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吉林人物

瓜尔佳·巴海


[][?-1696年,满洲镶蓝旗]
  巴海(?~1696),瓜尔佳氏,满洲镶兰旗(镶黄旗)人。清顺治九年(1652)壬辰科麻勒吉榜进士第三人。
  巴海是沙尔虎达的长子。顺治九年,满洲榜与汉人榜同年科考,殿赐巴海满洲榜探花。顺治十四年(1657),巴海累迁,秘书院侍读学士。顺治十六年,他袭父一等男爵,顺治帝谕吏部:“沙尔虎达驻防年久,甚得人心,今已病故,他的儿子巴海平素以勤慎著称,堪代他的父亲生前的职务,授为宁古塔总管”。巴海承袭父职后,一次,他向朝廷奏报:清军在石勒喀河地区古法坛村与俄罗斯的阿凡那西·费里波维奇·帕什科夫所率部俄军作战,大获全胜。但是,关于清军在这次战役中的损失,却有意略而不报。顺治十七年,巴海累迁秘书院侍读学士。俄罗斯再侵犯边境,巴海同副都统尼哈里等率兵到黑龙江松花江交汇处,侦察到俄军在飞牙喀西境,立即趋使所属部军队,沿界分布;调动船只将军队潜伏江湾处,俄军兵船接踵而至,清军合围,俄军大败而放弃船只,登岸落荒逃窜,巴海亲督清兵尾随追剿,大获全胜。巴海任宁古塔总管,俄罗斯又侵犯边境。巴海率兵防御敌兵并且将侵犯的军队击败,叙功加封拖沙喇哈番衔。以后,巴海曾于费牙喀部招抚部落十五村,一百二十余户。斩六十余人,溺水而死的更多,缴获许多船只及-兵械等。顺治十八年,巴海追击俄罗斯军时,有五船兵损失,但是,巴海不据实上奏,削去一等男及嗣骑尉。由于石勒喀河战役中的损失,当时略而不报,这一年败露,被夺爵位。
  康熙元年,黑龙江改总管为将军,仍以巴海任职。康熙十年,康熙帝来到盛京。巴海充任黑龙江将军,将边境墨尔哲氏部众人移到宁古塔附近。次年,清廷又授他为第一任宁古塔将军。康熙帝传谕:“朕一向听闻你贤能,现在更加知道,飞牙喀赫哲部虽然服了,然而他们生性暴戾,应当广布教化、多方训导、启迪。俄罗斯虽说投诚,应当加意防御,训练军士、战马、整备器械,不要陷入他们的狡诈诡计。你荣膺守边重任,还要知道时时自勉,以报朕知遇之恩。”康熙十二年(1673),巴海将墨尔哲部编为四十佐领,称作新满洲。清廷嘉奖他抚恤有功。康熙十三年,巴海任宁古塔将军。率新满洲佐领四十余人,入觐行礼。特赐巴海黑狐貂裘、朝衣各一袭。康熙十五年,巴海将治所移至宁古塔以西的吉林城。康熙十七年,康熙帝传谕嘉奖巴海,说他实心实意任职办事,抚辑新满洲户口,全都让他们各得其所。复赐巴海一等轻车都尉,兼云骑尉世职。康熙二十一年,康熙帝听从巴海上奏疏言:规定巡察盗采人参的官兵,应分别所查获多少,-行赏的条例。康熙帝谕:十分公允。应当注意对非采参人而官兵作为采参的、或者有其他行为误抓来的,不能妄加拘捕,一并详议,著为律令。当时,康熙帝来到吉林等地区,传谕巴海,吉林士兵十分劳苦,应该给予怜悯,下令取消捕牲、取鱼等各种士兵徭役,使他们勤劳耕种。另外,如果诬陷捉拿无辜有关章京、兵丁,分别治罪;诬陷捉拿在已准予指定地区采蜂蜜、打水獭的也治罪。同年,康熙帝因巡视乌喇等处,见兵丁差役繁重、"劳苦至极"。谕巴海:寻捕野禽、徒劳人力,应停止;在冬季围猎、讲武要注意安全;停止差遣兵丁捕鱼;对采木,侦巡的兵丁及家属应"时加怜悯”。这一年,巴海请旨维修战船,康熙帝批准重修战船百艘所需木料,照数砍伐。这两年间,巴海为清军围攻阿尔巴金城的俄国人预作准备。康熙二十二年,巴海上奏调兵往雅克萨。康熙帝宣谕:令巴海留守。这一年,因谎奏叟登等处丰收,部议将巴海夺官、革职。康熙帝说:巴海迁移新满洲,不可谓无功,降世职,为三等轻车都尉,罢将军任。但是,自康熙二十三年(1684)至康熙三十五年(1696)间又在京城供职,巴海累迁,官至镶兰旗蒙古都统,列议政大臣。康熙三十五年卒,赐祭葬。
  [以上内容由"长空银枪"分享。]


同年(公元1696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张大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