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事件_党锢之祸 相关人物介绍

历史事件_党锢之祸 相关人物介绍

  东汉党锢之祸,是东汉桓、灵时的两次打击士人和太学生的事件,影响深远。东汉末年,外戚与宦官交替把持朝政,皇帝形同虚设。他们一方面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强敢豪夺;同时又把持官吏选拔大权,滥用亲朋,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堵塞了一大批有品行,有学识的知识分子的仕途。当时民间流传着嘲讽官吏选拔制度的打油诗:“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
  可知在外戚宦官把持下选拔出来的官吏都是何等昏庸的人物。政治的黑暗,社会的动荡,国家命运和个人前途的渺茫,促使一部分官僚和知识分子对时政提出议论和尖锐的批评,贬抑篡权窃国的外戚宦官,褒扬不畏权势忧国忧民的清官廉吏,逐渐形成了所谓的“清议”,这种清议发展到后来,便酿成了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党锢之祸。
  外戚宦官主持朝政,有气节的士大夫必然退归田里,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规律,早在顺帝时,士大夫就曾毁裂冠带,避祸深山。到桓帝时,政治更加黑暗,更多的知识分子逃入乡下或山林,或躬自耕稼,自食其力;或隐居讲学,苦身修节。表面看起来是与世无争,而透过其表象则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对外戚宦官当朝的强烈不满。所以,当朝廷安车玄纁,到深山谷中征请他们入朝为官,替宦官政治歌功颂德时,他们宁死也不肯与宦官为伍,不但不应征,而且进而指斥时政。《后汉书·党锢列传》称桓帝、灵帝之间:“主荒政谬,国命委于阉寺,士子羞与为伍,故匹夫抗愤,处士横议,遂乃激扬名声,互相题拂,品敷公卿,裁量执政,鲠直之风,于斯行矣。”
  与避居深山或山野的耆年渊德者相对应的,是居于太学年青气盛的青年学生。东汉桓帝年间,太学生已达三万多人,他们有感于自己家世的零落和政治前途的暗淡。也对宦官当政感到怨恨。于是,以郭泰贾彪等为首的一批学生领袖一方面在太学中进行反宦官政治的组织和宣传;另一方面,又吸收社会上有识有才能者入太学,以扩充自己阵容。因此,太学也成为当时又一政治活动中心,中国的年轻知识分子第一次出现在政治斗争的前线上。桓帝永兴元年(153年)朱穆冀州(今河北中南部)刺吏,惩除贪官污吏和权贵。他又以宦官赵忠葬父僭越规制为由,挖坟剖棺查实并逮捕其家属治罪。桓帝闻讯大怒,反将朱穆判作苦役。因此,引发了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学生请愿运动。太学生刘陶等数千人到宫廷向桓帝上书请愿,为朱穆喊冤。他们指责“中官近习,窃持国柄,手握王爵,口含天宪”,颠倒是非,滥用职权。朱穆忠心忧国,深谋远虑。是难得的贤臣。如非要判刑,则我愿代他受刑服苦役。桓帝只好赦免了朱穆。第一次请愿算是结束了。桓帝延熹五年(162年),皇甫规平羌有功,因宦官徐璜,左悺向其敲榨货赂不遂,诬陷其侵没军饷,判其服刑苦役。于是,太学生张凤等三百余人又发起第二次请愿运动,诣宫廷上书为皇甫规鸣冤,皇甫规又因而得以赦免。
  处士的横议与太学生的抗愤,给一批中下级正直官吏在精神上和舆论上以极大鼓舞,他们也刚正执法,制裁宦官及其亲朋。河东太守刘祜的属县令长大半为宦官子弟,百姓患之。刘祜到任,黜其强权,平理冤狱。苑康为太山太守时,郡内豪姓多不法,苑康奋威怒,施严令,再无敢犯者。南阳太守成瑨与功曹岑晊诛杀与宦官勾结的商人地主张讯。山阳太守翟超与督邮张俭籍没宦官侯览老家财产。太原太守刘瓆诛杀贪横放恣的小黄门赵津。东海相黄浮逮捕射杀太守李暠之女的下邳令徐宣一门老幼,并将徐宣弃市示众。
  在野处士,在朝中下级官吏和太学生三股力量平行发展,交相呼应,遂形成了反宦官斗争的政治高潮。而这场斗争的首领人物就是出身中下的官吏后官至太尉的陈蕃,司隶校尉李膺等。桓帝初,李膺为司隶校尉,宦官张让的弟弟在其属下任县令,贪残暴虐,为躲惩治,逃到张让家里藏起来。李膺不畏宦官权势,亲自率吏卒到张让家将其搜捕治法。张让诉冤桓帝,李膺据理驳斥,桓帝只好判李膺无罪。此后宦官一度收敛,李膺声望更高。当时人们若受到他的接待,则荣称作“登龙门”。
  然而,宦官并没有在那里坐视对手宰割,他们总在伺机反扑。正好发生的张成事件,成为他们发动第一次党锢事件的借口。史载河内豪强张成善观天文星相,占卜吉凶。他结交宦官,连桓帝也曾向他请过教。他算准近期将要大赦,乃指使儿子杀人。李膺收捕其子欲治极刑,却正逢大赦当免。李膺愈怀愤疾,竟不顾大赦令而案杀之。于是,怀恨已久的宦官侯览指使张成的弟子上书,诬告李膺等“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诽讪朝庭,疑乱风俗。”桓帝闻听大怒,即下诏逮捕党人,并向全国公布罪行,以求天下同声讨。其时为延熹九年( 166年)。结果,李膺、范游等二百多人被捕,“有逃遁不获者,皆悬金购募。使者四出,相望于道。”太尉陈蕃力谏桓帝,指出这种作法“杜塞天下之口,聋盲一世之人,与秦焚书坑儒何异?”桓帝听了更生气,竟找借口连陈蕃也罢免了。李膺等在狱中受审时,故意牵扯部分宦官子弟,使宦官惧怕牵连。窦皇后的父亲窦武不满宦官专权,同情太学生反宦官运动,太学生乃求助于窦武。窦武乃上疏切谏桓帝,赦免党人不要治罪,否则,将天下寒心,海内失望。于是,永康元年( 167年)赦免党人二百余人。将其全部罢官归家,并书名三府,终身禁锢不得为官。这就是第一次党锢之祸。
  党人虽然被罢官归田,禁锢而不得为官,但他们却得到了比当官更为荣宠的社会敬仰。范滂出狱归乡,家乡人迎接他的车多达数千辆。名将皇甫规乃西部豪杰,也觉得自己未能列名党人是一种耻辱。天下士大夫皆高尚其道而污秽朝廷。
  他们共相标榜,指天下名士为称号:“上曰三君,次曰八俊,次曰八顾,次曰八及,次曰八厨。”以窦武、陈蕃等为三君,“君”指受世人共同崇敬。以李膺、王畅等为八俊,“俊”指人中英雄。以郭泰范滂等为八顾,“顾”指品德高尚而及于人。以张俭刘表等为八及,“及”指能引导人追行受崇者。
  以度尚张邈等为八厨,“厨”指能以财富救助他人。这种相互的激励,使与朝廷权宦们的对立情绪更为强烈,不但没能使党人屈服,反而更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桓帝死后,灵帝立,宦官的权势更大,也愈加腐朽荒淫。
  侯览、曹节王甫等人与灵帝乳母及诸女尚书,相互奸姘,秽乱宫廷,操弄国柄。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乃谋诛杀宦官,不幸事泄,反被诛杀。由此开始,宦官们有恃无恐,开始对党人大打出手,演出了第二次党锢之祸。建宁二年( 169年)宦官侯览指使人诬告山阳郡东部督邮张俭结党,图危社稷。曹节趁机示意有关治狱部门将上次的党锢者也牵扯进去。灵帝昏庸,遂准其奏,于是,李膺、范滂等百余人被逮捕死于狱中,张俭外逃出境才得以幸免。但他外逃途中,曾得到过许多人的冒死掩护,官府沿途追查,因此成百人受牵累而家破人亡。这时候,仇人间也借机陷害对方,诬指与党人无关者。
  宦官又将天下豪杰及儒学有行义者皆指为党人,其死、徙、废、禁者,又六、七百人。事情至此并
  未结束,熹平五年( 176年)永昌太守曹鸾上书为党人讼冤,认为党人者,或耆拥渊德,或衣冠英贤,皆宜股肱王室。今乃被禁锢,辱在涂泥,所以灾异屡见,水旱并至。应该解除禁锢,以慰天命。曹鸾的上书本是好意,哪知皇上龙颜大怒,不但不听劝谏,反将曹鸾拘死于狱。又下诏州郡,更考党人门生故吏,父子兄弟在位者,全部免官禁锢,波及五属。这就是第二次党锢事件。这次事件打击面更宽,惩治也更残酷。自此以后,士人忌口,万马齐喑,有气节的知识分子几无遗类,社会陷入一片黑暗和混乱之中。
  东汉的党锢之祸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第一次党锢事件。它不同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只坑杀儒生,
  禁锢百家思想而独崇法家,也不同于后来的文字狱。它是擅政宦官假借皇帝名义而对朝野反对士人及年轻学生的全面打击。但这种倒行逆施,并不能挽救其行将灭亡的统治,当士人、学生的“文争”被镇压下去以后,接下来的,就是平民百姓们不堪压迫起而进行的“武斗”了,党锢不久的黄巾大起义,给封建统治者以沉重打击,使汉灵帝意识到如不解决党锢问题,党人与起义军结合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中平元年(184年)宣布大赦党人,流放者准许返回故里。至此,党锢问题才算最后解决。
关键人物
曹节 (?~181)
  曹节(?―181年),字汉丰,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人,东汉宦官。本籍魏郡,家族世代担任俸禄二千石的官职。汉顺帝初年,曹节以西园骑之职,升任小黄门。汉桓帝时,升任中常侍、奉车都尉。建宁元年(168年),因迎奉汉灵帝之功,封为长安乡侯。同年与长乐五官史朱瑀等诛杀窦武、陈蕃等人,升任长乐卫尉,改封育阳侯。建宁二年(169年),曹节病重,汉灵帝任他为车骑将军。不久病愈,免去车骑将军之职,仍任中常侍,官位……[详细]
侯览 (?~172)
  侯览(?—172年),山阳防东(今山东单县东北)人,东汉宦官。延熹年间赐爵为关内侯。因诛梁冀有功,进封高乡侯,后迁为长乐太仆。任官期间,专横跋扈,贪婪放纵,大肆抢掠官民财物。先后夺民田地一百八十顷,宅第三百八十一所,模仿宫苑兴建府第十六处。他还掠夺妇女,肆虐百姓。为其母大起冢墓,督邮张俭破其家宅,藉没资财。侯览为了报复,诬张俭与长乐少府李膺、太仆杜密等为党人,造成历史上有名的党锢之祸,先后被杀被流……[详细]
王甫 (?~179) 东汉时期宦官
  王甫(?—179年),东汉时期宦官。前十常侍之一。东汉大宦官。第一次党锢之祸时,审讯范滂,为滂之大义所动,士人多得解桎梏。窦武谋诛宦官,事泄,甫与曹节等劫持灵帝,杀窦武、陈蕃,连结曹节、段颎等弄权多年。后杨彪、阳球发其奸,下狱,死于杖下,尸被磔。……[详细]
相关人物
窦武 (?~168) 东汉三君
   窦武(?~168年),字游平,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他是东汉初年安丰戴侯窦融的玄孙,其父窦奉曾做过定襄太守。窦武从青年时起就潜心钻研经学,教授学生,对于政治漠不关心。延熹八年(165),汉桓帝选其长女窦妙入宫,封为贵人,拜窦武为郎中。同年十月,窦妙被立为皇后,窦武因此升任越骑校尉,受封槐里侯。一年后,窦武改任城门校尉,“在位多辟名士,清身疾恶,礼赂不通,妻子衣食裁充足而已”【注:见《后汉……[详细]
刘淑 东汉三君
  刘淑,字仲承,河间乐成人。早年隐居不仕,汉桓帝刘志听见刘淑高名,授以议郎。再升尚书,又升侍中、虎贲中郎将。汉灵帝刘宏即位,宦官诬陷刘淑与窦武等通谋,把他投入监狱,刘淑自杀而死。年轻时学习《五经》之后,就隐居不仕,立精舍讲授,学生常达几百人。州郡以礼相请,五府连辟,都不去。 永兴二年(154年),司徒种暠推举刘淑贤良方正,他托病辞谢。汉桓帝刘志听见刘淑高名,责斥州郡,用轿子把卧病的刘淑抬到京师。刘淑……[详细]
陈蕃 (?~168) 东汉时期名臣
   陈蕃,字仲举,东汉汝南郡平舆人。蕃少时独居一室而院内龌龊,父友薛勤批评他:“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陈蕃答曰:“大丈夫处世,当扫天下,安事一屋乎?” 此言被后人传颂为少年壮志的经典。桓帝时举孝廉,后任太尉,乐安、豫章太守。陈蕃从政数十年,为官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名重当时。针对当时皇帝巡游无度、封赏逾制、内宠猥盛的情况,多次-劝诫。对人民起义,一贯主张内察根源,施以德政,反对残忍镇压。后因与李膺等……[详细]
李膺 (110169) 东汉八俊
  • 李膺
  李元礼(110—169)东汉臣。字元礼,颍川襄(河南襄城)人。桓帝时为司隶校尉,与太学生首领郭太结交,反对宦官专权。宦官张让弟朔贪残无道,膺率将吏捕杀之。使诸黄门常侍鞠躬屏气,休沐不敢复出宫省。是时朝廷纲纪废驰,膺独持风裁,以声名自高,士有被其客接者,称“登龙门”。后以党锢免官。灵帝时复起,与窦武等谋诛宦官,事败被杀。《后汉书》称:“天下楷模李元礼。”李元礼出仕之初举孝廉,后历任青州等地太守、乌桓……[详细]
郭泰 (128169) 东汉太学生领袖
  • 郭泰
  郭泰(128年—169年)(范晔为避父范泰讳于《后汉书》作郭太 ),字林宗。太原郡介休县(今属山西)人 。东汉时期名士,与许劭并称“许郭”,被誉为“介休三贤”之一。郭泰出身寒微,年轻时师从屈伯彦,博通群书,擅长说词,口若悬河,声音嘹亮。他身长八尺,相貌魁伟。与李膺等交游,名重洛阳,被太学生推为领袖。第一次党锢之祸后,被士人誉为党人“八顾”之一。最初被太常赵典举为有道,故后世称“郭有道”。官府辟……[详细]
  贾彪,东汉学者、名士、太学生首领,党锢之祸受害者。贾彪,东汉名士,学者。字伟节,颍川定陵(今河南舞阳北)人。初与郭泰同为太学生首领,联合李膺、陈蕃等,评论朝廷,褒贬人物。曾为新息长。后因“党锢之祸”被禁,死于家。他有兄弟三人,均较著名,以他最为突出,时称:“贾氏三虎,伟节最怒”。《后汉书·党锢列传·贾彪传》贾彪字伟节,颍川定陵人也。少游京师,志节慷慨,与同郡荀爽齐名。初仕州郡,举孝廉,补新息长。小……[详细]
杜密 (?~169) 东汉名臣
  杜密(?-169年),字周甫。颍川阳城(今中国河南省登封市)人。东汉名臣。与刘胜同乡。由司徒胡广推荐,曾任代郡(河北北部)太守、太山太守、北海相,对宦官子弟为县官奸恶的,皆加收捕。桓帝时任尚书令,迁河南尹,又转太仆,因党锢之祸被免官还乡。与李膺齐名,时称李杜,为东汉“八俊”之一。太学生誉为“天下良辅杜周甫”。建宁二年(169年),第二次党锢之祸开始,宦官侯览、曹节等下令逮捕李膺、杜密等百余人,关押……[详细]
魏朗 (?~169) 东汉八俊
  魏朗(?─169),字少英(一作叔英),会稽上虞人。年轻时任县吏,善文,县长度尚命其为曹娥作诔辞,文成,自感不及邯郸淳所作而让弃。曾因为兄报仇杀人而亡命于陈(今河南淮阳),师事博士却仲信习《春秋》、《图纬》,复至太学学五经,博学多才,名噪一时,致“京师长者李膺之徒争从之”。后任职司徒,旋迁彭城令,遭豪强忌恨,幸臣荐为九真都尉平叛,欲借刀加害,竟战胜而归,东汉桓帝以军功征为议郎,又迁尚书,对朝政“屡……[详细]
朱寓 (?~169) 东汉八俊
  朱寓(?-169),豫州沛国(安徽徐州市沛县)人。与李膺、杜密、王畅等为八俊。历尚书、庐江太守。灵帝即位,窦武辅政,任以司隶校尉。建宁二年(169),党锢之祸再起,与李膺等百余人被捕杀。 文献记载后汉书卷八孝灵帝纪第八:(建宁二年,公元169年)冬十月十九日,中常侍侯览指使管事人参奏前司空虞放、太仆杜密、长乐少府李膺、司隶校尉朱寓、颍川太守巴肃、沛相荀昱、河内太守魏朗、山阳太守翟超都是相互牵引的党……[详细]
巴肃 (?~169)
  巴肃:(?--169)东汉名士。字恭祖,渤海人,据记载,他与窦武、陈蕃共谋杀宦官,整饬朝政,事泄后遭到朝廷通缉。他到县令处投案自首,县令欲弃官与他一块逃跑,他坚持不肯。后遂被杀害。巴肃,字恭祖,勃海高城人也。初察孝廉,历慎令、贝丘长,皆以郡守非其人,辞病去。辟公府,稍迁拜议郎。与窦武、陈蕃等谋诛阉官,武等遇害,肃亦坐-锢。中常侍曹节后闻其谋,收之。肃自载诣县,县令见肃,入閤(gé)解印绶与俱去。肃……[详细]
  范滂,(137年—169年)字孟博,汝南征羌(今河南漯河市)人。初为清诏使,因揭发-污吏有功,升光禄勋主事。后被太尉黄琼举荐。经历两次党锢之祸后英勇就义,年仅三十三岁。为官清廉范滂 ,字孟博,汝南征羌(今河南漯河市)人。其在年轻时磨练清高气节,被州里所推崇,举为孝廉、光禄四行(敦厚、质朴、逊让、节俭)。就在这个时候,冀州发生饥荒,盗贼蜂起,于是便任用范滂为清诏使,考察盗贼的情况。范滂登车揽辔,意……[详细]
  字子治,东汉陈留圉人也,党锢之祸牵连受害。少为书生,言行质直。同县高氏、蔡氏并皆富殖,郡人畏而事之,唯馥比门不与交通,由是为豪姓所仇。桓帝初,举直言,不就。馥虽不交时宦,然以声名为中官所惮,遂与范滂、张俭等俱被诬陷,诏下州郡,捕为-。及俭等亡命,经历之处,皆被收考,辞所连引,布遍天下。馥乃顿足而叹曰:“孽自己作,空污良善,一人逃死,祸及万家,何以生为!”乃自剪须变形,入林虑山中,隐匿姓名,为治家佣……[详细]
  尹勋,字伯元,河南巩人也。家世衣冠。伯父睦为司徒,兄颂为太尉,宗族多居贵位者,而勋独持清操,不以地埶尚人。坐窦武等事,下狱自杀。后被崇 为乡贤。伯父睦,为司徒;兄颂为太尉,家世衣冠,宗族位多 显贵。惟勋独特清操,不以势尚人。州郡礼命而不受,举为孝廉。勋与郭林宗、宗慈等被海 内誉为“八顾”(顾,意调以德行引人者也)。州郡连辟,察孝廉,三迁邯郸令,政有异迹。后举高第,五迁尚书令。及桓帝诛大将军梁冀,勋……[详细]
皇甫规 (104174) 十七史百将传,凉州三明
  皇甫规(104年—174年),字威明。安定朝那(今甘肃灵台)人 。东汉时期名将、学者。度辽将军皇甫棱之孙,扶风都尉皇甫旗之子。皇甫规出身将门世家,有见识,熟习兵法。为泰山太守时,成功平定叔孙无忌起义。后历任中郎将、度辽将军等职,多次击破、降服羌人,并缓和汉羌矛盾,与张奂、段颎合称“凉州三明”。官至护羌校尉。熹平三年(174年),皇甫规逝世,享年七十一岁,获赠大司农。 其侄皇甫嵩,为平定黄巾之乱……[详细]
陈寔 (104187) 颍川四长
  (104-187),字仲弓,颍川许(今河南许昌长葛市古桥乡陈故村)人。即陈太丘。少为县吏都亭刺佐,后为督邮,复为郡西门亭长,四为郡功曹,五辟豫州,六辟三府,再辟大将军。司空黄琼辟选理剧,补闻喜长,宰闻喜半岁;复再迁除太丘长,故号:太丘。灵帝初,大将军窦武辟为掾属,后复坐党事免。陈寔因党锢之祸自请入囚,而免再抓别人。遇赦后,年已七+。三公每缺必召之,陈寔不受而退隐故里。平心率物,乡人有争讼,则求判正……[详细]
汉桓帝刘志 (132167) 东汉第十位皇帝
  汉桓帝刘志(132年—167年),字意 ,汉章帝刘炟曾孙,河间孝王刘开之孙,蠡吾侯刘翼之子,母匽明 ,东汉第十位皇帝。本初元年质帝崩,梁太后与兄大将军梁冀定策,迎立为帝,时年十五。太后临政。初由外戚梁冀掌握朝政。延熹二年与宦官单超等合谋诛灭梁氏,朝政于是由宦官专断。九年,朝中官员、太学生员与外戚联合反对宦官当权,他下诏逮捕李膺等二百余人,禁锢终身,史称“党锢之祸”。刘志一生崇尚佛、道,沉湎女色……[详细]
汉灵帝刘宏 (156189) 汉朝皇帝
  汉灵帝刘宏(157年,一作156年—189年5月13日),生于冀州河间国(今河北深州)。汉章帝刘炟的玄孙。世袭解渎亭侯,父刘苌早逝,母董氏。永康元年(167年)十二月,汉桓帝刘志逝世,刘宏被外戚窦氏挑选为皇位继承人,于建宁元年(168年)正月即位。刘宏在位期间,大部分时间施行党锢及宦官政治,又设置西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甚至卖官鬻爵以用于自己享乐,在位晚期爆发了黄巾起义,而凉州等地也陷入持续-之中……[详细]
注:排名不分先后,资料仅供参考。