932年(民国21年)5月,正式组建了抗日义勇军第二十一路军,赵殿良任司令,白广恩任参谋长,下辖5个支队,沈宝琳、吴殿祥、林子升等人分任支队长;各支队下设中队和分队。负责沈阳、抚顺、本溪、铁岭、新民等5市县的抗日之责,实际上主要活动于本溪、沈阳、辽阳三角地带,活动中心在沈阳南郊奉集堡子。义勇军多次主动出击,破坏敌人交通,捣毁军事设施。
  白广恩身为参谋长,积极出谋划策,赵殿良对他亦十分气重,有什么事情都愿意找他商量,倾听他的意见。白广恩富有正义感,又有学识,因此颇受义勇军上下的尊敬。他参加抗日后,又动员其弟白广泽、妹夫刘永丰等亲属投身到抗日队伍当义勇军的交通员,因为他们人小,不易被敌人察觉。
  义勇军刚刚建立,武器装备较差,有些还使用土 、大刀和棍棒。为解决武器问题,白广恩多方进行筹划。当时歪头山村一些大户为保护各自利益,出钱组织了一支有四五十人的洋 队。白广恩得到这个情报后,通过内线联系,采取里应外合的办法,将这个洋 队全部檄械,补充了义勇军武器装备。通过他的教育,洋 队人员有的自愿回家务农,有的参加了义勇军。
  不久,北平抗日救国会又派李兆麟、张国威等人来到二十一路军中担任指导和教育工作。使义勇军战斗力明显增强。由于义勇军纪律严明,因而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群众自动组织起来为义勇军筹备给养。岱金峪的冯绍义和冯绍礼姐妹开设的缝纫铺也成为义勇军指定的服装加工厂和秘密联络站,白广恩经常派白广泽与她们取得联系。
  同年8月,正值各地抗日形势高涨、抗日力量发展的全盛时期,抗日烽火燃遍东北大地。第二十一路军领导人经过研究,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出兵攻打沈阳,时间定在9月1日。赵殿良与白广恩做了分工,赵殿良负责联络沈阳城内的接应工作,即通过城内伪靖安军内线作策应。白广恩负责联系辽东、辽南各抗日队伍配合行动。白广恩首先到活跃于安凤三角地带的东北民众自卫军邓铁梅部,与邓铁梅约定在安奉线上截击增援的日军。继而联络活动在兴京、桓仁一带的辽宁民众自卫军唐聚五所属的李春润和梁锡福部,相互约定攻打抚顺以牵制敌人,同时派出部分兵力进袭沈阳。之后,他又奔赴辽南,与辽南义勇军耿继周、项青山等部联络。
  在内外联络取得成功之后,赵殿良与白广恩研究了攻打沈阳的具体方案。恰在此时,北平抗日救国会拨给邓铁梅部一笔巨款,委托赵殿良护送。白广恩感到护送巨款任务艰巨,赵司令身负指挥攻打沈阳的重任,不能分身,让别人护送又不放心,自己与邓铁梅有过联系,便主动提出,要亲自护送,得到赵殿良的赞同。当他顺利完成护送巨款任务时,正是赵殿良指挥二十一路军攻打沈阳之时。由于计划不周,攻沈阳时间被日军侦知,因此进攻时间提前到8月28日晨。义勇军千余人攻打沈阳,还有千余名群众参加,义勇军攻入沈阳城内,烧毁敌机1架,缴获机 12挺,后因日伪军疯狂反扑,义勇军各部缺乏联络和协调,下午主动撤出。白广恩虽未亲自参加攻打沈阳的战斗,但攻打沈阳的具体部署是与赵殿良共同研究的,并且他联络的各地义勇军也依约同时采取行动。白广恩又协助邓铁梅指挥攻打了安奉铁路(今沈丹铁路)南线的秋木庄和四台子等火车站,有力地配合了二十一路军的行动。
  二十一路义勇军攻打沈阳,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气焰,振奋了人心。但义勇军也遭受很大损失,吴殿祥率部撤退途中,在渡浑河时,正逢大雨,因水势猛涨,吴殿祥及所属数十人落水牺牲。
  1932年(民国21年)9月19日,白广恩又协助赵殿良指挥义勇军攻打歪头山、石桥子、姚千户屯等火车站。参战的义勇军有200余人。义勇军事先侦知,敌人在歪头山火车站周围设置了3道铁丝网防护。因此在攻打之前,从当地群众家里借来了3口铡刀和几十把菜刀。当晚11时开始攻击,从三面包围车站,号角声、喊杀声、 声响成一片。当义勇军砍断铁丝网,冲向火车站时,受到火车站日伪军和 的抵抗,-、沈阳日伪军赶来增援,战斗持续到凌晨3时,义勇军主动撤出。此次义勇军割断电线3处,拿走了一些破坏铁路的工具。义勇军攻打车站和炸桥行动,使安奉铁路交通中断达十几小时,奉天日伪当局极为惊恐。
  义勇军活动中心处于平原地带,上秋以后,由于庄稼被割倒,失去了青纱帐的掩护,活动极为不便,加之日伪军的-,义勇军内部问题很快暴露出来,一些中层领导人产生动摇,有的自找出路,还有的自相残杀。崔狗子阴谋投敌,为向日军报功领赏,火拼了董占一部。白广恩闻后十分气愤,经与赵殿良研究,决定采取果断措施。他亲率队伍迅速赶到崔狗子所在地陈相屯,经过战斗,将崔狗子所部全部缴械,崔狗子只身逃走。
  同年冬,在义勇军中工作的李兆麟、孙已泰等共产党员奉组织之命,转入本溪从事秘密建党工作。鉴于不利公开活动的形势,东北抗日救 国会决定解散第二十一路义勇军,赵殿良、白广恩等义勇军领导人也秘密转入沈阳,从事地下抗日活动。为方便工作,白广恩将家从歪头山搬到沈阳小西关,成为抗日志士的重要联络站。因白广恩的父亲会占卦,所以来往的抗日志士都是以找他占卦为由,在他家秘密开会。
  1933年(民国22年)1月,白广恩为重新组织抗日武装,派人去抚顺购买0,准备再次举事。不料此人在抚顺被日伪特务逮捕,供出了白广恩的身份和住处。其间白广恩虽然搬了一次家,但住处离原住址不远,终被日本宪兵逮捕。在监狱中,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和诱降,白广恩始终保持沉默,拒绝回答,并高声痛斥日本侵略中国的罪行,大义凛然,宁死不屈,最后英勇就义。


同年(公元1933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马忠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